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心之所向

安昕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爱的代价最新章节!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这个年算是没有过的安静,许铭心纠结了,她猜不出汪磊的真正用意,是想要再续前缘还是一时兴起,以她的经验加上本来看事情喜欢看阴暗面的性格,她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可她心里的涟漪被激起了,那毕竟是她第一次爱的人,也许他真的对自己念念不忘呢。想到这里许铭心不禁用筷子敲敲脑袋提醒自己:少拿自己当根儿葱,没人拿你爆锅!

    好在当汪磊说出那个想法的时候她就拒绝了,她圆滑地告诉他,行啊,你要是能舍得下这里的荣华富贵跟我去北京,我可以考虑。许铭心算准了像汪磊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抛家舍业扔下好不容易有的名利去北京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城市。

    d市很年轻,只有四五十年的历史,虽然发展迅速但人们在这里的生活靠的是一张无形的大网,大街上的两个人天南海北的总能扯上关系,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根基不容人随意破坏,许铭心清楚,过惯了爹妈安排的生活,汪磊能去外面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就这样,像往年一样许铭心在家呆了不到两星期便收拾行李走人了,母亲也同样随着去了姐姐所在的城市帮忙照顾女儿。许铭心倒不担心不能尽孝,姐姐在青岛,那里依山傍水,气候极好,适合养老,相比她那个人山人海的地方,妈妈更愿意去享受,更何况还有那么个可人疼的外孙女儿。

    回到北京后生活就回到了正轨,许铭心习惯了这里的熙攘和喧闹,她甚至觉得只有在这里才会有安全感,因为她所有的拼搏和奋斗都洒在了这儿的每一寸土地上,连空气都纪录着她所走过的一点一滴。所以当所有人一边咒骂着这个城市一边还拼命挤进来的时候,她独自享受着所有的快乐和痛苦。

    经过了年假的冷清,许铭心所在的cbd恢复了以往的热闹,人群从地铁站出口一直分流到各个不同高矮胖瘦的大厦里,表情各异,有麻木,有疲惫,也有期待,分布在不同年龄不同阶层人的面孔上。

    过了二月份,天气开始回暖,但仍旧很凉,许铭心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换完职业装后把大衣和靴子放好,桌上是助理提前买好的早餐和咖啡,十分钟的时间解决温饱后便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她在项目部报上来的几个可投资价值分析中选了两个算是比较有前景的让人去做初期预算和策划,自己则着手更核心的内容,就这样看似简单的文字工作就耗费了她大半天的功夫。

    就在她考虑还要不要再继续加班的时候手机响了,许铭心从一堆文件中翻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名字笑了笑,“喂,于大博士!”

    于朔来电话倒是很稀奇,许铭心一直调侃他为了拿那把手术刀把自己活活折磨成了一个变态,先是读了五年的医学本科,又来科学院肿瘤医院念了三年研究生,现在又开始了博士生涯,不分昼夜的加班加点,睡觉的时间都少,居然要约她吃饭。

    电话那边说晚上七点建外大街的台塑王品不见不散,许铭心看看时间,再算算晚高峰从自己的国际财源中心到那边的路况,赶紧抬屁股换衣服走人!

    可就这样紧赶慢赶,她还是迟到了五分钟。

    于朔劈头来了一句:“有点时间概念没有啊!”

    “大哥,你六点半打的电话!”

    “从你们公司到这里也就八百米,你爬来的?”似乎觉得不解恨,他接着又补一刀,“我南三环的都准时了!”

    三条黑线立刻画在了许铭心额头上,“我们公司在四十层啊,等电梯也要几分钟的吧,我还要换衣服,你那么突然打电话我还要交代一下工作不是!”

    “别解释,就你忙!”

    许铭心被惹急了,手包直接摔在桌子上发威:“你非要我直接跳下来啊!”她不过就迟到了五分钟,这么个突如其来的约会本来就打乱了她的计划,这个臭男人竟然还挑起理像吃了枪药一般,“你被患者投诉了啊,还是吃错药!”

    于朔噗嗤地一下子笑出声,看来是把她给惹毛了,要么就是耽误了她做什么重要决策才会这么不禁逗,“我是男性疾病科的,你跳楼死活都不归我管!”

    许铭心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坐在他对面,想着自己的脾气是大了点儿,就不太乐意的表示了歉意,“对不起啊,我特殊情况!”

