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感恩美好

安昕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爱的代价最新章节!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

    苏洋明白许铭心的意思,他当然也知道自从来了北京汪磊过的有多不顺心,生活环境不一样要适应,工作地位是一泻千里,事业上没有任何作为也就算了,每天还要面对一个比自己强那么多的女友,可想而知会抑郁。

    不过这下好了,这种投资项目歪打正着的找到了他,看来是离扬眉吐气不远了,特属于男人的那种自信心可以被重新拾起,或许他们两个人可以不用像现在这样别扭了。

    吃饱喝足后两人慢步向公寓走,晴朗的夜空星星点点,北京又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好天气,许铭心抬头看看天空不仅感慨,“哇塞,居然能看到星星,这么多年能看到星星的次数大概也不超过十次!”

    苏洋也抬头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夜空很美,一如他现下的心境,他竟然觉得能与许铭心并肩走在这样的夜里是上帝的恩赐,他对这一切表示感恩,“thanksgod!”

    许铭心奇怪地问他,“干嘛平白无故谢上帝?”

    “在加州的时候几乎每晚都能看到星星,从来不觉得有什么,”苏洋解释笑着解释,“没想到在这里看到星星居然成了奢望,既然是奢望,又被我们看到了,当然要感谢。”

    “有坚定的信仰,值得表扬,”许铭心先是赞赏他对万事感恩的心态,然后又开起玩笑说,“不过你的上帝好像不负责东方事务吧!”

    许铭心没有心灵上的信仰寄托所以她不了解那种虔诚,苏洋告诉她这只是一种形式,东方西方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而已,“其实,你不也是信良心嘛,我被冤枉的时候你不是气的上窜下跳。”

    “因为你是我朋友,换做别人,我可能没什么作为。”许铭心说的是实话,就像她每天都能看到那些冰冷的新闻,冷漠的人群,她除了跟着大众偶尔吐槽几下,也从没在心里留下什么印记。

    苏洋没说什么,他能理解,那是一种长期在冷漠环境中形成的思维定势,不是她不做为,只是守住了底线,保护自己不受伤而已。

    “要说良心,这些年,我也没少做缺德的事情。”许铭心自言自语的嘲讽。

    “嗯?”

    “没什么,职场上那点儿事儿。”

    苏洋笑她,“怎么着,你把新入职的小学弟潜规则了?”

    “去死!我就那么花痴?”许铭心咒他,然后无奈的倾诉,“我从没主动害过谁,但是有的时候为了不让别人害我,该动的脑筋也没少动,你说的对,为了自保而已。”

    “明白。”

    两人的话题有些沉重,许铭心不想在闲暇时候还要聊工作。其实刚才吃饭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忍耐着要不要问问他和韩若琪的事情,又怕一不小心引爆炸弹,前思后想,左摇右摆,还是没控制住爱八卦的内心,“苏洋我问你,你和琪琪是不是还挺好的?”

    终于问了!苏洋就知道,她不可能真的在这件事情上完全死心,不弄点动静出来怎么对得起她的一片苦心。苏洋不想解释,更不想跟他去讨论爱情到底是不是命中注定的问题,看到她一脸的期待和眼睛里的盼望他心中酸涩,为了让她安心以后不再出什么幺蛾子,苏洋只说了句,“嗯,她挺好的!”

    听到他这么说,许铭心心里乐开了花一样,她很自恋的说,“我就说我慧眼识人!”

    苏洋无奈地叹口气,他要求许铭心别再搀和他的事情,“我拜托你消停点儿,我和韩若琪的事情我们自己搞定,你以后不要再做那些本来应该我妈做的事情行不行?”

    许铭心能听出苏洋的语气多少还有些抵触,应该是他对这种方式不满,既然他都说了两个人挺好,那就证明他们在交往。许铭心判断,他这种表现应该是不喜欢被,干预太多,面子上过不去,说白了就是不好意思了。

    “好了你放心,再多我也不搀和了,到此为止,剩下的看你们造化!”

    “嗯,你能说到做到我谢天谢地!”

