猪猪小说网 > 凉风与热花雕 > 4.第四缕凉风

4.第四缕凉风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玩美狂兵兵王传奇校花的贴身高手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

    第四章

    陈年拿着荔枝,一时间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目光微微复杂地在程遇风身上扫了扫,又看向门口,内心一番天人交战后,决定咬牙顶住这口从天而降的锅。

    18年来的经验告诉她:不能处于被动,怎么也得挣扎一下。

    亏得平时题目做多了,脑子灵活,陈年很快想出了两种应对方案。

    你家荔枝是自己掉下来的,刚好被我捡到了,喏,还给你啦。

    我从家里吃着荔枝出来,刚好走到你家墙下,你还别说哪有这么巧的事,这不就是刚好这么巧么?

    没等她比较出哪种说法比较有说服力,一阵香风扑来,转瞬间,老板娘已来到近前,手里拿着采摘剪刀和两个袋子,脸上笑意盈盈的,“不好意思,久等了。”

    香水味太浓,陈年偏头打了两个喷嚏。

    老板娘又说了什么,程遇风答:“没事,我可以自己来。”

    她笑得跟朵迎春花似的,把采摘剪刀递给他。

    程遇风接过剪刀,顺便把袋子也要过来了,然后交给还在状况外的陈年:“帮忙拿一下?”

    陈年直愣愣地看他,还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板娘这时才正色看了陈年一眼,只觉得这小姑娘有些眼熟,却叫不出名字,目光在她和程遇风间打转,好像带了那么一点儿探究的意思,“你家亲戚?”

    陈年茫然地摇摇头。

    她简单把事情理了一遍,终于搞清楚来龙去脉。

    原来是自己闹了个乌龙。

    很显然,在她来之前,程遇风已经和老板娘说好了买荔枝的事,然后老板娘进屋拿袋子,他一个人站在荔枝树下……再然后她就误会了……

    程遇风明知她误会了,却不点破,甚至顺水推舟小小地“诓”了她一把,怪不得刚刚她都急得快跳脚了,他却那样神色自若。

    太坏了!

    陈年暗暗地对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

    旁边的老板娘也目不转睛地看着程遇风,他个子高,不需要借助梯子,抬起手时,从背部到肩部再到胳膊都呈现出流畅结实的线条,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不像她家里好吃懒做的那位,浑身都是肥肉,掐上去软绵绵的。

    她的视线又落到他轮廓分明的侧脸上,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若有似无地叹息一声。

    那边,程遇风已经剪下几串荔枝,回头示意陈年过去。

    陈年拿着袋子走过去。

    “抱歉,”程遇风低声说,“刚刚和你开了个玩笑。”

    当时只是觉得她的反应有趣,一时兴起,后来想了想,好像有些不妥。

    陈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没忍住,还是问了他,“这荔枝多少钱一斤?”

    程遇风说了个数字,陈年咋舌,居然……这么便宜。

    其实也没有很便宜,至多比市场上的价格少了一两块,但像这种类似农家乐自己动手采摘的,一般来说,价格怎么也得往上涨多两倍才算正常。

    陈年一开始没想通这是为什么,可盯着程遇风看了几秒,她渐渐有些明白了。

    她抿嘴偷乐。

    照这样子看来,这荔枝可就不算便宜了。

    不到十分钟,程遇风就摘好了两袋子的荔枝,交给老板娘称重,掏出钱夹付钱。老板娘不仅抹去零头,还送了他两个芒果。

    程遇风道过谢,顺便把袋子分给陈年一个,陈年以为他是要自己帮忙提,很自然就接了过来。

    没想到这袋荔枝是给她的。

    陈年哪里敢要:“妈妈说,不能白白要别人的东西。”

    “我也不是白白给的,”程遇风看她一眼,“上次在飞机上让你受到那么大的惊吓,作为机长我感到很抱歉,”他停顿了一下,“所以,这算是精神损失费。”

    居然还有这种说法?

    既然这样,陈年也不扭捏了,欣然收下荔枝:“如果将来有机会再坐飞机的话,我一定还会选你们公司的航班。”

    她眸底映着阳光,看起来明亮清透极了。

    程遇风收回视线,嘴角扬起浅笑:“荣幸之至。”

    陈年等了一会儿,问:“机长,你是不是还少说了一句话?”

    “什么?”

    她清了清嗓子:“荣幸之至,我代表昭远航空感谢你的支持。”

    “说得不错,”程遇风把芒果挑出来,放到她的袋子里,“这个奖给你了。”

    陈年:“……”

    这是老板娘特地送给他的,这样好吗?

    程遇风似乎看出她心中的疑问:“我不怎么喜欢芒果。”

    那真不巧呢,她最喜欢吃芒果了。

    “哦。”陈年应着,又想到一件事,“机长,这荔枝你急着吃吗?”

    “嗯?”

    “我知道有一种办法,能把荔枝变得更好吃。”

    她眨眨眼:“要试一试吗?”

    ***

    15分钟后,陈年提着两袋荔枝回到家,她先去找了个木篮,把一袋荔枝放进去,然后用绳子吊着,放进井里。

    她洗完手进屋,从瓦罐里捞起两把绿豆,准备煮点消暑的糖水,等绿豆熬开花,她看看时间,外婆应该快醒了。

    五点整,外婆准时醒来,她惺忪着双眼,看到守在旁边做作业的陈年,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疑惑道:“你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陈年正解着一道复杂的数学函数题,太入神没察觉外婆醒了,听到声音才抬起头,“外婆,我是年年。”

    外婆像什么都没听到,只是一个劲儿地重复:“你不是我家的孩子,怎么跑我家里来了啊?”

