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张元宝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事实证明在十几分钟里能发生变化的地方可以更不可思议,比如整个世界都不同,树木疯长和气温升高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脱得只剩下薄针织衫和打底长裤的张陆离好不容易从山里走出来,然后就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

    已经快要下山的太阳下,成片成片的田地里,很多人都在做着回家前最后的忙碌,这其实没什么,因为农村里大多有这个习惯,毕竟大中午太阳很强烈,黄昏时分才是大家下地的高峰期。

    可是这些人穿的都是什么衣服?短褂子?扎裤脚的大裤衩?还有直接不穿上衣的!但为什么不穿的都是女人?

    张陆离对着一群人高马大一身粗黑,偏偏还光着上身,甩着凶器锄地的女汉子们,简直不知道是应该先戳瞎自己的眼睛,还是直接回山里等做好心理建设再出来。

    果断是她下山的方式不对!

    然而还没有等张陆离做好选择,地里的人已经发现了这位衣着奇怪,又漂亮的跟神仙一样的女人。

    “这位夫人你有什么事?”一个穿着大褂子,拄着拐杖,本来在大树底下乘凉的老太太在几个年轻女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率先开口搭话。

    对方的口音有些奇怪,但是神奇的是,张陆离完全没有理解障碍,对方话落她就立刻明白意思了。

    “我迷路了,能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么?”张陆离的普通话很标准,老太太似乎想了想才对着张陆离道,“夫人听得懂老身说话么?”

    张陆离点点头:“听得懂,就是不会说。”

    老太太裂开嘴:“没事,他们没见过世面,老身去过大城里,官话大多都能听懂,不过夫人你要说慢一点。”

    “好。”能沟通就好,张陆离松口气,但是下一刻就又提了起来,因为老太太笑着道:“夫人怎么迷路了?我们桃仙村离镇子可远了。”

    桃仙村?!

    好耳熟……这不是院工妈妈嘴里的,她的家乡么?

    那么……

    “敢问老婆婆,村子里有叫张大强的女人么?”张陆离嘴角抽搐的问道,她真的一点也不想说这个名字。

    “大强啊……有!”老婆婆眯着眼睛仔细打量张陆离,“你是他们家亲戚?是赶来送嫁的吧?”

    “呃……嗯,请问这张大强家在哪里,我二十年都没来过了。”张陆离没想到这突然就跳到认亲生父母的节奏,不过反正都莫名其妙的来了,那就先去看看,完了再打听怎么回去,这地方简直太碎三观掉节*操*了,根本不能呆!

    “哦……草娘你把这位夫人送到大强家去。”老太太点了个比较瘦小的短褂女人给张陆离领路。

    张陆离向老太太道了谢,然后跟着一脸老实的女人进村,越走就越心惊……她出生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神奇的存在?

    隐世的村庄?

    古代母系社会?

    来来往往的大摇大摆的都是女人,而且女人普遍长得比较高,当然这是对张陆离在现代的认知而言,大多都比张陆离矮不了多少,要知道张大小姐可是175的身高,还穿着有防水台的长靴,整体身高怎么也有180以上,平时逛街连比她高的男人都不是很多见,更别说矮不了多少的女人了!

    然后男男女女各个都留着长发,女人们普遍穿的很清凉,于是穿得严实的那按照推理来说就应该是男人了。

    可是因为自己看过去就红着脸扭身低头一脸害羞的那些真的是男人?

    拜托放过她吧,那些身形娇小动作妩媚的长发人形物种,明明是软妹子!平胸的软妹子!

    张陆离跟着草娘一路横穿村子,用了半个小时才在一栋看上去比边上好上不少的院子面前停下,而这一路走来,张陆离已经不再妄想捡起碎成渣渣的三观了,她只求将就一晚然后速度回到正常的世界去!

    草娘领着张陆离走进泥土垒成的院子,然后扯开嗓子:“大强姐,你家来亲戚了!”

    原本在后院喂牲畜的张大强立刻往前赶,而在厨房忙活的人比张大强早一步走了出来,一边轻轻在围裙上擦手,一边抬眼看向所谓的亲戚,突然脚步一顿紧紧盯着张陆离。

    这是一个美人,这是一个长得和张陆离有七八分神似的美人,虽然对方的肤色已经有些微黄,眼中也已经有了岁月沧桑之后的沉静,但这依然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

    “大强姐夫,这是六婆让俺领你们家来的,说是你们家亲戚。”草娘有痴迷的看着来人,但是很快醒神,大强姐太凶残了,十里八乡就没人敢打她夫郎主意的人。

    “请问这里是张大强的家里?”经过一路的观察,张陆离已经很确定这位美人绝对是个男的,说不定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毕竟那么像。

    “你是……”美人还没有说完话,张大强已经从后院过来了,声音低沉,原本可以称得上俊美的脸因为一道长疤看上去有些狰狞,人比穿着长靴的张陆离更高一些,走过来先没有理睬草娘和张陆离,而是直接随手拉了张凳子把美人扶着坐下,才看向来人,然后一瞬间就眼神锐利的盯上了张陆离:“这位夫人叫什么名字?我张大强好像没见过你?”

    草娘对于脱口官话的张大强也是一愣,突然感到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立刻陪着小心退出了院子……呜呜呜……大强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恐怖!

