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夏日祭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医馆的后院传出几阵惨叫后,仿佛被狠狠凌*虐了一番的张陆离怏怏的走了出来,除了额角还有些青紫外已经行动自如了,张陆离虽然被揉得嗓子都叫哑了,但是依旧表示对医女的技术非常佩服。

    不知为何心情颇为愉快的穆长宁好心的解释,因为这里是边城的关系,虽然大体是和平了,但冲突还是比较多的,并且动起手来断胳膊瘸腿什么的都是最平常的,所以襄铃城附近的医馆对于跌打损伤这一类是非精通擅长。

    “没人管么?”张陆离坐回车厢里拨了拨头发,随身掏出一面镜子和梳子试图琢磨着把弄个什么发型,好吧这额角的紫青遮住了,要不然太破坏她美女形象了,注意力不集中的结果就是顺嘴了,“怎么没有城管?”

    穆长宁对于张陆离作为一个女人能随身掏出镜子和梳子,不知为何居然没有丝毫违和感,甚至觉得张陆离这样子很自然的,或者说……她果然就该这样子。

    穆长宁觉得自己真的有些不好了,本身就已经足够不正常了,没想到身边还有一个丝毫不逞多让的,这莫非就是物以类聚?

    同样注意力不集中的穆长宁也跟着顺口:“何为城管?”

    “城管就是……”张陆离理出一边的头发顺着额头弯到另一边固定编发,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微微咂了咂嘴,“这个活计有些繁杂,主要和巡街的差役差不多,不过人更多一些,然后再……就是专门负责街道管理的,比如打架斗殴,比如乱摆摊位,再比如小偷小摸,再比如各种各样不和谐的行为,总之不出人命的事情基本都归他们管,他们要非常熟悉管区里的每家每户,什么什么消息都知道这样子……其实我没做过城管我也不知道,大约就是这样,总之就是一群如果用的好就很厉害的人。”

    穆长宁对于张陆离似是而非的解释点了点头:“都城的实际管理者?县官不如现管里的现管?”

    “长宁好聪明啊,就是这个意思!”张陆离竖起大拇指,“用词也很准确……不过这里应该不怎么需要吧,家族的权利好大的。”有啥事都是往族里找长辈评理,严重一点的就族里开祠堂,除非发生情节十分恶劣的事情才会惊动官府。

    “我只是用你的词总结你的话而已。”穆长宁勾了勾嘴角,自从认识张陆离之后有时候说话王府里的人都听不懂了。

    马车停下的时候,张陆离也把新发型弄好了,因为目前的世界女人不负责貌美如花,所以张陆离也就前面稍稍动了动,后面直接束成一束,就这样跟着穆长宁一起下了马车。

    马车停在襄铃城里还算比较有名的酒楼,马车一停下门口的小二已经上前来候着了,等到两人下车抬起脸,小二顿时觉得今天的天空格外蓝,云格外白,连刚才觉得刺眼的太阳似乎也顿时柔和可爱起来。

    “两位是在大厅还是二楼?可要雅间?”小二立刻上前叨叨絮絮的介绍起自家店里的招牌菜和比较上档次的酒水。

    “陆离怎么说?”穆长宁觉得既然是请张陆离自然是要尊重她的意愿。

    张陆离打量了一番楼上楼下,楼下人走来走去太过繁杂不好,雅间不但贵还不热闹,于是对着小二道:“那就二楼好了,至于菜,你看我们就两个人,琢磨着上就可以了。”

    “好嘞,两位请。”小二引路把两人领到了靠街临窗的位置,见两人点头才下楼去传菜。

    “刚才在马车里没在意,今天好多异族人诶。”一群接着一群身材高大,五官深刻的女人招摇过街,就算是在如此临近边疆的襄铃城也是很少见的。

    “今天是夏日祭,佟乐族庆祝丰收的日子,所以在城里的人都会出来采买食物,然后晚上端着各自的食物去城外参加佟乐族的庆祝祭典。”穆长宁已经习惯了张陆离的没常识,听到问题直接就顺口科普了。

    “我们可以参加么?”张陆离十分兴奋的问道,满身都是期待的泡泡。

    “会被砍死!”穆长宁毫不犹豫的戳破泡泡,“外族跑去参加他们的丰收节,被视为抢夺食物的行为。”

    “呃……”张陆离扶着窗栏的手一歪,好凶残!说好的热情好客呢?

