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凉风与热花雕 > 33.第三十三坛花雕

33.第三十三坛花雕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玩美狂兵兵王传奇校花的贴身高手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

    订阅比例不足, 显示防盗章。

    “真聪明。”程遇风的声音更低了, 像和她耳语似的, 陈年忍不住摸了摸耳朵, 心神乱飘, 不知怎么飘到了昨晚坐他车里时, 那忽然凑近的清冽男性气息……

    接下来那边又说了什么,她只来得及捕捉到几个字眼,迟钝地“嗯啊”一声, “没关系的, 不麻烦。”

    反正她也对攻克难度很大的题目有着极大的兴趣。

    “陈年,”程遇风站在落地窗边, 抬手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粒扣子, 衣领往两边一拨, 清晰分明的锁骨若隐若现,做完这些, 他也把后面的话组织好了,“如果你以后遇到了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可以来找我。”

    他又看了看不远处一直关注这边的爷爷, 尽量把语调放平稳,“以后可能还会有题目要麻烦你,所以,你也不要怕麻烦我。”

    程遇风在工作上向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虽然私底下偶尔也会开无伤大雅的玩笑, 但他从来没有用这样柔和的语气和人说过话, 尤其对方还是个只有18岁的小姑娘。

    或许他也知道,陈年并不希望自己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尽可能地先卸下她的心理负担。

    陈年好几秒都没有说话,呼吸不自觉变缓了,从小妈妈就教她,如果事情是自己能解决的,那么就不要去麻烦别人。就像她第一次给外婆熬药,因为没掌握住要领,不仅打翻药炉,还烫得手指起了好几个水泡,当时疼得两眼泛泪,愣是一滴都没让它掉下来,又重新生火熬了一副药。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可以来麻烦我。

    而且他的语气让她觉得,没关系,他是可以麻烦的。

    陈年心里扑通乱跳着,抬头看向远处,树荫以外的地方铺满了阳光,亮得晃眼,她稍微用了力握住手机,“好啊。”

    裹着正午热气的风吹得她浑身发热,可她好像不受控制般,还是飘飘然地跳了几下,跳进了阳光里,跳得满头大汗,跳得心花怒放。

    直到通话结束,陈年也没想通,自己是怎么把“好啊”两个字那么自然就说出口了?

    她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回宿舍午休。

    下午两点半,陈年准时出现在303教室,她刚坐下没多久,其他三人也陆续到了,欧阳像在水里泡过一样,脸上聚着两团红,双唇却无一丝血色,他站在空调前吹冷气,还不停地撩起校服透气,嘴里直呼过瘾过瘾。

    “你们知道吗?”他得意地回头,“中午我和几个体育生打了一场球赛,战况那叫一个激烈,本来比分都战平了,说时迟那时快,在最后关头,我一蹦三尺高,跳起来就是一个扣篮,完美绝杀!”

    “怎么,”秋杭杭奇怪道,“这次许远航那个大魔头居然没把你按在地上摩擦?”

    他又哈哈大笑,手舞足蹈地唱起来:“摩擦摩擦……”

    欧阳翻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哪能啊,他这次可是我队友,不过他真的超级厉害,光是三分球就进了5个!”

    “欧阳,你该不会整场比赛就只是最后扣了个篮吧?”张玉衡猜测得有理有据,毕竟有许远航在的场子,其他人向来都是陪衬。

    “要不是我,”欧阳哼哼两声,“最后还打平手了呢。”

    “哎哟,”秋杭杭酸他,“这么说您老人家还立了大功劳呢!”

    男生们讨论起篮球赛来,神采飞扬,嘴里像含了珠子,一串串地蹦出来,滔滔不绝,声音大得都快把上课铃盖了过去,直到曾老师拿着卷子进来,他们才意犹未尽地回了自己座位。

    曾老师趁着午休时间,把四份卷子都批改出来了:“欧阳彬89分,秋杭杭90分,张玉衡92分,陈年……”他顿了顿,“96分。”

    “我去!”最低分的欧阳险些都要吐血了,作为开班第一考,这套物理卷子本来就出得很心机,整个卷面就没有一道题是按套路来的,道道都患有疑难杂症,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圈套里,他听到自己89分时,还挺满意这个成绩的,没想到还有更恐怖的96分等在后面……

    而且96分的主人是陈年,她是他们想象中的娇花一朵,连说话声都是娇滴滴的,没想到真人不露相,这一露就是随手丢了个晴天霹雳啊,欧阳赶紧挪动身子,坐得离她远了些。

    张玉衡和秋杭杭看着面带羞涩的陈年,表情也是难掩震惊,不过更让他们跌破眼镜的是,台上的曾老师说:“这次考试结果都在大家手上了,心里也该有个底了,这次我要批评一个同学。”

    听到“批评”两字,唯一没上90分的欧阳把眼一闭,又用力睁开,脖子伸出去,老老实实等着挨批。

    没想到曾老师竟然点了陈年的名字。

    陈年条件反射性地起身,黑眸中带着微微困惑和错愕。

    欧阳张大嘴巴,瞪着眼看她,又看看曾老师,比她更难以置信。

    不是拿了第一吗?怎么还要被批评?那他们三个人还要不要活了?

