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凉风与热花雕 > 17.第十七缕凉风

17.第十七缕凉风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玩美狂兵兵王传奇校花的贴身高手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

    第十七章

    惊慌不定之下, 陈年又下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腰。

    唔,好疼。

    程遇风上身只穿了件薄衬衫,没有任何的缓冲, 陈年整张脸直接就正面撞了上去, 大概经常锻炼的缘故,他后背又硬又结实,她几乎感觉自己的鼻子快撞歪了,鼻尖的疼很快被稀释掉, 彼此离得那么近,她清晰地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男性气息,争先恐后地往鼻间钻, 还有脸颊处挨着的灼人温度……

    原来男人身上是这么热的吗?

    从小到大,父亲早逝, 舅舅不亲, 陈年几乎没有和异性这么亲密接触过, 她觉得很是新奇, 但更多的是心慌意乱。

    “没事吧?”

    男人的声音十分轻缓, 怕吓到她似的。

    “……没。”

    陈年后知后觉自己的双手还环在他腰间, 而且抱得紧紧的, 浑身像烧着了一样, 连忙松开手, 往后面退去。

    眼角余光飞速一掠, 不远处的前台小姐锁着这边的视线也飞快一收, 摸了鼠标, 低头装作忙碌起来。

    这下……好像有些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叮”一声后,电梯门开了。

    两人前后走进去。

    陈年心里还郁闷着,机长多么绅士清雅的一个人啊,一片好心好意地帮她,在别人眼中却变成了那种带小姑娘来酒店……她又安慰自己,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必庸人自扰。

    然而,一抬头,陈年就看到映在模糊镜面上的两道影子,在两盏晕黄灯光的渲染下,竟斜斜地交织在一起。

    这……

    程遇风没有察觉小姑娘千回百转的心思,把她送到房间门口,看她刷卡开门走进去,他就打算离开了。

    他刚转身,门又开了,陈年的脑袋探出来:“机长再见,路上开车小心。”

    程遇风点点头:“早点休息,记得把门反锁。”

    他搭电梯下去,经过一楼大堂时,先前那位前台小姐正好和同事换班准备去吃饭,两人不知在窃窃私语什么,见到他出现,前台小姐笑意生动地僵在了画着浓妆的脸上。

    怎么……和想象中的情节完全不一样?这男人走得也太快了吧,这才过去十分钟不到。

    程遇风目不斜视地走出酒店,到地下停车场取了车,不久后,他开着的黑色奥迪汇入主干道的车流。

    此时正是华灯初上,暑热未散,白天蛰伏在写字楼里的白领们如今还奔波在拥堵的回家、饭局或约会路上,平民化的夜市街却是一派热闹,隔着老远都能听到笑声,充满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程遇风已经许久没有留心过路上的风景,以前每次从公司回来,都是目的明确地开往家的方向,哪里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他把车窗降下来,热气喧嚣扑面,还带着尘土的味道,并不好闻,一会儿又涌来徐徐凉风,混着植物的清香。

    前面的路修得笔直,堆满了因晚高峰期而停滞不动的各式车子,两边的路灯高远,往远处看去,仿佛两道灯河,遥遥通向天际。

    程遇风想起了陈年。

    想到她生机勃勃总是带着笑容的面孔,想到她说妈妈不在A市时眼底藏不住的黯然……耳边似乎又浮现她的声音,每一声“机长”都叫得甜甜软软。

    他觉得心口的某处似乎也跟着软了下来,但终究薄唇间还是吐出轻轻的叹息:“陈年……”

    或许……那个决定是对的吧?

    回到程家老宅已经是七点多了,客厅亮着灯,电视里播着新闻,老爷子却不见人影,程遇风弯腰换了一双轻便的拖鞋,走进厨房。

    程立学在炒菜,连头都没回:“回来了。”

    又问:“事情都办妥了?”

    程遇风“嗯”一声。

    老爷子点点头,用锅铲翻动着锅里的青菜,“很快就好,可以准备吃饭了。”

    程遇风帮忙把饭菜端出去,又分别给爷爷盛好汤和饭,他已经在外面吃过饭了,不打算再吃,只想陪爷爷聊聊天。

    两分钟后,程立学解开围裙,手里端着刚炒好的空心菜走出来,在程遇风对面坐下,想了想又起身,去酒柜里拿了一瓶酒。

    程遇风明天没有飞行任务,可以陪老爷子小酌两杯。

    一杯酒下肚,程立学的脸上立刻浮起红晕,他酒量倒还不错,就是容易上脸,近年来身体没那么硬朗了,加上程遇风又管得严,也就偶尔才喝上两口。

    偌大的屋子里,只有爷孙俩面面相对,处处都透着冷清,程遇风又想起那在厨房忙碌的孤寂身影,神色若有所思。

    “爷爷,要不再帮您找个保姆吧。”

    不仅可以帮忙做做家务,还能陪着老爷子说说话。

    “不了。”程立学摆摆手,嘴里都是酒的苦味,“我真的老了,这颗心啊,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他想起什么,又问:“明天小丫头的颁奖会议什么时候开始?”

