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凉风与热花雕 > 42.第四十二缕凉风

42.第四十二缕凉风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玩美狂兵兵王传奇校花的贴身高手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

    订阅比例不足, 显示防盗章。欢迎来晋`江阅读最新正版  “对了,还有一件事, 我要去A市参加化学竞赛, 距离太远, 老师特地订了机票, 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

    她嘴角笑容凝住,忽然间, 天色骤变, 狂风大作,阳光、葡萄架和手机那端的妈妈都消失了。

    接踵而来的是阵阵剧烈颠簸,以及混杂了男人女人的各种尖叫声, 像要撕碎人的神经一样,将陈年从短暂的梦境中扯了出来。

    眼前的一切……是梦吗?

    机舱里的灯全灭了,舷窗外却亮如白昼。

    乘务长有条不紊的声音在继续说着:“……不平稳气流, 有颠簸,请大家系好安全带,不要离开座位, 洗手间将暂时关闭……”

    原来只是遇到不平稳气流。

    随着侧壁板灯在客舱里重新亮起, 大家情绪稍缓。

    这时,窗外又有几道闪电齐齐炸开,轰隆雷鸣仿佛也炸在耳侧。

    “看!发动机冒烟了!”

    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客舱里惊起的动静几乎盖过了乘务长流利的英文播报——

    “我的天啊不会报废了吧……”

    “只是寻常气流怎么会颠得这么厉害!?”

    “就是!”有人附和, “别整那些虚的, 要真有什么事, 提前说一声,老子也好准备遗言。”

    人在惊慌时候是最经不起刺激的,尤其是“遗言”这样敏感的字眼,一对年轻情侣握着手,女孩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淡定淡定,颠簸过了就好,再说不是还有另一个发动机吗?”

    “大不了就返航呗!”

    陈年心里赞同这种观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然而,情况似乎并没有这么乐观。

    灯光扑闪几下,又全灭了。

    客舱沉入一片全然的黑暗和死寂中。

    接着,像有无数把锤子在重重击打飞机,颠簸和大幅度的摇摆,仿佛一面预谋着解体飞机,另一面封杀着人们的神经感官。

    一秒,两秒……

    人们迟钝的理智零散回笼,尖叫哭喊成了唯一的本能。

    乘务长的广播只剩下反复一句话,语气也越发急切:“请大家系好安全带,不要离开座位!”

    陈年听话地坐着,一动不敢动。

    是错觉吗?她怎么好像从乘务长竭力保持平稳的声音里听出了哭腔?

    难道……真的会死?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这次连行李架都被撞开了,如果不是有安全带,估计连人都会飞出去。

    陈年紧闭双眼,听着头顶上的各种行李像熟柿子一样“砰砰砰”接连掉落,心脏好似一抽一抽地往嗓子口跳。

    她不想死!

    如果她死了,妈妈怎么办?外婆怎么办?以后谁来照顾她们?

    “小姑娘,别怕,不会有事的。”

    陈年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她泪眼朦胧地看过去,那人朝她温和一笑,“我们要对整个机组有信心,也要对自己有信心。”

    她怔住了。

    坐在旁边的这个中年男人,除了头发微乱,脸上丝毫看不出慌色,陈年隐约记得在客舱动乱时,他还帮忙维持秩序。

    “真的……不会有事吗?”

    男人再次给了肯定回复。

    陈年心里还是很害怕:“能告诉我,您此刻在想什么吗?”

    心里要想着什么人、什么事,才能这般临危不乱。

    男人没有回答她,侧头看向左侧。

    陈年下意识跟着看过去。

    借着窗外闪电的光亮,她看到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被妈妈紧紧抱在怀里,妈妈泪如雨下,小女孩却朝她咯咯地笑,举着小手去摸她的脸。

    小女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经历着什么可怕的事,她不知道绝望是什么,死亡又是什么,她大概只会觉得行李掉落看起来很好玩。

    男人收回目光,对陈年说:“我在想,我的女儿。”

    陈年还来不及反应,飞机突然像失去控制一样垂直坠落,这是她最熟悉的自由落体运动,一百米、两百米、三百米……

    客舱里,几乎所有人都吓破了胆子,绝望的叫声不绝于耳。

    陈年紧咬着牙,泪水盖过面颊。

    有人握住了她冰凉的手,她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用尽全力回握。

    没有人知道坠落的尽头在哪里,但大家心里都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幸运的是,飞机在坠落了不知几百米后又稳住了高度……

    这时,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在客舱扩散开来——

    “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程遇风,我受过专业训练,也有着丰富的应对经验,一定能把大家安全送回地面。”

    “目前你们唯一且必须要做的,是系好安全带,待在座位上。”

    作为飞机上的最高指挥,机长的这番话多少安抚了众人的情绪,陈年心底绷紧的那根弦也稍微松了松。

    没事的没事的,一定不会有事!

