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凉风与热花雕 > 19.第十九缕凉风

19.第十九缕凉风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玩美狂兵兵王传奇校花的贴身高手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

    程遇风虽然不知道通话内容,但从小姑娘脸上的表情判断, 应该是出什么事了, 果然, 挂断电话后, 陈年眼眶都红了, 下唇也被她咬得发白。

    “怎么了?”

    陈年侧开脸,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声音却带着哽咽:“我外婆……不见了。”

    所有的思绪仿佛在一刹那间被清空, 她呆立着, 双手用力交握, 眸光透着惶惑, 分不清桃源镇在东南西北的哪边,计算不出自己离那个魂牵梦绕的地方有多远,目之所及,除了山就是水, 每一程对她来说都是阻隔。

    程遇风当机立断,轻握住她微颤的薄肩:“我立刻送你回去。”

    “对!”陈年如梦初醒,“我要回去。”

    无论如何都要回去,外婆是这世上除了妈妈以外, 她唯一的家人了,如果外婆出了什么事……

    “不会有什么事的, ”程遇风的手稍微加大力度, “相信我。”

    陈年胡乱地点点头, 快步跟在他后面, 走到一辆黑色车子旁边,打开副驾门爬上去,车子开出一百多米后,她才想起来要把安全带系上。

    程遇风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她察觉了,也回看过来,露出一个苍白的淡笑:“机长,你别看我,认真开车。”

    程遇风看到她纤长的睫毛末梢上还挂着泪,要掉不掉的,再怎么懂事都还是个刚满18岁的小姑娘,即使生活清苦了点,但从小也是在妈妈和外婆的疼爱中长大,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外婆不见了对她来说无异于天塌了一半……

    其实心里早就乱成一团乱麻了吧?不想给他添麻烦,不想让他担心,还要故作轻松地笑着。

    懂事得让人心疼。

    程遇风握着方向盘的手慢慢收紧,手背上青筋毕现。

    从S市中心到桃源镇,走低速大概是两个小时的车程,程遇风走的是高速,一个小时左右车子就进了镇口。

    陈年勉强冷静下来的心在看见熟悉的景色后,又如同浇了一壶沸水般,被压抑着的急切不安都喧嚣着沸腾起来。

    她一路都在想着外婆会去哪里,可她能想到的地方,路招弟大都去找过了。

    巷子太狭小,程遇风只好把车停在巷口,他才解开安全带,陈年的身影已经一溜烟儿地跳到了车外,一个圆脸短发的女生激动地迎上她。

    路招弟满脸疲惫,哭得眼睛都肿了,本来就不大,现在只能眯着一条缝隙看人,她抱着陈年又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年年怎么办,到处都找不到奶奶……”

    她妈妈苗凤花上午和爸爸大吵了一架,开始还是和往常一样动不动就闹着要离婚,没想到这次就动真格回娘家去了,她爸爸就借酒消愁,喝了个酩酊大醉,家里上下鸡犬不宁,她在屋后偷偷哭了一场,回来时就发现奶奶不见了……

    平时这时候奶奶都是在床上睡觉的,不知怎么就不见了人影。

    路招弟一下慌了,在陈年家找了个底朝天,重点检查了前院的水井,又在附近溜了几圈,沿着桃源河一路走到尽头,还是没找到人,急得出了满身大汗,跌跌撞撞跑回家,爸爸正醉得鼾声震天,怎么都叫不醒,她狠了狠心,冲进厨房舀了一勺冷水,闭着眼泼到他身上去。

    冷水一泼,路吉祥好像觉得凉快不少,翻过身去睡得更舒服了,路招弟只好自己再出去找,越找越绝望,她这才打电话给陈年。

    路招弟看到陈年,就像重新找回了主心骨,抱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程遇风拿了两瓶矿泉水走过去,路招弟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男人,一时间惊愕得连啜泣都忘了,只是瞪大眼看着他。

    “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位程遇风机长,”陈年轻声告诉她,“这次也是他送我回来的。”

    程遇风给她们每人递了一瓶矿泉水,路招弟先是拘谨,犹豫着该不该接,可她舔了舔唇发现都裂开了,于是把水接过来,三两下拧开,仰头就“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她又反手抹了抹嘴角,过度使用的嗓子有了清水的润泽,总算舒服了不少。

    “你外婆平时有没有常去的地方?”

    陈年摇摇头:“自从生了病,她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醒着时也很少出家门。”

    程遇风又问:“那她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异样?”