    “陈年,”曾老师又说:“你看看你错的是什么题。”

    陈年拿起卷子看了看,脸颊热得厉害,瞬间就红了一片,“是一道关于切向加速度的选择题。”

    因为她计算错了某个参数,刚好得出的结果又在选择行列,所以就毫不犹豫地选了错误的答案,以前也没有回头检查的习惯,那4分就是在这里被扣掉的。

    “知道为什么拿了最高分,我还要批评你吗?”曾老师语气稍缓,“因为你犯了不该犯的小错误,你原本是可以拿满分的。”

    “我知道了,曾老师,”陈年咬住下唇,“以后我一定注意。”

    “坐下吧。”

    欧阳这时才敢出一口大气,扭头对后面的张玉衡秋杭杭做口型:好严!

    两人深有同感,凭着绝对实力被选进“尖刀班”的骄傲自豪感也如风吹蒲公英似的,零零落落地散去了。

    因为都是尖子生,曾老师只评讲了失分率比较高的最后两道大题,就让他们自习了。

    一下课,陈年就被三个男生团团围住,欧阳眯着狭长的小眼睛,夸张地扭着小身板向后退几步,双手抱拳,“年姐,失敬失敬。”

    陈年本来拿了水杯准备去外面打水,秋杭杭把她水杯抢过去,一溜烟儿功夫人就消失在门口。

    张玉衡是比较稳重的,但也没有掩饰对陈年的刮目相看,对于强者来说,遇见更强大的对手,反而更能激励出斗志来。之前是他们狭隘了,以为身在市一中,各种学科竞赛的大奖拿到手软便已是非常了不起,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难怪学校费了那么大心力把她挖过来。

    他现在非常期待下一次考试。

    陈年反而被他们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还好秋杭杭打水回来了,她接过水杯,“谢谢你。”

    “不客气!”

    欧阳嘴皮子耍得太溜,几乎把她夸得天花乱坠,陈年心虚地躲开他的灼灼目光,“其实,我也就数学和物理学得比较好,其他都一般。”

    她没提成绩惨不忍睹的语文英语,在新同学面前还是得给自己留点面子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要是别人听了这话,大概会觉得她有过于谦虚或装X的嫌疑,可是三个男生的关注点都很一致。

    “是吗?”张玉衡插话进来,“那改天一定要切磋一下数学。”

    “好啊好啊!”欧阳和秋杭杭一个搓手,一个两眼放光,跃跃欲试。

    陈年顿时觉得压力山大,但隐隐又有些兴奋。

    没想到这个切磋数学的心愿在第二天上午就实现了,数学老师给他们各带来一套奥数卷子作为见面礼,礼轻情意重,一套卷子做下来刚好是中午放学时间,大家都两眼昏花、饥肠辘辘。

    下课铃刚响,数学老师收完卷子,转身一看,四个学生都跑得没影了,他笑着摇摇头。

    陈年拿着全新的校园卡奔赴饭堂,顺利打到了饭菜,她举目往黑压压的人群里看去,没找到宿舍的其他人,倒是在靠窗的角落里看到了迟芸帆。

    她端着饭菜走过去,“嗨,芸帆。”

    迟芸帆听惯了全名,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个“芸帆”是叫自己,再看一眼那笑容满面的女生,脑中搜索相关的片段,哦,叫陈年。

    “我可以在这里坐吗?”

    迟芸帆点点头,还是那副清清淡淡的神色。

    两个人的饭菜面对面摆放着,一边丰富一边清淡,仿佛和她们的性子对调了过来。

    迟芸帆吃饭时很安静,一举一动姿态都很优美,连放下勺子都是听不见响声的,陈年也不好意思和她说太多话,低头喝了一口番茄鸡蛋汤,忽然耳边听到一阵声音,陈年下意识地朝对面墙上的电视看去。

    “民航局新闻发言人在本周二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昭航‘616事件’的调查报告。调查小组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问询,通过调取通话录音、雷达录像,破译飞行数据记录器等一系列调查工作,判定这是一起由恶劣天气原因造成的事故征候,事件中,发生了严重影响航空器运行的一个或多个系统出现的多重故障,造成左侧发动机空中停车,航空器遇剧烈颠簸以致飞行姿态改变,不能维持安全高度……”

    “在这次事件中,程遇风机长展现了高度的责任心、娴熟的飞行技术和机智果断的判断力,在他的带领下,全体乘客和机组成员均平安无事落地,他挽救了271人的生命,避免了一起惨烈空难,建议予以嘉奖。”

    接着,镜头转到了程遇风身上,陈年连汤都忘了喝,手拿着勺子停在半空,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紧紧黏在了电视屏幕上。

    程遇风穿着一身黑色正装,里面是雪白衬衫,还特地打了领带,清俊气质一览无余,只是看起来有些严肃。

本站推荐:万古神帝放任恰似寒光遇骄阳一世强龙夏星辰白夜擎虎婿何处笙歌尽繁华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借爱生子王浩林思佳大佬宠妻不腻

凉风与热花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猪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临渊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渊鱼儿并收藏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