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距离那头

安昕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爱的代价最新章节!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面对面却不知道会不会又是一场空)

    苏洋发现,这么多年来,汪磊做过的欠揍的事情很多,但是今天他是发自内心的想揍他一顿。

    许铭心说自己问心无愧,汪磊你就快不可救药了。

    面对好友的指责,汪磊沉默,他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他明明知道现在就只有苏洋是他最推心置腹的朋友,而许铭心是他自己爱的女人,他怎么会对自己在这里最亲的人产生怀疑。

    “你他么快说到底收了多少,是东西啊还是现钱?”苏洋强压着自己的怒气问,跟逼供似的。

    汪磊想了想,没什么实物,有也是一些不值钱的小东西算不上,前前后后到是半推半就的收了几次红包,他轻轻的吐出了一个数字,“差不多二十吧。”

    苏洋沙发上一仰,用手拍拍脑袋,“退回去吧,趁早!”

    许铭心也赞同,还不算多,她也差不多猜到会是这个数左右,毕竟是个中间人,拿不到太大的油水。

    汪磊突然一笑,什么都没说。

    “你不是没留着吧?”苏洋看他的样子不得不往最坏的地方想。

    汪磊摇头,算着估计手头上也就剩五万了。

    苏洋是真无奈了,他问汪磊是不是中了什么邪,什么时候脑筋变的这么不清楚了,可这个关键时候,他除了咬牙切齿的恨一恨,也做不了什么。

    许铭心不能再去林总那里打探事情的进度,今天是周四,她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投资周期来判断,应该最迟不过下周一投资方那里就该下驳回通知了。

    “汪磊,这周末你必须把钱还回去,哪怕是硬塞给他们呢,也千万不能给他们留任何把柄。”许铭心告诉他,要快,而且不能犹豫,钱并不多,况且本身就是不义之财,在这种破钱消灾的时候就更不能不舍。

    汪磊明白事情的厉害关系,最后真捅出来他在中间收礼,别说这办事处他呆不下去了,就是回家那边也得受处分,这地方比不得家中的关系网,他就是个小喽罗,没人把他当回事儿。

    可他现在真是经济紧张。

    他都不知道那些钱是怎么花掉的,反正基本都是给孙思败掉的吧。

    两人在一起之后他才知道孙思有多拜金,原来几百块钱就能让她开心的衣服都被她打包扔回了家里,然后全部置办了新的。她专门跟风时尚杂志上最新流行的东西,每天都不停的在他耳边念叨这个念叨那个,那次在ktv见过许铭心拎的裸粉色prada贝壳包,她转身就买了一个大一号大红色的。

    汪磊还庆幸她看的那种日韩风少女杂志不是许铭心那种类型的vogue,被她唠叨的烦了就所幸把那些钱全仍给了她,他也不知道现在能剩多少,前两天他们刷卡的时候他留意了一下余额,不到五万了。

    要是就这么两天要把钱还上,汪磊则必须要跟家里拿钱了,说实话,他一个月工资才不到五千块钱,那点积蓄自从来了北京就如流水一样,认识了孙思之后更是山洪暴发,现在也没什么了。

    苏洋和许铭心目瞪口呆,他再继续下去,就要欠债了。

    苏洋骂他,“石头你真是打肿脸充胖子,就你这经济状况还敢养小三儿,真服了你!”想想,也不对,也算不得在外面养个小三,根本就是倒霉遇到那么一个没有节制的女孩子。

    许铭心也只有摇头表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汪磊是,那个孙思也是。

    苏洋拿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拽了一张银行卡出来啪的往桌子上一扔,“我钱也不多,现在能拿出来救命的也就这三万,密码是我生日。”

    骂归骂,气归气,到头来,苏洋还是得帮忙,谁叫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

    许铭心也做了一样的事情,她把自己的活期存款都拿了出来,“密码你知道的,没变。”她把卡放在汪磊面前,又从一边拿了刚刚苏洋仍在那里的卡片跟自己的叠在一起,“你先拿着吧,我这里有五万,明天我再给这里面转两万凑一起就是十万,再加上你自己的也差不多了,实在不够的话,再想办法吧。”

    汪磊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是抽烟,他像是被这两个人一人一个巴掌打了脸,却不是脸上的疼,而是心里的酸。

    不计前嫌帮他的,仍旧是他们两个人。

    苏洋知道,这钱肯定不够,照汪磊说的,估计他现在手头上也没什么钱,至少还得差五万。

    灵机一动他突然想起来上次看见孙思手上的镯子,他告诉汪磊,“你那位手上的卡地亚,折个价退回去,也差不多了。”想想又问他,“购物发票什么的你都留着呢吧?”

    “等一下!”许铭心打断苏洋的话,“那一堆单子什么的好像在我那儿。”

    上次把手镯还给汪磊的时候只给了他盒子,那个外包装袋子连带一些鉴定单还有购物票都还在自己那,她不记得自己扔过,应该还在。

    许铭心回到自己屋里翻了一阵儿,终于在衣柜最下面的格子里找到了,她笑,好在她有收集各种漂亮包装袋的习惯,当初没舍得扔。

    如释重负一般,许铭心意识到,她竟然忽略了苏洋说的汪磊已经把手镯送给了孙思,心中虽难免一阵酸涩,可她也发现,她并没有介怀,只是更庆幸自己没有把这些扔掉,这样便能帮他走出这个难关。

    或许,这能证明她已经放下这段纠结的感情了。

    把东西交给汪磊,许铭心笑着说,“这下好了,你明天赶紧去把钱凑齐了吧,别让项目方赶在前面闹事!”

