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凉风与热花雕 > 52.第五十二缕凉风

52.第五十二缕凉风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玩美狂兵兵王传奇校花的贴身高手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

    订阅比例不足, 显示防盗章。欢迎来晋`江阅读最新正版

    陈年犹豫着, 没想到这时程立学刚好侧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她,“陈……小姑娘, 你怎么来了?”

    程遇风的视线也落到她身上。

    逆着光的缘故, 陈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只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格外深,她怔了一瞬, 才说:“我过来送荔枝。”

    程立学赶紧招呼她进去坐。

    程遇风接过她手里的木篮, 里面除了荔枝,还有两碗绿豆糖水,熬得软糯出沙,看着就知道花了不少心思。

    陈年在椅子上端正坐着, 向程立学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又把送荔枝的渊源解释一遍,余光悄悄扫了旁边的程遇风一眼, 唔,他正在剥荔枝。

    程立学很是和蔼地笑着问她:“今年多大了?”

    陈年乖乖回答:“下个月就满18了。”

    “上高中了吧?”

    “嗯嗯, 在桃源中学读高二。”

    陈年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 好奇地问:“您以前也是桃源镇的人吗?”

    程立学愣了愣:“不是,我是从A市过来的。”

    ……

    一老一小聊着天,程遇风已经剥好一盘荔枝, 用湿巾擦干净手, 把盘子端过去, 放在陈年前面的小桌上,“尝尝。”

    陈年原本想说“不用,我已经吃过了”,可想到荔枝是他亲手剥的,于是伸手拿了一颗,“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程立学也拿起一颗荔枝。

    丰满柔软的果肉,入口清甜,还带着恰到好处的凉意,他没忍住多吃了两颗,还想再去拿时,被程遇风阻止了。

    “荔枝吃多了上火。”

    程遇风从桌上拿了一碗绿豆糖水给他:“喝这个吧。”

    “陈年,”程立学转头问,“这也是你带过来的?”

    “是啊,”陈年笑了笑,“绿豆糖水可以消暑败火,所以顺便一起带过来了。”

    真是个体贴入微的小姑娘,这么乖巧又懂事……

    程立学眼底几不可察地掠过一丝异样情绪,很快又被笑意覆盖过去:“那我可要好好尝尝了。”

    陈年见他喝了一口就停下来,有些忐忑地问:“不好喝吗?”

    “没有没有,很不错。”

    程立学很快把剩下的绿豆糖水喝完了。

    陈年暗暗松一口气,目光落到盘子的荔枝上,他剥得真细致啊,果肉干干净净的,不像她每次吃荔枝都心急,白色薄膜总弄不干净,吃进嘴里就会有淡淡的苦涩。

    视野里忽然多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是程遇风的手。

    他两指拈起一颗荔枝,指腹还能感觉到微微的凉意,这是他第一次吃在井水里取凉的荔枝,味道极好,是一个小姑娘纯澈朴素的心意。

    “我没骗你吧,这样是不是更好吃?”

    “嗯,”程遇风扬起嘴角,“确实是。”

    陈年得意地笑弯了眼睛。

    不知不觉,窗外暮色渐起。

    隔壁床手臂骨折的男病人做完检查,骂骂咧咧地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年轻女人,看样子应该是他老婆,眼眶红红的,好像哭过似的。

    男人一进屋嘴巴就没停过,也不管病房里还有其他人,先狠狠咒骂了害他受伤又置之不理的包工头,又骂医生、骂护士,骂得唇干舌燥,干脆坐在床上,双脚往椅子上一靠,张嘴等着老婆给他喂水喂饭。

    女人抱歉地朝大家看了一眼,转身去拿热水瓶倒水了。

    看到这一幕,陈年悄悄握紧了手,又缓缓松开。

    她担心路招弟回家晚也会被舅妈骂,于是打算回去了。

    程遇风送她出来。

    两人走到卫生院门口,陈年停下脚步:“就到这儿吧。”

    程遇风把木篮还给她,若有所思地说:“我们明天要走了。”

    这么快?

    “这里的医疗条件确实没有A市好。”

    程遇风知道她误会了,他打算明天带老爷子去S市中心医院再做个检查,可能会在S市待两天,等老爷子的脚伤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回A市。

    不过他并没有解释。

    陈年又问,“你们是上午走吗?”