    “外婆,我是您家路如意的女儿陈年,”陈年轻握住她的手,“我是您外孙女年年啊。”

    “如意?如意在哪儿呢?”

    “她爸!如意她爸……”

    这次陈年安抚了许久,外婆的情绪才平复下来,乖乖吃完粥和药后,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陈年蹲在床边,手里摇着蒲扇轻轻扇风,等外婆呼吸变得平顺,她又把草稿纸拿过来继续算题,摇扇的动作偶尔才停一下。

    墙上老钟的时针悄悄往前溜了半格,听到门外的脚步声,陈年揉两下发酸的胳膊站起来,“你来了。”

    路招弟满头大汗进来:“热死我了热死我了!”

    “你去做什么了?”

    “别提了,”路招弟松了松胸口的衣服散热,“被我妈逮去山上割草了。”

    她又抱怨道:“我本来做着作业呢,我妈直接丢了背篓和镰刀过来,说我不立刻去她就把我书给撕了。”

    “反正我妈总有自己的一套道理,说什么女孩子读书有鬼用,将来还不是要嫁人,还不如勤快点多干活……”

    陈年看着她晒得黑红、掩不住失落的脸,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

    “我没事啦,”路招弟故作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都习惯了。”

    “对了,跟你说件事哦,”路招弟把声音压得很低,“昨天晚上我爸爸喝醉酒,躲在后院哭被我撞见了。”

    陈年猜测:“不会是又输钱了吧?”要么就是被舅妈狠狠戳伤男人的自尊心了。

    “不知道。”路招弟摇摇头,“很奇怪啊,除了外公走那天,我从来没有见他这么哭过。”

    陈年见她双唇发干,给她倒了杯凉开水,两人在门槛上坐着,边吃荔枝边嘀嘀咕咕说话,陈年说起荔枝的来历,路招弟惊讶,“还有这样的事?!”

    她顺便表达了对那位机长的好奇。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陈年沉思起来,只怪词汇量实在缺乏,加上两人统共只见过两面,性格方面的了解不深,思考再三,说了个保险的答案。

    “他长得很好看,很帅。”

    就这样?

    路招弟汗颜,鄙视地看她:“你除了好看、不好看,帅和不帅之外,还会别的词吗?”

    “那……我再想想。”

    一分钟后。

    路招弟看不下去了,帮她一起想:“丰神俊朗?”

    “玉树临风?”

    很接近了,但还没能准确形容出来,陈年呼出一口气,“好像是什么风什么月来着?”

    路招弟第一念头:“风花雪月?”

    陈年皱眉,虽然不是很清楚这个成语的意思,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路招弟也意识到了,立刻否决掉,给了新的答案,“光风霁月?”

    “什么意思?”

    路招弟再次无语:“光风,指雨后初晴时的风,霁就是雨雪停止,描绘的是雨过天晴时万物明净的景象。”

    陈年手一拍:“对对对!”

    对你个头头哦。

    路招弟简直无语,这成语和人长得帅有半毛钱关系吗?!

    “啊时间差不多了,”陈年起身,“我得把荔枝送过去了,外婆就麻烦你了。”

    按照经验,外婆一旦睡过去得好几个小时才能醒过来,不过她刚刚情绪波动大,陈年不放心,所以特地发信息叫路招弟过来帮忙照看一下。

    “安啦安啦。”

    黄昏的光笼罩着小院子。

    路招弟进屋看奶奶,找了张椅子在床侧坐下,打开手机音乐,调小音量,然后戴上耳机,边听歌边写日记。

    “妈妈总是说,女孩子读再多书,都比不上将来嫁个好老公,听她的意思,好像是打算等我高中毕业就让我出去打工,帮忙赚钱贴补家里,钱钱钱!她眼里除了钱还有什么?……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妈妈呢?有时候,我真的好羡慕陈年,她妈妈多么爱她。”

    写到这里,路招弟停了下来,不由得想到陈年笑起来的样子,五官明媚又动人,她的皮肤好像晒不黑,总是那么白皙,就像刚刚吃过的荔枝果肉,还有她提着木篮出门时,身影娇俏又玲珑……

    学校里的男生以能和她说上话为荣,暗暗喜欢她的也不在少数,老师们虽然头疼她语文英语成绩差得不行,可提起她的名字总是满满的自豪。

    羡慕的地方不是只有一点两点。

    “我和陈年的差距是什么时候这么大了呢?”路招弟继续写,“在学校我都不敢和她走在一起……我的成绩虽然还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可那是我背后付出多少努力才得来的?陈年小时候也笨笨的,两岁了还不会说话,是不是她生的那场重病让她变聪明了?”

    耳机里有声音在唱:“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路招弟心想,也不一定全都骗人的,至少她亲眼见证一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本站推荐:万古神帝放任恰似寒光遇骄阳一世强龙夏星辰白夜擎虎婿何处笙歌尽繁华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借爱生子王浩林思佳大佬宠妻不腻

凉风与热花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猪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临渊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渊鱼儿并收藏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