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重头再来

安昕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爱的代价最新章节!

    (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没有费太大的力气,西红柿爆锅加水熬成了浓汤,下面条,三个荷包蛋,又把冰箱里绿色的叶子菜全都加进去,搞定,再把榨菜丝拌了辣椒油,一顿虽不丰盛但填饱肚子绝对没问题的晚餐就这样完成。

    许铭心也是饿的很,三个人就围着茶几狼吞虎咽起来,直到最后一点汤水也被喝干净还有那么一点意犹未尽。

    一屋子的包装箱把房间显得有些狭小,气氛自然也就开始有些暧昧,苏洋拍拍肚子,“吃饱喝足,我走了,不打扰哈!”

    “恩,今天真辛苦你了!”许铭心道谢,本来只是刚认识的邻居,因为汪磊的关系却一下子熟路了,看来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相处了。

    “没事!”没等苏洋说什么,倒是汪磊先开口,“以后就当一家人了,尽管辛苦他!”

    苏洋很爽快,“是,没想到在这找到亲人了!”

    许铭心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这几年,朋友来往虽不少,可却从没这样踏实过,真像是在异乡一下子有了依靠一样,安心,无谓。

    苏洋走后,屋子里一下子安静的有些怪异了,瞬间的沉默让两人无比的尴尬,完全没有了之前朋友间的谈天说地。这么多年的交集,从没有过这样的同处一室却没有任何表示。年少时的青涩,成年后的激情仿佛都消失不见了。

    汪磊坐在沙发上紧握着双手不知所措,许铭心锁好门之后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一股西红柿面汤的残留味道在两人之间飘荡。

    也多亏了这股味道,许铭心一下子想到了逃开这个气氛的方法,她到茶几前收拾起那些碗碟来,吭哧着说,“那个,我先把这个收了,你……随便!”

    说完她便端着一对盘子碗就跑去了厨房,把东西放进水槽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水声响起后,许铭心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天啊,许铭心被自己吓了一跳,不禁提醒自己,你都27了,又不是17岁,哪来的这股热血啊!

    史上最慢速度刷干净了碗,许铭心悻悻的走出厨房,客厅里没看见汪磊她长出了口气,心里轻松了很多。汪磊的行李散落在沙发上,他只是拿了洗漱用品去了洗手间,许铭心走回自己房间打开了电脑,播放音乐列表,登陆了qq。

    “亲爱的,你在吗?”

    她找丁娜。

    过了两分钟,那边没有文字回复,直接发来了视频邀请。

    许铭心接通视频,电脑屏幕马上显现出一张出浴后的美人脸。

    “你咋想起这个时间找我?”丁娜正在一层又一层的擦脸。

    许铭心发了个流口水的表情,又说:“想你!”

    “别扯,痛快说,啥事?”

    “那个!”许铭心还没准备好把如此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直接透露,只是旁敲侧击的告诉她,“我要是跟你说,我谈恋爱了,你信吗?”

    丁娜迟钝了一下,“啊?你这也太快了,啥时候的事儿啊,过年的时候还没信儿呢!”

    许铭心不知道怎么回答,琢磨着要不要说实话,丁娜又发问,“谁啊,干什么的,哪人啊,男的女的?”

    许铭心被她逗笑,无奈地回答了一句:“男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

    “这个人吧,其实你也认识的。”许铭心打算跟丁娜从实招来,毕竟,能体会她心情的应该除了丁娜再找不到第二个人,对于汪磊,她也是知根知底的。

    但许铭心没有意识到,这时汪磊已经洗完了澡穿着睡衣来到了卧室门口,他擦着头发一步步挪到了她身后,在她看到视频里多出一个人,身后也一股热气的时候,视频里面已经传出了一声尖叫:

    “啊——啊——啊——”

    许铭心吓了一跳伸手想去关掉视频,被汪磊抓住手拦下了,并且冲着摄像头打起了招呼,“嗨,墨叽!”

    许铭心彻底没脸见人了,她捂着脸想要逃,被汪磊牢牢的从后面抱着压在椅子上,笑着告诉丁娜,“是我,哪人,干什么的,我主动坦白!”

    丁娜依旧处在惊恐里,这是什么世道啊!

    “喂,汪三石,你放开我!”许铭心嗔道。

    “不放,好不容易找到的!”说着不过瘾,又直接在她的头顶亲了起来。

    就这样丁娜像看现场直播激情戏一样,面红耳赤!

    “汪磊你小心点儿,这年头秀恩爱死的都快!”丁娜玩笑似的咒骂了一句,然后告诉许铭心,“我先消化消化,改天对你严刑拷问!”

