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好基友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苍离处理完所有政事后本来打算今晚自个儿睡的,不过出了门脚下一顿就往沈贵君的栖霞宫而去。

    *过后,苍离搂着媚眼如丝的沈贵君漫不经心的问道:“爱卿的笑颜是朕看过最舒心的,只是不知道是爱卿独有,还是凌源伯府皆有?”

    “这……虽不是侍身独有的,但现在除了侍身沈家却也没有其他人了。”沈贵君一直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他不但长得好,最重要的是他的笑容能让人有安宁幸福的感觉,陛下每每疲惫总喜欢来他宫中纾解心情就是这个原因。

    “哦?怎么说?”苍离手指卷着沈贵君的长发,带着好奇的询问道。

    “这是我们沈家的一个传说,据说祖上有孕夫曾在梦中得过菩萨指点,然后生下一对双生子,一男一女长成后皆有感化人心的笑容。”沈贵君说到这里笑了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沈家的子女倒确是每代都会有一两个这样笑容的人。”

    “哦?”苍离轻轻笑了出来,“朕还是第一次听说。”

    “其实就只是个故事,只不过是长得像曾曾祖母罢了。”沈贵君的神色露出惋惜,“侍身在家时就见过祖母的胞弟,嫁到江南的叔祖爷爷,还有一位三舅舅与侍身容貌十分神似,可惜那位叔祖爷爷十年前过世了,而那位三舅舅在二十五年前的那场祸事里香消玉殒了,当时侍身年纪太小,还是后来偶尔翻到旧时画像才知道,还有一位和侍身如此相像的三舅舅。”

    先不说盛京城里的皇帝陛下琢磨着怎么查张陆离一家,张陆离这边倒是和穆长宁相处的不错,互通了姓名之后没几天张陆离就开始变着法的打听穆长宁的身家背景。

    总结下来,穆长宁家是住在盛京城的,她呢因为不是嫡出的关系所以即使年长也没有继承家业,家业是由妹妹继承的,她分到的产业就在这襄铃城附近,年二十有七,未婚,无父无母,有房有车,无不良嗜好,和家主妹妹关系不错,也因为守家业的关系一直在外所以一直没有娶亲,直到现在安定下来才开始正式考虑。

    家主妹妹更是张罗了整整一年,但因为各种原因,总之没有成,于是现在这样一个妥妥的金龟媳被命运送到了张陆离的面前。

    张陆离把穆长宁的资料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就回家和张大强妈妈和美人爸爸叽叽歪歪,美人爸爸十分高兴,张大强妈妈也很欢喜,不过还要好好探听探听到底怎么回事儿。

    美人爸爸已经打算借着张陆离把人请到后院的家里来看看了。

    张美人曾经见过一次穆长宁,虽然也觉得对方真的很出色,但是对方看他的眼神很诡异诶,可他不知道怎么和兴奋地三人说,于是只能闭上嘴,先看看再说。

    这天晚上张大强妈妈回来了,然后带着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的诡异表情,把她打听到的事情分享给一家人。

    首先穆长宁是住在襄王府里的,再然后貌似在王府里地位挺高。

    “这穆小姐该不会是襄王帝卿的女人吧……”美人爸爸担忧的猜测,“如果是那样……”和帝卿抢女人,还是声名赫赫的襄王帝卿,这是纯粹作死的节奏!

    “襄王帝卿?哪个?”张陆离眨了眨眼,她没有这个常识啊。

    襄王帝卿,是今上的兄长,也是本朝以来唯一一个封王的帝卿,封地就是这西北的殇州,襄王府就位于这襄铃城内。

    “把这个和游牧民族交界的西北封给一个帝卿?”张陆离惊悚了,这位今上确定是个雄才大略的中兴之主?

    帝卿是什么?不就是她认知里的公主么?一个公主封王已经够诡异了,居然还守国门……张陆离琢磨琢磨,他们家还是早早南迁比较好。

    “死丫头什么口气!”张大强妈妈抬头就给了张陆离脑门一下子,张陆离立刻泪眼汪汪的看着美人爸爸,美人爸爸柳眉一拧瞪了张大强妈妈一眼:“元宝又不知道,你打她做什么,自己什么力道,万一把元宝拍傻了可如何是好?”然后开始给张陆离科普。

    能轻易被拍傻的张陆离,表情空白的听着美人爸爸讲述这位极具传奇性的帝卿,然后越听越惊讶。

    二十五年前废太女之乱,先帝受了重伤勉强拖了两年就与世长辞了,留下只有四岁的襄王帝卿和三岁的新帝,新帝父亲早丧,父族衰败,作为帝尚君的娘家却位高权重,帝尚君垂帘听政把持整个朝政,新帝只能在襄王帝卿的亲生父亲皇尚君的辟护下勉强长大。

    新帝十二岁那年帝尚君的娘家打算篡位,后来被皇尚君知晓,假意邀请帝尚君和归属帝尚君的众位重臣和解。

    帝尚君也是皇宫里活了几十年的人,什么把戏到他眼前都能看出来,除非假戏真做,于是皇尚君毒死了包括他自己,帝尚君在内一共二十三人,皇尚君的父亲穆老将军在血洗了二十三家重臣之后也一把火烧死了自己。

    穆家本来就人口凋零,一家子不是寡夫就是战死了,那场大火把整个穆府烧了干干净净,只留下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孙女还有三个大小不一的小公子。