    程遇风“嗯”了一声。

    这样啊……

    明天要上学,她整个上午都没空。

    陈年,不带这样的啊。明明就是一场萍水相逢,总要离别的,不是吗?你比其他人幸运多了,至少还有机会亲自跟他说谢谢,还吃到了他剥的荔枝……

    还是有些难过。

    或许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她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应该没什么机会再去坐飞机了。

    “一路顺……”陈年吸吸鼻子,她本来想说一路顺风,猛然又想到他是开飞机的,舌尖往前顶了顶,“一路顺利,希望你爷爷早日康复。”

    程遇风沉默地看着她。

    头顶上传来“轰隆轰隆”的声音,陈年抬头,看到有飞机飞过,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迹云,她浑身一僵,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

    程遇风没有错过这细微的变化,紧紧地盯住她的眼睛:“陈年,上次你是怎么从A市回来的?”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坐、坐火车。”

    “你是不是害怕坐飞机?”程遇风问得几乎一针见血。

    “不是!”陈年急忙否认,“只是还有一点点……”

    心理阴影。

    任何人第一次坐飞机,经历了那样惊险的情况,下次再坐飞机时多少都会心有余悸的吧?再说了,昭航1303返航后,因为怕错过考试,她不也是搭乘了新航班顺利到达A市?

    虽然一路提心吊胆。

    她不算是胆小鬼。

    从A市回来后,昭远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还联系过她,说是可以免费提供心理治疗,可陈年觉得自己没什么大问题,于是就谢绝了。

    “所以,”程遇风循循善诱,“你还是有一点点害怕?”

    陈年垂下眼睛,避开他的目光。

    这是默认了。

    “带手机了吗?”

    呃……

    “带了。”陈年不明所以地拿出手机。

    “号码多少?”

    她还是一头雾水:“159****9798。”

    几秒后。

    手机响了,陈年看到屏幕上显示出一串陌生号码,归属地……A市!

    这是……他的号码。

    陈年呆立着,她身后,很远的天边,晚霞堆得绚烂夺目,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吹得树叶簌簌作响,也吹得她黑色长发纷飞。

    程遇风安静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正是青春飞扬的年纪,哪怕只穿着简单棉衫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也难以掩盖住那鲜妍的眉眼,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这是?”

    “我的号码,”程遇风收回心神,声音不咸不淡,“以后我会亲自跟踪检查你的‘恐飞’心理状况。”

    陈年不敢相信地睁大眼,感觉就像做梦一样,本来还想着以后不会见面,怎么突然间就有他的联系方式了?!

    还有,跟踪检查,这意思是……

    她的心脏不受控制砰砰砰跳得厉害,耳朵里几乎全都是心跳声。

    “天快黑了,赶紧回去吧。”程遇风看看天色,又加了句,“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啦,”陈年应着,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朝他挥挥手,颊边笑出两粒酒窝,“机长再见。”

    她一路跑回去,气喘吁吁地扶着门,路招弟听到动静飞奔出来,看起来快要哭了,“怎么这么晚!我听到我妈在找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陈年连声道歉,“你赶紧回去吧。”

    “奶奶还睡着,菜已经帮你择好了,你自己随便弄弄,别老不吃晚饭。”路招弟说完,利索地翻墙跳了过去。

    不多会儿,隔壁传来舅妈的河东狮吼:“你这死丫头!又跑哪里野去了……”

    陈年心里十分抱歉,站在墙边听了几分钟,没有听到别的骂声,这才拖着发软的双腿走回屋子。

    ***

    次日是周一。

    外婆醒得比往常晚,等她吃完早餐,又喝了药昏沉睡下,陈年这才抓着书包朝学校飞奔过去。

    迟到是意料中的事,但陈年没想到的是,教导处的赵主任,他们班的物理老师居然亲自等在校门口逮她,还把她押到了办公室。

    陈年看一眼墙上的钟,七点三十五分,整整迟到了三十五分钟,她莫名心虚地摸了摸鼻尖。

    这次好像迟到得有些……过分了,尽管她几乎从来没有准时过。

    赵主任知道陈年家里的情况,平时大都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找她也不是因为迟到的问题。

    “市一中的领导又和我联系了,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原来是为这事。

    自从去年一口气拿下物理、数学和化学竞赛的省级奖项后,许多关注的目光就集中到了陈年身上,她一下成了香饽饽,光是市一中的老师就来了三趟,不知多想把这棵好苗子挖过去。

    陈年老实说:“我还没想好。”

    赵主任双手交握放在桌面,耐心给她分析了去市一中的利弊。

    “市一中是省重点中学,无论是学习环境、硬件设施,还是师资力量都比桃源中学强上百倍,你有学习理科的天赋,又肯下苦功夫,你过去市一中,这就是强强联合。我也不怕跟你说,依照你现在的成绩,就算语文英语能扶得起来,大学也就只能在211里挑,估计还摸不到核心专业。可如果你去市一中……”

    陈年心想,去了市一中那又如何呢?