    她偏头看旁边的男人,却见他眉头一皱。

    几乎是同一时间,飞机又再次从高空垂直跌落,就像跌落一层又一层的地狱,不知哪一秒会掉进死神怀里。

    陈年前面那个顶着一头紫发的少年吓得哭出声来:“妈!妈妈救命啊……”

    陈年头晕眼花,喉咙堵得说不出话,在心里大声喊:“妈妈我爱你!”

    ***

    35分钟前,S市机场。

    “S市地面,昭航1303,请求起飞条件。”

    “昭航1303,起飞使用跑道19,地面风300,5米每秒,能见度4000米,修正海压1023。”

    机长程遇风复述:“跑道19,修正海压1023。昭航1303。”

    “地面,昭航1303,停机位108,请求推出开车。”

    “昭航1303,可以推出开车。”

    “地面,昭航1303,推出完毕,请求滑出。”

    “昭航1303,可以滑出,经滑行道A3和C1到跑道19等待点等待。”

    程遇风再次重复:“滑行道A3和C1,跑道19,昭航1303。”

    ……

    “昭航1303,可以起飞。”

    得到起飞指令后,蓝白机身的昭航1303从平地起飞,跃入云端。

    驾驶舱内。

    “今天天气还不错。”

    副驾驶林和平透过前面的风挡玻璃望出去,晴空似乎蓝得无边无际,和之前拿到的气象报告无异,他的心情稍微放松了。

    程遇风低笑一声:“看来运气也不错。”

    正值雨季,天气变幻莫测,恰好执飞的航线又要经过雷雨区,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前几天就有飞机在起飞没多久后遭遇雷击,只能返航备降。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稀罕事。

    在飞行20分钟后,管制中心突然发来紧急呼叫:昭航1303,前方发现积雨云,请注意避让。

    程遇风和林和平同时看向雷达屏幕。

    林和平眉头一皱,这天气怎么跟变脸似的?

    程遇风通过雷达仔细地确认积雨云的位置、范围、强度等信息,并结合管制员提供的信息,很快分析出绕飞路线。

    管制员根据他的请求做好相关协调工作。

    程遇风有条不紊地操纵飞机沿着新航向前进,成功避开了积雨云区,林和平正要松一口气,机身猛地晃动一下,仪表指示针摇摆不定,雷达屏幕也暗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是扑面而来的黑暗,雷鸣电闪中,林和平心里闪过一个可怕念头——

    难道是误入了积雨云后的隐藏雷暴区?

    程遇风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一脸严肃地掌握着操纵盘,保持住飞行姿态。闪电又起,极为炫目,他迅速将驾驶舱灯光调到最大亮度,关掉频闪灯,并断开了自动驾驶。

    颠簸还在继续,冲击力度大到林和平几乎被甩出去,他用力咬牙让自己冷静下来,急忙去联系管制中心。

    程遇风根据飞行手册指定的颠簸速度将发动机调整到相应的油门上,两秒后,机头开始缓缓地向左侧偏转……

    漫长的几秒钟后,周围安静了下来。

    飞机闯出险境,天光重现。

    林和平已经和管制中心取得联系,汇报了紧急情况,正要申请返航时,听到程遇风说:“左发停车。”

    他眼皮一跳,怀疑自己听错了。

    左侧发动机停车,不是失效,而是停车!这意味着它完全没有办法提供动力。

    见鬼了!