    苏洋不明白是不是女人天生都对别人的情情,爱爱感兴趣,非得当着面扒出来才能满足她们的猎奇心里,许铭心是,韩若琪更是,对他的感情归属和心之所向像做几何题一样分析的头头是道。

    许铭心谄笑,她怎么可能完全不作为,只不过现在没什么好借口了,也确实不能逼的太紧导致物极必反,不过但凡有好机会她一定会在小火苗上浇点儿油,再扇扇风。

    回到家后,许铭心满脑袋幻想着怎么能再制造点好机会出来,连洗漱都心不在焉,上床之后也在不断设计情景,终于在幻想着给他们来一个什么样的婚礼时因为画面太美好,她晕乎乎睡着了。

    汪磊到家的时候已经后半夜一点,许铭心被皮鞋落地的声音惊醒,正睡得熟的时候听见咣当一声,不免出了一身冷汗,她披了件衣服去客厅,看到汪磊一脸歉意的在脱另外一只。

    “你吓死我了!”许铭心不满。

    汪磊嬉皮笑脸的抱歉,“对不起,劲儿使大了!”

    “怎么这么晚啊,你去哪儿了?”

    “先是吃饭,后来去了国贸,顶层那个酒吧。”汪磊一边说一边用手向上指了指强调,“八十层的那个。”

    许铭心知道他说的是国贸三期的云酷酒廊,她去过几次,不喜欢。不过显然那里对汪磊很受用,从他喝醉的程度能判断出,工作肯定谈的不错,说话舌头都硬了。

    “哎,你说你喝的那么多干啥?”许铭心见他连站都站不稳就上前去扶着他挪到了卧室,汪磊很兴奋,一边脱衣服还比划着给她讲都是些什么人,他说话酒气浓重,许铭心下意识的在鼻子前面用手摆了摆,“喝的什么啊,芝华士还是百龄坛?”

    汪磊愣了一下,他很惊讶,“这你都能猜出来,你什么鼻子啊!”

    许铭心嗤笑,帮他把裤子挂好又从地上捡起来滑落的领带放进衣柜,“那就是给你们这种土豪预备的,去那还能指望你们喝红酒?”她太了解了,有钱又是地方上的土豪到了那里就知道两样,要么威士忌,要么白兰地,还就这俩牌子贵,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

    “嘿嘿……”汪磊很奸诈的笑。

    许铭心要他少跟自己耍贱,“你还真被那些人给灌迷糊了,赶紧去洗澡!”

    汪磊抱着她摇晃,在她身上又是亲又是揉,迷迷糊糊的说着极肉麻的话,“媳妇儿真厉害,什么都瞒不过你火眼金睛。”

    许铭心听到他说的话傻傻地不动了,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她,汪磊是第一个,当然也是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说出这个词儿:媳妇儿。

    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以前在家里大街小巷都能听到男人喊自己老婆为媳妇儿,她就听着别扭,又土又不浪漫,可现下,她竟然觉得心里有点甜丝丝的温馨。

    许铭心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熏晕了,否则怎么会觉得这么俗气的词语好听?

    汪磊去洗手间随便糊弄了两把脸回到卧室就倒在床上大睡特睡,留着许铭心在他旁边失眠一夜,她还真有点觉得自己是那种半夜伺候醉汉的小媳妇儿了,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第二天,许铭心早早的去了公司,与平时一样开始每日繁琐的各项工作,与平日不一样的是中午的时候她接到了汪磊的电话,他恢复的还挺快,没留下什么醉酒后遗症。

    “你给我电话干嘛,就是想跟我说你醒酒了?”许铭心故意要他难堪,“还是想再给我扔只皮鞋?”

    汪磊完全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总之和自己喝醉有关系就是了,他再次道歉说对不起,但是给她打电话是正事。

    “我发现你喝醉之后还真是另外一个人,挺可爱的,比平时人模狗样的强!”许铭心又逗他一句之后才问他到底什么事。

    结果让她大吃一惊,汪磊说他直接把项目方带到她公司了,现在就在财源中心大堂,因为一行人太多,楼下登记处不放。

    “汪三石你怎么能这样,哪有直接带项目方过来的,投资项目都是我们自己发邀请函在固定时间才能来面谈!”

    汪磊不觉得有什么,“那不是浪费时间嘛,这样给你省了很多功夫不是!”

    “不是给我省功夫,这样不符合工作流程!”

    但是汪磊并没有理会许铭心的解释,继续自以为是的讲,“这是个很好的项目!”

    “汪磊你什么时候懂投资了!”许铭心有点生气,他太专断了。

    汪磊的脸面突然挂不住脸,旁边站着老家来的项目方,他把人带来了却连楼都上不去,他离开一段距离后跟许铭心商量的语气拜托,“人我都给带来了,你总得让我们先上去再说啊!”

    许铭心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可也的确不能就把人那么晾在那儿,没办法,尽管她不想行使什么特权,却还是让助理开了证明去楼下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