    整个皇城和朝堂都整个来了大换血,就在年幼的新帝勉强收拢朝政的时候,西北游牧民族叩开了襄铃城的大门一路杀到了皇城脚下。

    忠于先帝的老将军死的死老的老,忠于帝尚君的将军则全部血洗了,空有穆家军三十万却无人为首领。

    就在这时15岁的襄王帝卿拿出了穆老将军托付的令牌,率领穆家军挟制住了游牧民族的进犯,并且一路打了回去,最后直接挥军西北打到了对方的王庭,用了十年的时间把西北这一块地方所有成气候的部落全部打残了,才班师回朝交了兵权。

    今上询问襄王帝卿要什么,襄王帝卿只说要呆在葬满英魂的地方,于是今上就给襄王帝卿封了王,并把殇州直接划给了襄王帝卿。

    “据说襄王帝卿长得极好,可惜在战场上伤了身子不能生育,于是班师回朝两年了,这公主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影。”美人爸爸有些惋惜的说道,“一般人哪能配得上襄王帝卿啊,若那穆长宁真是襄王帝卿的女人,那我们也不要多想了……”

    “哦……”张陆离消化完美人爸爸口中襄王帝卿的故事后点了点头,不过下一瞬抬头奇怪的问,“爹你知道的好多啊……”

    就算那什么襄王帝卿挥军西北大家都知道好了,呐,那毒死朝臣的内幕怎么说呢?二十三个,好精确的数字,怎么想都不科学啊!

    “呃……那时候不是还有些家底……”美人爸爸看向张大强妈妈。

    “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底才能知道这种事情?”张陆离正开脑洞就被张大强妈妈呼了一巴掌:“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些做什么,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话是这样说没错……”张陆离捂着脑袋,她真要被拍傻了。

    “这件事就到这里,那个穆长宁你就当朋友来往,至于美人的婚事你就别操心了,操心操心自己先!”张大强直接锁了帖子不许再讨论了,张陆离只能点头和松了一口气的美人一起出了堂屋,然后各回各屋。

    第二天张陆离看穆长宁的眼神就有些哀怨,弄得穆长宁莫名其妙。

    “可是出了什么事?还是我哪里衣着不妥?”穆长宁最后还是没有憋住直接开口问了。

    “昨天说到你还没成婚,家母就拍了我一顿,让我先操心自己……我倒是想成婚,可问题没对象啊……”张陆离没形象的趴在桌子上,她不想娶女婿,她只想嫁人啊!

    “……”穆长宁抿了抿唇,脸上带着些许苦涩的笑容,“陆离相貌堂堂,为人和善,能写会算还颇有家底,怎么会没有对象呢?别是太挑了。”

    “太挑?”张陆离想想自己和整个世界画风都不一样的审美观,恍然了,可不就是她太挑了,但是找个男人比自己还娇滴滴,这日子怎么过啊,张陆离有气无力的嘟囔,“要是多几个襄王帝卿一样的就好了……”

    “襄王帝卿?”穆长宁一愣不可思议的看向张陆离,“你说襄王帝卿?”

    “呃……别误会,我没有和你抢男人的意思。”张陆离见穆长宁瞬间脸黑,立刻跳起来解释,“我就是挺好奇,对,挺好奇的。”

    “你怎么知道我和襄王帝卿有关系?”穆长宁脸倒是不黑了,不过还是绷得死紧,整个人都冷冰冰的。

    “诶……还不是你太优秀的缘故!”张陆离见穆长宁瞬间表情空白,抬手摸了摸额头,“我不是有一个弟弟吗,我和你这么投缘,就想要是你能做我弟妹那该多好啊,然后就回家说了,再然后我娘她就出去打听了一下,然后……嗯……就知道了……你懂的……”

    “……”穆长宁的表情还在持续空白中,好一会儿来回过神,皱眉:“我不懂。”

    张陆离对着一脸严肃的穆长宁就差直接跪了,干嘛一定要说得那么明白?大家懂个意思不就好了,不知道她这是照顾你的自尊么,被帝卿包养的女人什么的太幻灭了好不好!

    “知道了,你有可能是襄王帝卿的女人。”张陆离见穆长宁的表情又空白了,顿时啧了一声,走上前勾住穆长宁的肩膀,“没事啦,被襄王帝卿这样的男人包养完全是荣幸好不好,我都没这机会,好了别放心上……”说着抬手往穆长宁胸口拍过去。

    “……”穆长宁死死绷着脸架住张陆离的手轻轻一抬,然后张陆离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转身走了。

    张陆离:( ̄△ ̄;)

    这是友尽的节奏?

    不要啊,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啊!

    还是品质这么上档次的朋友!

    之后连着两天穆长宁都没有再来书院,张陆离知道她的好基友彻底抛弃她了,为此怏怏了好几天,倒是想去襄王府找人,但是王府那一条街根本闲杂人免入,作为典型闲杂人的张陆离被无情的驱逐了,于是她打算寄信。

    当然不是直接送信,因为莫名其妙的送信人是根本到不了王府的,会和张陆离一样被当做闲杂人等直接驱逐的,于是只能通过当地的驿站。

    这个世界已经有比较全面的邮政系统了,虽然因为交通工具的关系价格比较昂贵,但是张陆离表示这点她还是负担的起的,于是三天后襄王府里,穆长宁收到了张陆离寄来的信,这还是管家长了心眼的,要不然这种陌生人的信根本到不了穆长宁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