    “不过明天可以去参加后夜祭。”穆长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陆离有兴趣的话,我明天来接你。”

    “好啊好啊……明天就不会被砍死么?”早一步就砍死,晚一步就欢迎,这什么无理取闹的风俗?

    “不会。”穆长宁磨牙……会被砍死,自己还会接她一起去么?又不是急着一起去送死!

    两人说定了明天一起去围观佟乐族的祭典后,就等着小二上菜了,可是小二还没来,他们身后的雅间里就传出了争吵声。

    先说一下这个酒楼的设计,底楼大堂和普通的没有什么两样,整个也是酒楼常见的楼中楼设计,问题出在第二层上。

    整个第二层分为雅间和雅座,雅间就是包厢,是从第二层楼梯口直走的,里面就是一间一间隔开的包厢,而雅座则是在楼梯口拐个弯沿着二楼的扶栏放置的,于是雅座和雅间就形成了一个两个同心的环形,每个雅间的背后隔着木墙就是雅座的地盘。

    于是虽然张陆离穆长宁的雅座到隔壁的雅间要走上一大圈,但是真正的距离只有一道木墙,而且是不负责沉重的,于是撑死了也就20厘米。

    你小点声说话也是听不见的,但你要是大声嚷嚷,那绝对就共享给雅座的客人了。

    穆长宁面无表情的转着手里的杯子,张陆离则双眼闪亮的听着包厢里的对话。

    “长宁,长宁你听听,这是要打襄王帝卿的注意了。”张陆离扯了扯穆长宁,“真是好狗胆,连本小姐好基友的男人都敢肖想……怎么样,长宁,要不要进去砸场子!”

    张陆离本来是绝对不敢这么嚣张的,但这不是有穆长宁在么!

    整个殇州最有权势的就是襄王帝卿,而一趟襄王府之行张陆离已经明确认识了穆长宁在襄王府里的地位,有这么大的大腿在,不嚣张简直对不起自己!

    “瞎起什么哄,他们自己都吵起来了。”穆长宁看着张陆离一脸理直气壮准备仗势欺人的姿态,顿时哭笑不得,“谁告诉你襄王帝卿是我的男人了?别胡说。”

    “不是么?”张陆离突然想到似乎美人爸爸说过的,襄王帝卿的外婆家好像就姓穆,于是恍然顿悟,“我知道了,你们是表兄妹吧!”

    “……随你怎么想。”穆长宁压根懒得再说了,反正也说不清楚。

    “啧,你这人真变扭。”张陆离觉得自己已经猜中了,立刻再次确认,“你和襄王帝卿真没有什么超越兄妹的感情?”

    穆长宁瞥了张陆离一眼,突然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很快预感应验,只见张陆离嘿嘿嘿的笑了几声搓着手道:“那你考虑不考虑做我弟媳妇儿?”

    “不考虑!”穆长宁黑着脸别过眼。

    “为什么呀?我弟弟可漂亮了,又温柔又体贴,下得厨房上得厅堂……”张陆离还想再说什么就被穆长宁打断:“你弟弟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这样……”张陆离还想要磨一磨。

    “友尽!”穆长宁黑着脸呲牙。

    张陆离:你狠!

    “好吧,我不提了。”张陆离妥协了,随后才反应过来,他们两家似乎有些门不当户不对,好吧,她彻底不用想了。

    “两位客官菜来了!”小二端着托盘,层层叠叠十几个菜,不过都是两三口的小盘子,一一放下后弯了弯腰,“两位请慢用。”

    “真不错诶!”张陆离没想到店家还有这一招,跟现代的中式快餐差不多,这种模式很适合人少但想吃的花样多的人。

    “吃吧。”穆长宁把筷子递给张陆离,张陆离笑着接过然后就不再说话,两人开始默不作声的吃起来。

    张陆离和穆长宁的吃相都很不错,不过这速度都是相当快的。

    穆长宁自己是习惯了,没想到居然张陆离和自己的速度不相上下,偏偏吃相还很不错,自己是从小培养和后来的习惯,那么她呢?