    “我叫张陆离。”张陆离一开口坐在凳子上的美人就双眼一暗,张大强也似乎有些失望,但是马上就听到对方用一种类似咬牙切齿的声音说道,“这是后来取的名字,听捡到我的人说,我叫张元宝!”最后三个字那是一字一顿。

    “元宝!”美人立刻梨花带雨的扑过来抱住张陆离,“爹爹的元宝啊,你可回来了……元宝啊……”

    “元宝,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张大强似乎眼角也是隐隐有泪光,笑着上前猛拍张陆离的肩膀。

    张陆离:还好姐是练过的,要不然还不拍成内伤,还有能不能别叫元宝了?

    “母亲,父亲这是怎么了?”轻轻柔柔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院子里的三人立刻看过去。

    又是一个美人,而且因为年纪的关系皮肤白嫩水滑,声音空灵优美,五官更是精致。

    “美人快来,你姐姐回来了!”张大强立刻向来人招手,然后就见美人秋水一般的双眼看向张陆离,脸上略带疑惑:“二十年前不见了的元宝姐姐?”

    张陆离: ̄△ ̄求别提这个名字!

    “对,就是你元宝姐姐!”张大强扶住大美人招呼小美人,然后把张陆离往屋子里拉。

    “真的和我长得好像!”美人仔细围着张陆离转了一圈,然后拍手爱娇,“太好了,我也有姐姐了!看他们那些死小子再摆显自己的姐姐,我姐姐又高又白又俊,比他们的黑矮挫不知道好多少倍!”

    张陆离:o(╯□╰)o真好,她有弟弟了,一个比妹子还白软美,并且嘴巴十分犀利的弟弟。

    一番互相询问下来,张大强一家子知道了大女儿是在山上走丢的,然后被好心人领回去,又被有钱人家收了做养女,于是在伤心于二十年骨肉分离的同时,有庆幸女儿离开他们之后二十年来过得很好。

    张陆离的心情则更复杂一点,虽然之前还心存侥幸,但是通过询问常识意外丰富的张大强,知道了这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她似乎是穿越了,5岁的时候穿越到科技发达的真无国,25岁的现在又穿越了回来,在同样的地方,同样日全食的黑暗中就这样消无声息的穿越了时空。

    而且还是个母系社会!

    那她的愿望怎么办?

    呸!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在这种三观成渣,节操满地,常识颠倒的地方怎么悠悠闲闲的活到寿终正寝?

    难不成去吃软饭?做上门媳妇儿?

    唔……貌似这主意不错诶……

    “元宝回来了,我去割两斤肉顺便把如意从学堂里接回来聚聚。”张大强龙行虎步的走出堂屋从后院牵了一匹马,出了院门就动作利落的上马,一阵哒哒哒声之后只剩下一个小黑影。

    张陆离突然觉得如果她去做上门媳妇,张大强妈妈说不定能直接一巴掌拍死她!

    这真是个糟心的认知!

    就在张陆离惋惜于吃软饭的道路如此坎坷的时候,里屋传来一阵幼儿哭声。

    “是你小妹金金醒了,爹去看看,美人给你姐端碗水。”美人爸爸立刻起身撩布帘子到里屋去了。

    美人弟弟笑得甜甜的立刻到厨房去倒水,然后回来就直接找了围裙系上:“姐,还有菜没弄呢,我去弄一下,姐你自己歇会儿,随便在家里看看熟悉熟悉。”

    “我和你一起去厨房,给你搭个手。”张陆离觉得一个人坐着很奇怪,于是把身上的包随手一放就跟去了厨房。

    张家有三间青砖大瓦房,还有四间茅草屋,再加上前院后院,在桃仙村也算得上是鼎鼎有名的富户了,再加上张大强妈妈为人比较彪悍,所以虽然是外来户,但也没有人敢欺负,反倒因为张大强妈妈识字能算,在村里还挺有威望,村子里有啥事儿除了找村长六婆,就喜欢来找张大强说道。

    这不张大强家来亲戚这事才刚刚传开,原来亲戚是张大强走丢了二十年的女儿张元宝的消息立刻又传了开来,然后有适龄儿子的人家立刻激动了!

    张家可是村子里鼎鼎有名的有钱人,虽然不能和隔壁村的地主家比,那也比他们这些有时还要饿肚子的人家可好的多得多,就是不知道张家大姐儿张元宝有没有娶夫郎?

    完全不知道已经被惦记的张陆离直接把美人弟弟挤去烧火,然后动作熟练的开始切菜炒菜,还好没有什么不认识的奇怪蔬菜,连名字叫法都一样。

    “昨天也不知怎么的,那两只公鸡就只下了一个蛋,别不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吧。”美人弟弟一边看火,一边拿鸡蛋,嘴里还叨念。

    张陆离听到公鸡下蛋险些把自己的手指给剁了。

    这个恐怖的世界!

    没过多久张大强妈妈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穿着长袍的……英俊女孩子,这个大约就是她那还在学堂里上学的妹妹,张如意。

    张大强显然对于大女儿那熟练的厨房技能十分意外,不过倒也没说什么,直接把肉递给儿子,然后拉着张陆离出厨房,看到美人爸爸抱着张金金出来,立刻把小家伙放到了地上,然后给两个女儿介绍了一下,接着留下父女四人开始去东屋搬东西。

    “元宝姐姐?”张如意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只在爹爹泪水里出现过名字的大姐,和爹爹哥哥长得很像,不过和她不是很像,她比较像娘。

    “如意妹妹。”张陆离脸上挂着笑容,心里无比吐糟一家子的名字。

    “元宝姐姐这二十年在什么地方,外族?怎么不早点回来,这次怎么回来的?元宝姐姐成亲了么?”张如意和张大强妈妈、美人爸爸以及美人弟弟不同,这个传说中的大姐离她实在太遥远了,所以看待张陆离的出现也就不会被什么感情影响,所以问题分外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