    “九点。”

    程立学把酒杯放下,看向窗外,夜色茫茫,风吹过,树影婆娑,他仿佛看到了很远的地方,喃喃自语:“我应该要替她去看一看的啊……”

    程遇风眸色深沉,没有说什么,室内只有新闻主持人的声音在室内回荡——

    “在慕昭少年儿童慈善救济基金会的大力帮助下,被拐卖24年的冬冬(化名)终于回到了亲生父母的怀抱,一家人相拥喜极而泣的画面令人动容……慕昭少年儿童慈善救济基金会由昭远集团的总裁叶明远成立,成立于2000年,该基金会多年来致力于被拐卖儿童的寻找、信息比对和救助后的各项善后工作,包括生存资助(孤儿院),教育资助和心理资助。”

    “自基金会成立以来,一共成功找回走失、被拐儿童203个,帮助数百个家庭圆了团圆之梦……”

    程立学重重地叹息:“明远那边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据程遇风所知,情况并不怎么明朗。虽然叶明远陪妻子回了A市,但S市那边寻找女儿的计划并没有终止,他全程都在跟进,可惜的是,迄今为止虽然采集了几百份DNA信息,但没有一份是能比对得上的。

    甚至有些家长,把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带去了现场,还言之凿凿地说这是自己当年从路边捡来的孩子,吓得小姑娘当场不知所措地哭了……

    世间百态,真是无奇不有。

    程立学摇头叹道:“这样大海捞针,什么时候能是头呢?”

    程遇风给他舀了两勺鸡蛋羹,刚放下勺子,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是陈年发来的信息。

    “机长,你回到家了吗?”

    陈年已经洗漱好换了一身睡裙躺在床上,头发刚洗过,用吹风机吹了半干,松松软软地披在肩上,她深深吸一口气,仔细去分辨萦绕在四周的淡香是来自沐浴露还是洗发水,等她闻出是发香,程遇风的回复也抵达她的手机。

    cyf:“嗯,在陪爷爷吃饭。”

    “程爷爷是不是一直在等你吃饭啊?”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这个玲珑剔透的小姑娘,程遇风看一眼面带询问之色的爷爷,轻轻点头,回复:“没事,家里平常都这个时候吃饭。”

    吃得还挺晚的。

    陈年刚敲出几个字,那边又来了信息。

    cyf:“门反锁了吗?”

    “反锁了。”她上床前还特地去检查过一遍。

    cyf:“记得把窗帘也拉上。”

    这倒是忘了。

    陈年跳下床,光脚踩着地毯走到落地窗边,楼下是一条马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举目远眺,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海湾,几艘轮船的灯一闪一闪地在水面上移动,像极了总喜欢造访家中小院的萤火虫。

    A市夜空黑暗,像浸透了最浓稠的墨,看不到星星,连月光都是淡淡的。

    陌生城市,形单影只。

    陈年前所未有地想念妈妈,眼底迅速泛起泪光,她往后仰头硬是忍了回去。

    不要这么没有出息,陈年。

    等你长大了,变得很厉害很厉害以后,就可以一直和妈妈、外婆在一起了。

    陈年拉好窗帘回到床上,看到程遇风的新信息又破涕为笑,他拍了一张鸡蛋羹的照片,说爷爷忘了放盐,自己不想吃,还用长辈身份施压,逼他善后。

    程爷爷真是好可爱,有点像童心未泯的老顽童。

    陈年扑哧乐了,帮忙想对策:“要不加点酱油?”

    cyf:“我已经吃完了。”

    看来她的建议晚了一步。

    cyf:“早点休息,明天不要迟到。”

    陈年确实有些累了,软床暖被,像张无形的网笼住了她,她眼皮惺忪地回了句:“机长晚安。”

    还是撑着等到了程遇风回的“晚安”两字,她这才放任自己沉入梦乡。

    靠着尽职的生物钟,第二天六点陈年就醒了,睁开眼时看着陌生环境人还有些迷蒙,不知道自己此刻身在何处,抱着枕头想了想,思绪才渐渐恢复清明。

    时间还很充足,她收拾好自己,慢悠悠地吃完了酒店送的早餐,这才踏着阳光一路往高级中学走去。

    路程不算远,陈年走了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她依着指示牌找到了报告大厅,先去签了到,然后在后排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很快,周围几乎都坐满了人,有获奖的学生,也有陪同过来的老师,甚至是家长,不过更多的是穿着高级中学校服的学生。

    主持人开始试麦,最前排的颁奖嘉宾和领导们也就位了,左右两侧站了几个电视台工作人员模样的人,摄影师把镜头对着台上……

    看着这样严阵以待的架势,陈年忽然有点儿紧张。

    这时,主持人走到台中央,几句话就把现场气氛炒热了,她公布完颁奖会议的各项议程,然后邀请主办方领导讲话。

    陆续上去了三个领导,等他们讲话结束,时间悄悄过去了四十分钟后,终于迎来颁奖环节。

    ……

    “恭喜一等奖获得者A市一中张永恒、高级中学XXX,S市桃源中学陈年……”

    陈年听到自己名字,起身上台领奖。

    这次化学竞赛一共有三个人并列第一名,其他两个都是男生,主持人看着一枝独秀的陈年,面带笑容地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很棒哦!”

    “谢谢。”

    两个戴着眼镜的男生也看向陈年,目光带着某种不言而喻的探究,大概也觉得挺稀奇,居然会有女生和他们并列第一,或许也在暗暗猜测她是不是为了上镜特地戴了隐形眼镜……

    不过,那双漂亮的眼睛,清透幽黑,仿佛一眼就能看到底,不太像戴了隐形眼镜的样子。

    领导上台为三人颁发了获奖证书和奖金,然后大家一起合影留念。

    摄影机也全程跟拍。

    陈年把证书捧在胸前,对着镜头笑靥如花。

    闪光灯不停亮起来,她忍不住眨了眨眼,余光瞥向台下左侧,不敢相信地睁大眼,视线牢牢地锁住某处——

    她看到了程爷爷,和坐在他旁边的……程遇风。

    陈年的心立刻砰砰加速跳起来,如同小鹿乱撞。

本站推荐:万古神帝放任恰似寒光遇骄阳一世强龙夏星辰白夜擎虎婿何处笙歌尽繁华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借爱生子王浩林思佳大佬宠妻不腻

凉风与热花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猪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临渊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渊鱼儿并收藏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