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凉风与热花雕 > 44.第四十四缕凉风

44.第四十四缕凉风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玩美狂兵兵王传奇校花的贴身高手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

    订阅比例不足, 显示防盗章。欢迎来晋`江阅读最新正版

    她每写一句话,眼泪就掉一大团下来,泡得字迹立刻模糊了。

    “别人嘲笑妈妈连颗蛋都生不出来, 那我算什么呢?我是路边垃圾桶捡来的吗?还是说, 只有儿子才算得上是一颗真正的蛋?……每次妈妈说要离婚, 我就心惊肉跳, 害怕得不得了,虽然在这个家里,没有人真的疼我,可我更害怕连家都没有了……”

    写到这里, 路招弟的手颤得连笔都握不住了,因为压抑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胸口疼,脑子疼, 眼睛也疼, 好像身上哪里都疼。

    眼泪隐忍得太久太久了,仿佛要借这一次彻底哭干,底下潜伏的委屈也化作利刃, 一刀又一刀地割她的心。

    陈年不知道路招弟哭得这么伤心,她刚炒好一盘青椒土豆丝,准备端到屋里吃, 没想到刚转过身, 就看到外婆坐在里屋门槛上, 手里拿着针线,哆哆嗦嗦地给她缝补衣服。

    “外婆?”陈年用力眨了两下眼。

    外婆抬头看过来,眼神带着她熟悉的宠溺:“年年你这肩膀是长了牙齿吗,怎么老把线啃掉呀?还好我会针线,保准缝得一点都看不出来……”

    “外婆!”陈年又惊又喜,端着盘子飞奔过去,“您认得我了?”

    “说什么傻话?”外婆嗔怪地轻敲一下她额头,“还没吃饭呢?赶紧吃去,我一会就好。”

    陈年哪里舍得走开,她小心翼翼地把外婆从头到脚看了又看,坐在明亮阳光里的外婆看起来那么慈祥生动,眼角褶子深深,有笑纹一层层漾开。

    “看我做什么,吃饭去。”外婆努努嘴示意她进屋。

    陈年也跟着笑,笑声银铃般清脆悦耳:“我等您一起吃。”

    外婆拿她没法,只好由着她去。

    半小时后,祖孙俩面对面吃完午饭,陈年抢着去洗碗,洗完擦干手出来,外婆正坐在树下小板凳上,手里拿着她的人字拖,翻来覆去地看,嘴里还念叨着:“这鞋不才刚买两天吗,怎么就磨成这样了?”

    “年年,你的脚是会吃鞋吧。”

    外婆还真往她脚上瞅了又瞅。

    陈年哭笑不得地走过去,从后面轻轻抱住外婆,喉咙仿佛有一股酸涩的欢喜争先恐后溢出来,她一个字都说不出。

    “这么大了还跟外婆撒娇呢。”外婆刮刮她鼻尖。

    “嗯……”

    晴空如洗。

    目之所及,四处都是亮光,连树叶都绿得特别清晰,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地欢快叫着,陈年心想,要是……要是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

    外婆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忍不住嘀咕:“怎么刚吃饱就困了?”

    “外婆,我扶您进去休息吧。”

    外婆困得眼睛几乎都睁不开了,陈年扶着她往房间走,她还不忘叮嘱:“年年,你要记得写作业,还有啊,鞋子也去买双新的……”

    陈年连连应着。

    外婆沾枕就睡,呼吸平稳而均匀,陈年在床边守了几分钟才出去。

    今天太阳很好,陈年心情更好,甜滋滋的,英语小作文写了两行,她把笔一丢,捣鼓更感兴趣的物理实验去了。

    她把锡纸裁成适合的尺寸,沿着两个一大一小的盒子的边角贴合好,又拿了一根铁丝,用钳子弯制出一个架子,大盒子放在下面,小盒子挂在架子上,往里面丢了一把稻米,再调好自制折射板的角度,这个简单的爆米花装置就算完成了。

    陈年在院子里选了一块阳光最好的位置,将装置搬过去,接下来就只需要等待了。

    时间悄然逝去。

    等路招弟过来找陈年一起上学时,盒子里已经炸开好些爆米花,有些炸得太早,糊了,散着一股焦香,好在大部分爆米花都还不错。

    “你在做什么?”

    路招弟好奇地走过来,除了双眼还肿着,她脸上已经看不出什么异样,甚至还能笑着说话。

    陈年低头捡着爆米花,往路招弟手里丢了几颗,得意地扬起细眉,双眸好似会发光:“尝尝看,太阳爆米花。哎,你哭过了?”

    路招弟不好意思地别开脸。

    陈年想起她家里的情况,闹得鸡飞狗跳的,她心里估计也难受得不行,当着爸妈的面又不敢发作,只好躲起来偷偷哭。

    “别太难过了,”陈年又给了她几颗爆米花,“以后肯定会好起来的。”

    “以后?”路招弟觉得这个词太陌生了,忍不住轻声问,“以后是什么时候?”

    陈年认真想了想:“可能等高考结束?你可以去另一个很远的城市念大学,大学毕业后留下来工作、生活,然后找个喜欢的人结婚成家……”

    她对“以后”的憧憬也很有限,编不下去了:“总之,考上大学你就自由了,一切都会好的。”

    将来能不能上大学还是个未知数呢。

    想到这个,路招弟又忍不住失落起来,她这样的人,相貌平平,又没有什么特长,身后还有个一言难尽的家庭,又有哪个男生会喜欢呢?