    更见鬼的还在后面。

    颠簸又开始了,飞行数据全部失效,飞机不仅无法拉高,还不受控制地往下坠落……

    林和平的脑子有几秒都是空白的,隐约只听到程遇风做完机长广播,又下达了指令。

    飞机再次坠落……

    程遇风的脸色越发严峻,但他心里很清楚,此时能依靠的只有经验和直觉,或许还需要一点儿运气。

    好在这些他都有。

    半个小时后,昭航1303航班顺利迫降在S市机场。

    程遇风松开手,发现脸上、手心都是汗,衬衫也湿了个透彻。他侧头看向副驾驶,林和平呆愣地目视前方,脸色发白,也是汗如滚珠。

    他用力在林和平肩上拍了两下,接着打开机长广播——

    “女士们先生们,感谢大家平日里积攒的人品和运气,我们安全落地了。”

    客舱里寂静无声。

    林和平抬手遮了遮眼睛,轻声重复:“安全落地了。”

    程遇风说得那样云淡风轻,可事实上,除了他,只有林和平知道这几分钟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飞机绕开积雨云后,雷达失灵,又误入隐藏雷暴区,左发停车,高空自由落体两次……

    “落地了落地了!”

    “妈呀真是快吓死老子了!”

    客舱这时才传来阵阵喜极而泣的欢呼声,已经不少人解开安全带,争先恐后地往外跑。

    乘务长和几个乘务员高声维持秩序:“大家不要慌,一个个地来。”

    “还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客舱人员正紧急撤离中,程遇风语气轻松地继续说,“据统计,一个人一生中遭遇飞行意外的概率是1/13563987,按照今天的情况并结合概率学来看,在座的各位往后搭乘飞机遇险的几率将无限接近0……”

    “没事了。”

    陈年睁开眼,看着远处的建筑,悬着的心才落回胸腔,她用力地“嗯”了一声。

    中年男人笑了,眼角纹路很深。

    后觉自己还用力握着他的手,她连忙松开,看到他手背上的红痕,很是抱歉:“对不起。”

    “不会吓得以后都不敢坐飞机了吧?”

    陈年心有余悸,咬住发白的唇,迎上他的目光:“不会。”

    “陈年!”学校的带队老师焦急地找过来,“没事吧?!”

    陈年摇摇头。

    女老师哭着一把将她抱住,身体还在轻轻发抖。

    劫后余生的喜悦洋溢在客舱每个角落。

    “对了,还有个温馨提示,”程遇风的声音又出现,“建议大家短时间内先不要去买彩票……”

    有人边跑边忍不住扬声问:“为什么?”

    “因为……”无缝衔接似的,程遇风不疾不徐地给出答案,“中500万的运气可能在今天已经用完了。”

    “哈哈哈哈!”

    幽默风趣的机长广播很好地缓解了众人紧绷的情绪,在乘务员的指引下,大家迅速而有序地撤离。

    机场摆渡车和医疗救援人员都已经等在外面,陈年前面的紫发少年双腿发软瘫在座椅上,后面还是乘务过来把边哭边吐的他扶了下去。

    陈年也跟着走出去。

    紧急出口处的乘务员额头受了伤,没来得及处理,伤口还泛着血丝,看到陈年身后的中年男人,她喊了声:“叶总。”

    叶明远点点头:“辛苦了。”

    “这都是应该的。”

    陈年没留意到这个小插曲,双脚踏到实地后,她还忍不住原地蹦了两下,阵阵眩晕袭来,她抚着发闷的胸口背过身去。

    暮色冥冥,夕阳在天边只剩下一半。

    90秒内,机上所有乘客撤离完毕。

    最后一个从飞机上下来的人是程遇风。

    他穿着机长制服,利落的白色衬衣搭黑色长裤,身形格外挺拔。有人认出他是谁,激动得想上前感谢,可他摆摆手,步伐极快地朝几个身穿反光衣的机场救援人员走过去了。

    陈年也从这个男人肩上的四条杠辨认出他的身份,看得都有些呆了,这个在危急时刻依然沉稳冷静的机长,出乎她意料的年轻。

    而且长得……特别好看。

    本来这句话陈年是打算放在心里暗暗欢喜的,可迟芸帆的认同,还是让她忍不住说了出来,毕竟和这么厉害的人认识,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呢!

本站推荐:万古神帝放任恰似寒光遇骄阳一世强龙夏星辰白夜擎虎婿何处笙歌尽繁华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借爱生子王浩林思佳大佬宠妻不腻

凉风与热花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猪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临渊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渊鱼儿并收藏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