    穆长宁不知道,但凡经历过死狗求学生涯的娃儿们,除非之后有意改变,不然这吃饭效率必定都是杠杠滴,而张陆离表示她刚从学校出来没多久,虽然有意识的开始修改,但一遇到穆长宁这种同道中人,这不就立刻暴露了。

    酒楼里的菜那必须是好吃的,张陆离这顿挺心满意足,最后小口啃着鸡腿,还不忘把剩下的那一个推到穆长宁面前。

    穆长宁捻起鸡腿看了一眼双眼完成月牙的张陆离,眉眼也弯了起来,然后低头啃起了鸡腿。

    然后等到两人鸡腿啃到快尾声的时候,隔壁突然传出一阵巨响,然后碗盘呯啉哐啷的破碎声,再接着就是一阵尖叫,然后就是一记撞击声,下一秒雅间和雅座之间的木墙破裂,张陆离拿着鸡腿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隔桌跳过来的穆长宁揽在怀里,瞬间退出十几米远。

    再看原本他们坐的地方,小方桌子直接被一个大……女汉子砸碎了,满桌子的残羹冷炙杯盏碗盘撒了一地,要是张陆离和穆长宁刚才还在那里,受不受伤,吓没吓到另说,两人的一身衣服肯定是报废了。

    张陆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拍了拍胸口:“哎呀,吓死我了。”说完靠着穆长宁接着啃鸡腿顺便围观,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想往身上摸手机,这种事件必须告诉全世界的围观党,然后手下摸到一片平滑肌里,再然后手被狠狠拍了下来。

    张陆离无辜的抬头看向脸又红又黑的穆长宁,这才后知后觉她刚才摸得不是自己,立刻摸摸鼻子:“我不是故意的。”

    穆长宁瞪着张陆离抿着唇,最后手往二楼扶栏上一撑,直接落到了大堂里,然后走人!

    “喂!长宁!”张陆离这才反应过来,穆长宁炸毛了,看了看二楼的高度快速目测调整好姿势,跨过扶栏往下一跳,虽然落地时歪了歪,但总体来说效果不错,看到穆长宁走出大门立刻追了上去,“长宁,长宁等等我啊!”

    不就摸了一下么?什么了不起!还是平的,了不起给你摸回来!

    张陆离一边追一边腹诽,不过她也知道这里礼教比较严苛,于是只能摸摸鼻子跟上去道歉。

    因为有人打架滋事,酒楼的掌柜小二们都堵在二楼,好不容易解决了,某小二才反应过来:卧槽!居然有人顶着那样两张脸跑来吃霸王餐!

    而另一边霸王餐的两人也正在车厢里较劲儿。

    张陆离死死扒着穆长宁的胳膊,一脸的你不原谅我,我绝对不放手的无赖样,穆长宁黑脸甩手,想把牛皮糖直接甩下来,但动作大了怕再把人直接甩马车壁上,动作小了根本甩不掉,只能咬牙切齿的掰张陆离的手。

    张陆离发觉穆长宁的力气是自己的好几倍,明明她的力气算很大了,但对方的力道更大,眼见手要被掰开,干脆直接一不做二不休,撒手改抱穆长宁的腰,穆长宁瞬间全身都僵了。

    “你原不原谅我?不原谅我就不撒手!”张陆离抱着穆长宁劲瘦的腰还紧了紧胳膊,示意自己的决心。

    穆长宁感觉到贴在自己身上的奇异触感,特别是两团绵软,原本的黑脸也变成了红脸,抿着嘴半响才发出有些艰涩的声音:“我原谅你了,快放手。”

    “真的?”张陆离抬头,因为刚才的无赖举动,她的头发散了,衣襟也歪歪扭扭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整个人瞬间就妖艳得不可思议。

    “嗯。”穆长宁别开眼点了点头。

    “好吧。”张陆离很果断的松手了,就在这时马车陡然一震,原本要起来的张陆离直接往前扑到了穆长宁的身上,然后整个人都趴在穆长宁胸口的张陆离懵了,穆长宁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