    路招弟无声叹息,扭过头,正好撞见眼前的人努力扮着鬼脸想哄她开心,她“扑哧”一声笑了,努力把笑容扩到最大:“丑死了。”

    其实没有呢。

    她的心软乎乎又有些羡慕地想,五官灵动又漂亮的少女,做起鬼脸也是很俏皮可爱的。

    “不要苦着脸啦,笑起来多好看。”陈年双手捧着爆米花送过去,“哪,这个全给你吃。”

    路招弟不客气地收下:“你快去收拾收拾,不然该迟到了。”

    陈年匆匆给自制爆米花装置和成品拍了张照片,上传到朋友圈:太阳爆米花,嘎吱嘎吱脆。

    上传成功,她手忙脚乱收拾好书包,和路招弟一起出门了。

    两姐妹骑着单车穿过弯弯绕绕的小巷,说话声也渐渐随风飘远——

    “跟你说件开心的事,中午时外婆醒了,她不仅认得我,还给我补了衣服。”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

    姐妹俩一起去的学校,约好放学也一起走。没想到下午放学时,路招弟要留下来开临时的班干部会议,陈年就先一个人回家。

    小院子满是太阳炙烤一天留下的暑热。

    陈年坐在井边,热得满脸通红,她握着手机慢慢地敲出字:妈妈,以后我去市一中了,外婆你要怎么安排?

    显然,她知道舅舅家是最好的选择,可有舅妈在……

    本来两家院子是连通的,可苗凤花硬是让人在中间修了一道矮墙,单方面分了家,也撇清了赡养婆婆的责任。

    这事说来就话长了。

    陈年爸爸去世后,路如意就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苗凤花认为她这是“鸠占鹊巢”,占尽了自己的便宜,当然不肯干。

    “你要带着拖油瓶住我家屋子也行,那你连你妈也一起养吧。”

    路如意也是个硬气的:“我养就我养!”

    陈年当时还小,也是听妈妈只言片语提起过,所以此时盯着那堵爬满绿藤的矮墙,不禁忧心忡忡。

    可惜等了半小时,路如意还是没有回复,倒是朋友圈显示有新消息,她点进去一看,之前发的太阳爆米花,收获了好多评论和点赞。

    陈年指尖一顿,点在最新的点赞上:一分钟前,来自……cyf!

    她飞快点开对话框,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机长,我下午放学回来时,路过你之前买荔枝的那户人家,刚好看到有人买荔枝,你知道老板娘卖他多少钱一斤吗?”

    程遇风此时在机场办公室,刚结束了一个短暂的访谈会,他拿出手机查看飞行部工作群的消息,刚好陈年的信息就来了,所以他回得很快。

    cyf:“多少?”

    陈年:“比你买那会贵了三倍。”

    程遇风微微讶异,他走出办公室,迎面走来的CC和他打招呼,他点点头算是回应,手机轻震,新信息又来了。

    “机长,你知道价格为什么相差这么多吗?”

    程遇风也想知道原因:“为什么?”

    回复刚跳进对话框,他对别的事有了更大的疑惑,自知性子清淡,鲜少会被工作以外的人和事吸引,可这个小姑娘似乎是特别的,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好像他本来是要上楼去的,却被人引着一步步走下楼梯,去外面赏花赏月。

    关键是,这种“引”并不显得刻意,他很自然就跟着下来了。

    买荔枝那次被他诓的情景清晰得像发生在昨天,陈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你真的不知道?”

    cyf:“嗯。”

    陈年打算给他透个提示——因为买荔枝的是个满脸坑洼又地中海的胖大叔,不知想到什么,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调皮一转,敲出来的字又全被删掉了,替换成:“真是太巧了,我也不知道。”

    她之前的语气,听起来可不像不知道,程遇风失笑,偏偏不想如她的意继续深问,干脆转了话题。

    cyf:“陈年,你物理学得怎么样?”

    陈年非常谦虚:“还行吧。”稍微努力努力,拿个全国物理竞赛第一也不是什么问题。

    cyf:“我有个长辈的孩子也是学理科的,他最近被一道物理题困住了,能麻烦你帮帮忙吗?”

    陈年当然非常乐意。

    程遇风就把题目发了过去,又问她这几天有没有做噩梦?

    他的语音刚发出去,手机就响了,屏幕上跳动着“叶叔”两个字。

    他接通电话:“叶叔。”

    长达两三秒的沉寂后,那端才传来叶明远带着疲惫的声音:“遇风,警方刚刚和我联系,说是方德平已经招了。”

    程遇风静静听下去,眼神微黯。

    “他说,小叶子发了高烧,烧得奄奄一息,连水都喂不进去……他就随手把她扔掉了……”

    从警方那边听到这些细节后,叶明远的心痛得像被人用钝刀绞碎了,整个胸腔空落落,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遇风,这件事我不敢让你昭姨知道,我听了都受不了,受不了啊!”叶明远的声音哽咽得发颤,像喉咙悬了一束银针,发出的每一个字都被刺痛得蜷缩起来,那么虚弱地飘进程遇风耳中——

    “我的小叶子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临渊鱼儿/文

    ***

    “妈妈我跟您说件事,前几天市里的老师下来,说让我去市一中上学,嗯,学杂费全免,还有助学金,听说一学期有1500块呢……”

    她站在葡萄架下,一边讲电话一边抬手去轻碰头顶上结成一串串的葡萄,阳光透过浓密的绿叶,细碎地筛进她满是笑意的眼底。

本站推荐:万古神帝放任恰似寒光遇骄阳一世强龙夏星辰白夜擎虎婿何处笙歌尽繁华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借爱生子王浩林思佳大佬宠妻不腻

凉风与热花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猪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临渊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渊鱼儿并收藏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