    “陈年,如果你去了市一中,你会发现通往大学的路不是只有挤高考独木桥这一条,他们挖你过去,也不是想让你走寻常的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的天赋决定了你比其他人多了一条捷径,当然,这条捷径也不好走,甚至比独木桥更艰险,可一旦走过去,那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我知道你担心家里的外婆没人照顾,这也是个令人为难的问题,可是陈年,老师一直相信,桃源镇是困不住你的。”

    你不是安于栖息在枝头的麻雀,你终有一天要展翅高飞。

    陈年越听越沉默。

    “铃铃铃……”

    上课了,第一节是赵主任的课。

    “这个选择关系到你的未来,”赵主任语重心长地说,“回去再和你家长商量一下,先去上课吧。”

    上午的时间在陈年的心事重重中匆匆过去。

    中午,她放学回到家,快进门时才想起程遇风和他爷爷早就离开了,连地上的影子都沉重了几分。

    她放好书包,拿出手机给妈妈发信息。

    这次路如意回复得很快——

    “年年,妈妈支持你去市一中,外婆和费用的问题不用操心,一切都有妈妈。”

    陈年的心情总算重新明朗起来。

    她给妈妈回复了一条信息。想到什么,点开添加朋友、手机联系人,通讯录朋友的页面跳出来,她找到了署名“机长”的微信,只有简单的三个字母:cyf。

    应该是他名字的缩写?

    陈年几乎没有犹豫,轻轻点了右边的绿色“添加”框。

    然后,静待回音。

    本来这句话陈年是打算放在心里暗暗欢喜的,可迟芸帆的认同,还是让她忍不住说了出来,毕竟和这么厉害的人认识,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呢!

    迟芸帆反应不咸不淡,但还是有些意外,乘客一般没有什么机会见到机长的,她坐了数次头等舱,也就偶尔一两回遇见过去飞行员休息室休息的机长或副驾驶。

    “那你挺幸运的。”

    “是啊,”陈年对此格外赞同,笑眯眯的,“机长说,我们那次劫后余生,几乎把中五百万的运气都用光了。”

    迟芸帆惊讶:“当时你也在昭航1013航班上?”

    陈年立刻点头。

    迟芸帆没有再深问下去,而是换了个自己更关注的话题,“那你以后会害怕坐飞机吗?”

    陈年犹豫了几秒,诚实地说:“如果有人陪我的话,就不会害怕。”

    还有另一个可能性。

    如果机长是程遇风,她也不会害怕的。

    迟芸帆听得若有所思,喃喃了句:“你比我勇敢多了。”

    不像她,因为小时候溺过一次水,直到现在看到游泳池、江河湖泊都会下意识地双腿发软,连泡澡都会泡出噩梦来。

    陈年见她不知想什么想得入了神,也不去打扰,专心看起电视来。

    新闻主持人声调平稳地说:“本周四下午,S市人民政府和中国民航总局将为昭航召开表彰大会,并为机组人员庆功、晋级及授奖……”

    陈年的目光忽然变得深又亮,喜色也跟着跃上眉梢,简直比自己拿了全国竞赛一等奖还要开心。

    这份好心情伴随她一路走回宿舍,烈日下蒸发出来的汗舒展着全身每个毛孔,她打开门,被迎面的冷气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张艺可像只小麻雀,正一手叉腰,吱吱喳喳地说着话,听到门口的动静,她回头一看:“哇陈年你回来了!”

    其他两人像是约好了一样鼓起掌来。

    张艺可围着陈年转了一圈,把手掌拍得啪啪响。

    陈年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们,还诧异地去看门外是不是还站了一个人,张艺可笑嘻嘻地说:“我今天终于打听到关于理科楼303的秘密了。”

    她伸出一只手,掌风为刃咻咻咻比划一阵:“尖刀班!市一中首次试行的竞赛班,专门搞学科竞赛,全班只有四个人,分别是理重7班的秋杭杭,理重14班的欧阳彬和理重15班的张玉衡……”

    这三个人的名字经常轮流登上全级理科成绩排名的榜首,同时也是学校公布栏中屡次获得各大奖项的理科三剑客,有名到连校门口的保安大叔都能把他们光辉记录倒背如流,有外来访客时,还会如数家珍地夸上一通。

    “最重要的是,”张艺可继续说,“我们的陈年同学也是尖刀班的成员之一,而且还是唯一的女生!”

    菲菲忍不住笑了,还是秀声秀气的:“这一进去直接就是班花了。”

    张艺可乐不可支:“就是就是!”

    赵胜男也说:“何止班花,就是校花也不在话下的好吗?!”

    陈年的脸本就热得红了,被她们一调侃,更是红得惊人,“你们太夸张了。我见过一个女生,长得那才是真的漂亮,尤其是通身的气质……”

    怎么说呢?

    美女都长得漂亮,但漂亮却是各有味道的,有些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乍一看很惊艳,有些人胜在气质,需要慢慢品才能尝出其中真味,迟芸帆给她的感觉,是两者合二为一。

本站推荐:万古神帝放任恰似寒光遇骄阳一世强龙夏星辰白夜擎虎婿何处笙歌尽繁华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借爱生子王浩林思佳大佬宠妻不腻

凉风与热花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猪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临渊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渊鱼儿并收藏凉风与热花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