    “哦。”于朔若有所思地点头,恍然大悟,“经期综合症,怪不得!”

    许铭心看他分析地头头是道拿起桌上地牛排餐刀冲他比划两下,笑着问,“怎么着,今天想起请我吃饭。”

    “我是好人啊,送佛送到西!”他阴阳怪气地说,让许铭心一头雾水,却又不说到底因为什么,先给自己讨起功来,“我可是为你的幸福才奔波而来,事成之后你可给得给份媒人大礼!”

    越听越糊涂,许铭心真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有病就得吃药!什么媒人啊!”

    “喏!”于朔拿起餐叉向她背后的方向指了指,还一脸的奸笑,“好大块牛排!”

    许铭心一边喝着柠檬水一边顺着叉子的方向回头,这哪里是牛排,根本就是个大活人啊。

    汪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背后的,许铭心被水呛了个好歹,突然变的不知所措起来。汪磊赶紧拿了桌上的纸巾给她擦拭,又不停的在她背上轻拍着安抚。

    于朔把她放在桌上的手机拿起来擦干净后又放下,语重心长的说,“一个聚会也能把你们俩搞到一起去!”

    许铭心瞪大了眼睛望着汪磊:你告诉别人了?你怎么来了?你来干什么?

    她的眼睛里都是问题,汪磊不急着回答,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后叫服务员上菜,然后挨个回答了她向问的问题:“我什么都没说,他乱猜的,我申请了来驻京办公室工作,两个星期后正式上班!”

    就像她说的那样,他来了。

    许铭心不知道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是高兴?可她乐不出来;是不爽?可心里又有些窃喜。

    “哎!”一边的于朔摇摇头感慨,“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你说谁作孽?”许铭心皱着眉问。

    于朔赶紧指着自己:“我,我说我!”

    上菜之后许铭心没有什么心思吃,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两人聊着,他们两个本来上学的时候关系就好,自然是无话不谈,否则汪磊也不会来北京先找到于朔

    汪磊就住在许铭心办公楼傍边的费尔蒙酒店,他并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完全阴差阳错,过年的时候许铭心连联系方式都没给他,他只听说她是在cbd的某座写字楼里,具体是哪个也不清楚。

    于朔没有浪费,吃的一干二净,然后便准备走人,他也是抽时间才出的来,九点钟还要值班查房,不能多留,“我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不打扰你们卿卿我我了!”

    “谢了!”汪磊站起来道谢,“改天不忙请你吃饭!”

    “得嘞!”于朔的答应,可就在要离开的时候又转头问许铭心,“铭铭,你……”

    “怎么了?”许铭心见他话说到一半就不再继续感觉奇怪。

    于朔想了想也没有说什么,“算了,改天再聊吧,我先走了!”

    服务员撤掉用过餐具后,剩下桌上的两个人埋头似吃不吃的,超级尴尬。没一会儿功夫许铭心就叫来服务员埋单,“你吃好了吗?”

    汪磊点头,然后要掏钱,许铭心制止道,“该我尽尽地主之谊!”

    “好啊!”汪磊笑着同意。

    付过钱之后两人便离开了餐厅,出门便能看到汪磊所住的酒店,许铭心问他,“你怎么还把豆豆折腾过来了,他忙得要死。”

    汪磊自然知道于朔忙,可他实在是联系不上她才出此下策,总不能挨个大厦挨家公司的去上门问,也是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竟然对她一无所知。

    “你要了电话打给我就好了!”许铭心腹诽,就算她没留联系方式,不代表他打听不到。

    “我给你打电话了,你拒接!”

    许铭心才想起来,她同样没有汪磊手机号,她的私人手机有陌生号码从来都是直接拒接的,“哦,没办法,现在推销的太多!”

    “你住哪儿?”汪磊问她。

    “我住的有点远,在北四环。”

    “这里呢?”

    “这是东三环内。”许铭心指了指向西的方向,“那边是二环,再向西就是长安街了。”

    除了长安街汪磊知道,其余的说实话他没有太大的概念,就只有北京总是用几环几环的来表达大体方位,他还有些不习惯。

    “我送你回去吧!”汪磊看看表,不早了。

    “你送我?”许铭心笑他,“你确定?你丢了怎么办?”

    汪磊已经伸手拦了路边的出租车,“我好歹快三十的人了,丢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