    丁娜说完,视频便被挂断了。

    许铭心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汪磊则依旧不撒手,坏笑着在她头顶吻了又吻,直到许铭心在她的手臂上重重地咬了一口。

    “你疯了!”许铭心喊,这亏的是丁娜,要是别人她的脸往哪搁,“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进来!”

    汪磊很无辜,“我在外面就听出来是丁娜了,不认识的人我也不会这样开玩笑!”

    “哎!”许铭心仰天长啸,“于朔说的还真对,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我!”

    汪磊在那偷笑,许铭心看看时间,乱糟糟的屋子只能找空闲时间慢慢收拾了,她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睡衣,“我去洗澡,睡觉吧!”

    可还没出门,许铭心便被汪磊抱的严严实实了,他在她耳边不紧不慢的讲,“许铭心,你够了!”他的语气又变成了一如既往的霸道,“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别再跟我欲擒故纵了!”

    汪磊的直接让许铭心再没有任何理由去逃避这场爱恋,这是那个她曾经熟悉的男人,说话直接又强势。最近这些日子或许是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且对感情有些患得患失,他说话做事都妥协了很多,现下终于又恢复到本色了。

    “嗯,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许铭心也没有去挣扎,她靠着汪磊,一字一句说的很真诚,“汪磊,我们在一起,我希望是重新开始,你不是十年前的你,我也不是十年前的我了,我们变了,回不去了!”

    汪磊一僵,他以为她是无法忘却的,“我以为你跟我一样,忘不了!”

    “是忘不掉,那记忆很美好。”许铭心转身看着他,又伸出手在他的眼角揉了揉,“有褶儿了,我们都长大了,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

    汪磊点点头表示赞同,“你变了。”

    “我们都变了。”许铭心微笑着说,“小时候的事情就让它留在照片里好了。”

    汪磊低下头,两人嘴唇相接,像是彼此许下了无声的誓言,良久,许铭心推开他,“我必须得去洗澡,放心,我又不走!”

    许铭心去了洗手间,留下汪磊一个人在卧室里东张西望,满满一面墙的书架,上面各类书籍很齐全,历史,传记,财经,当然也少不了时尚杂志。他对这些书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便上了床摆弄起笔记本,浏览各式的网页。

    笔记本是许铭心的,汪磊好奇,顺便看了她的浏览记录。大部分是一些项目地的政府报告还有风土人情,汪磊心底里赞叹,她对工作确实是一丝不苟,事无巨细。除了这些还有几个网页吸引了他的注意,蒂凡尼还有卡地亚的官网,却只有几款手镯,大概是做了比较。

    仔细看看价钱,呵,这女人对自己还真狠!

    听到吹风机的声音后汪磊关了浏览记录,看起最近的社会热点。许铭心凑过来的时候,汪磊胡乱诌了一句,局势不稳了!

    许铭心知道他说的什么,最近外面沸沸扬扬的在炒,这里又是北京,阿猫阿狗都知道避嫌了,她问汪磊,“跟你有关系吗?”

    汪磊笑着回答,“我算哪根儿葱啊,要是能这种事情能轮到我,我还能在你这个温柔乡里腻着吗?”

    他开始不正经起来,关了电脑放一边,一个侧身把许铭心压在了床上,“放心,我还没到那程度,想挑队伍站都没机会!”说完便俯在她脖子,肩窝上细细密密的吻。

    许铭心被他弄的直痒,哼哼唧唧的拍他肩膀,“关灯!”

    汪磊奸笑,起身把床头的开关按下,屋里一下子暗了,窗户透进来的不是月光,是这个城市特有的光芒。公寓20层,连窗帘都不用拉,外面能看到三环路,再处是新云南大厦几个璀璨大字。

    这几年许铭心都是伴着这炽热却也冰冷的灯光入睡,如今旁边多了一个让她觉得温馨的人。

    暧昧的光线,情人的眼眸,这一切都让她觉得天旋地转,汪磊只用手便能她体会到了坐摩天轮般缓慢却刺激的感受,难怪她一直觉得他特别的适合去弹钢琴,此时此刻她什么也不想表达,只想享受。

    那种美好结束在两个人的一同爆发,之后便是悄无声息,酣畅淋漓的汗水细数着彼此之间多年的恩恩怨怨,全部都化为了浓浓的情意,汪磊拥着许铭心告白,“谢谢你,让我重拾美好!”

    许铭心没有回应,她有些发呆的看着外面的世界,心里一丝甜蜜划过,那一年太匆匆,过后又太多人世纠葛,回首很累,愿如今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