    汪磊颤抖着收下那两张卡,一时无语,嘴角有些微的张翕,却只说了会尽快还钱。

    许铭心表示理解,钱他们都不着急用,让他安心把事情处理好了。

    汪磊无言以对,再次谢过之后就走了,出门之前,苏洋在他身后提醒说,“石头,那个孙思,会把你的意志都磨没的,你不能再继续消沉下去了。”

    苏洋觉得,他能说的该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剩下的要靠汪磊自己了。

    许铭心没说什么,她的立场不适合去再干涉汪磊的感情生活。

    汪磊走后,苏洋让许铭心再陪他待会儿。

    “你还有钱吗,刚才说还要再给他转两万。”苏洋问她,汪磊这钱基本一时半会儿都还不上,他拿出去的钱压根就没想要,已经做好了白送的准备。

    许铭心摇头,其实她也没多少能活动的存款,她知道自己攒不住钱,就定期到银行存了死期存折,不到期取不出的那种,这些钱是她的流动资金,基本都给他了。

    “那你怎么办啊?”

    “跟琪琪借吧。”许铭心也不是没有办法,她知道韩若琪那里怎么也能有几万块,大不了等发年终奖的时候先还给她。

    想到她为汪磊这么用心,苏洋心中有点嫉妒,尽管他知道她可能只是单纯的帮忙,但还是没忍住问了她,“你,心里还是有他是吗?”

    许铭心看着苏洋,心中暗暗一笑,他果然吃醋了。

    是哪个之前还大义凛然的讲,他就是因为她这样才更爱她的?

    许铭心故意沉默了一会儿说,“有啊,怎么会没有?”

    苏洋好想哭,他问许铭心,“有没有什么绝情心法之类的,我要练练”

    “干嘛?”

    “你太伤人了!”苏洋哀嚎,“你忽悠忽悠我也行啊,要不要这么直白!”

    许铭心害怕他真的伤心就没再接着逗他,她笑的很开心,“他是个大活人,我心里怎么可能没有。”

    就算是个陌生人,有过接触之后也会留下印象在心里,何况他们认识那么多年,又有过那样的纠葛,她没失忆,也不是健忘,怎么可能会把一个人的印迹从心里面挖走呢!

    但是许铭心还告诉他,刚才自己帮忙找东西的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放下了,如果说之前还有什么纠结,也在那一瞬间看的透彻了。

    她没有在乎汪磊把本来属于她的东西送给谁,更没有吃那个孙思的醋,她是真心实意的不想看见汪磊陷入泥潭一蹶不振,如果缠上官司更不是什么好事。

    可能曾经情深,但奈何缘浅,或许她和汪磊前世没有修到千年,所以不能共枕眠,可毕竟那么多年的同船渡,总不能老死不相往来,人快要掉进水里了,她怎么可能不去拉一把呢。

    苏洋的情绪有了些微的平复,心中有很大的震动,看她瘦瘦的身躯中竟然有这么大的胸怀。

    可他反而故作先知,无所谓的摆摆手,“我知道,你不用解释。”

    “是吗?你都知道?”许铭心看出来了他在伪装,只是不想承认自己不舒服,其实他也是打肿脸充胖子那一伙的。

    “那当然,我是谁啊!”

    许铭心眼珠儿一转,“哦,那正好,我接下来这些天都陪他一起吧,退了手镯,再帮他再项目放那边做做疏通?”

    “你敢——”苏洋蹭的跳到她身边,拽着她的胳膊按在沙发上,“你要是敢去,我就……”

    “你就怎样?”许铭心被他压着半身,一字一顿的问他。

    苏洋用恶狠狠的语调,却说了一句服服帖帖的话,“我就,我就陪你一起去!”

    恩,果真是喜欢受虐的那一型,明明现在被压制的是许铭心,他占尽了上风却主动缴械投降。

    孤男寡女同室共处这种事情吧,一旦遇到了夜晚就变的格外暧昧,何况是本身就在不清不楚阶段的两个人。

    可也正因为是没到彼此相爱的阶段,这样的接触显得尴尬了。

    许铭心是绝对不想在这方面放得太开,虽然以前有过,或者说换成别人她可能无所谓,但面对苏洋,她反倒不想太快把这层纸撕破。

    因为她不确定,也不想伤害他。

    而苏洋是有心想放的开,又不想勉强。

    所以,注定了他们俩还得在这条路上继续纠结别扭着。

    苏洋还只是简单的在她唇边亲了亲,然后就放开了,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只要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开心的,要真是他逼紧了想进一步,只怕会把许铭心吓的退缩了。

    许铭心微微一笑,“不早了,我回去了。”

    苏洋送他到门口,“晚安。”然后按惯例抛了个媚眼给她。

    “晚安。”许铭心同样回复他,之后在他的注视下开了自己的门。

    这大概是世界上男人送女人回家最短的距离,却也是隔在他们两人心中的最遥远距离。

    这段距离的对面,也许是一场空,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真爱了!

    苏洋不知道这段距离他还要走多久,而许铭心同样不明白,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这段看上去短暂的距离还需要她付出多少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