    这个问题只有路招弟能答,她想了想,“没什么不同……”她努力回忆,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对了!大前天我听她在念叨过两天就是爷爷忌日,会不会……”

    奶奶真正清醒的时候很少,说的大部分都是胡话,爷爷的忌日在十二月初二,还早着呢,路招弟就没把她的话放心里去。

    陈年飞快地接上去:“外婆很可能跑到山上去了。”

    她又看程遇风,很自然地去找他的视线,“机长。”

    “事不宜迟,”程遇风点点头,“我们赶紧上山。”

    路招弟也要跟着去,陈年后知后觉地发现她走路一瘸一拐的,连忙拉住她,“你脚怎么了?”

    “跑得太急,”路招弟讪讪的,“不小心摔了一跤。”

    陈年心疼地摸摸她还泛着红热的脸。

    程遇风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和陈年去就可以了。你看看家里有没有药酒,先搽一下。”

    路招弟的脸更红了,不过她肤色深,倒也看不出什么变化,想到自己拖着伤脚,可能还会拖慢他们的速度,她点点头,“好。”

    程遇风和陈年就往青林山的方向去了。

    山不算高,只是面积大,零零星星冒着一座座孤坟,这些都是很有些年头的坟墓了,那时连生存都是个问题,人死了也只是简单卷块草席,在山上随便找个地方浅浅埋了,陈年听妈妈说,她小时候经常能看到不少野狗在山上晃悠,冬去春来,只只养得膘肥肉壮毛发光亮……后来随着殉葬制度的完善,政府那边花了不少力气,总算开发出了一片墓地,寻常老百姓去世后才有了妥帖有尊严的去处。

    陈年的外公就安葬在那片墓地里,她远远地看去,依稀看到了一个黑影,脚步微顿后,立刻跑了起来。

    裙摆带起的风吹得两边花草摇来摇去。

    “外婆!”

    外婆真的在山上,陈年看到她坐在外公墓前,神色安详地和她的老头子说着话,听到脚步声,她抬起头来,“如意,你回来啦!”

    陈年跪在外公墓前,伸出双手把外婆抱住,吸吸鼻子,“嗯,我回来了。”

    “我刚刚还跟你爸说,你一定会回来的。”外婆看着被关在泛黄照片里的老头子,得意地笑了,“你哥怎么没来呢,这个不孝子,今天可是他爸的忌日。”

    外婆张望的目光找到了程遇风,她笑道,“阿烨你也来了,真好,真好……”

    阿烨是她女婿,也就是陈年的父亲陈烨。

    “外婆,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去吧。”

    “好。”外婆握着陈年的手站起来,“回家我给你们做饭去。”她又弯下腰,很不舍地把脸颊贴上老头子的照片,像少女似的蹭了蹭:“老头子,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外婆身体本来就不好,上山肯定费了不少力气,加上又在地上坐了太久,她起来时双腿都打着哆嗦,抖得好像下一秒就会支撑不住身子,陈年看得心惊肉跳。

    程遇风见状,缓缓蹲下来,“我来背吧。”

    “机长,谢……”

    “你忘记我和你说过的话了?”

    陈年抿紧嘴唇。

    程遇风稳稳地把外婆背起来,走在前面,陈年正要跟上去时,不经意发现外公的墓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座新墓,更奇怪的是,墓碑上一个字都没有。

    这是谁的墓?

    她记得清明扫墓时这处还是空着的。

    程遇风走了几步发觉陈年没有跟上来,回过头,见她正盯着旁边的无字墓看,他脸色瞬间微变,想都没想就倒回去,空出一只手利落地扣住她的手腕,他语气温和地说:“走吧。”

    夕阳隐在青山外,随意往天边撒了一大片绚烂的晚霞,归巢的倦鸟飞掠过林梢,眨眼间消失踪影。

    陈年的全部注意力都被轻扣着自己手腕的那只大手吸引过去,干燥的、温热的、甚至带着点薄茧的粗糙触感,清晰分明又存在感强烈地提醒着她,和上次在A市那次意外抱住他不一样,这次是他主动……

    她脑中蓦地、不合时宜地浮现“肌肤相亲”四个字,顿感口干舌燥,脸颊连着耳根那片一点点地被天边红霞染成了绯色。

本站推荐:万古神帝放任恰似寒光遇骄阳一世强龙夏星辰白夜擎虎婿何处笙歌尽繁华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借爱生子王浩林思佳大佬宠妻不腻

凉风与热花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猪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临渊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渊鱼儿并收藏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