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穆长宁和陆离的马车走得并没有多快,大约半个多时辰后他们就已经隐隐听喧哗声了,透过马车的小窗子往前面看去,就能看到不远处火光冲天的一大片。

    没一会儿马车就停了下来,之后就听到良一的声音:“君上,公主,前面人太多了,马车过不去。”

    “嗯。”穆长宁应了一声就撩开车帘出了马车,陆离紧跟在后面跳下马车,穆长宁示意良一自己找地方停马车,然后才对陆离道,“下面过不去,我带你从上面过去。”

    “飞?”陆离鸡冻了,自从见识过穆长宁从屋顶直接掠过去的绝技后,她是一直念念不忘,想要跟着穆长宁学习,可惜轻功要么是有深厚的内力支持的,要么就是需要凭借敏捷借力而行的。

    内力什么的直接就不用想了,那个基本是要从娃娃抓起,寒暑不误的练气淬练身体才能练出来的,陆离已经过了练武的最佳年纪,基本没戏。

    再说那借力,虽然不需要内力支持,但也需要长时间的熟悉锻炼步伐,并且这种功夫比有内力支持的更加稀罕。

    穆长宁倒是有一套步伐,陆离也练了一阵子,发现和她自己本身跑起来有些相似,不过在速度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加成,最起码张大强妈妈追她已经从逮鸡仔的等级跳到了逮母鸡的等级。

    不过说了这么多,陆离现在的本事离飞檐走壁还是依然需要远目的距离,而且天气冷了穆长宁怕把陆离冻感冒了,所以陆离无论怎么撒娇耍赖帝卿大人都坚决不带她飞。

    “只是走屋顶。”穆长宁给陆离拢了拢披风,好笑的看着未婚妻哀怨的小眼神,清了清喉咙,“别闹,等天气暖和一点我就带你飞。”若是练功勤快一点,说不定等到天气转暖,一般的房顶陆离自己就能上去了。

    “好吧。”没有鱼,虾也好,权当慰藉慰藉。

    陆离点头的下一个瞬间就感觉身体一轻,还没有仔细体会那种凌空而上,潇洒纵云梯的感觉,两人已经站在屋顶上了,穆长宁率先往前跑去,陆离立刻紧紧跟上。

    陆离虽然轻功还是一个起步阶段,但是快速的走屋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更别说旁边还跟着穆长宁。

    武功这种东西虽然在这个时代也挺稀罕,但是那稀罕程度也就是个回头率的问题,再说大家现在的目光都被大火所吸引,所以尽管穆长宁和陆离很高调的在屋顶上飞奔,但真正在意的人并没有多少。

    等两人到了近前一看,好嘛,除了下面围满了人,人家的屋顶也趴满了人,除了看热闹的,还有站在梯子上拿着长竹筒救火的差役。

    另外近一点的地方,大家都在端水不停的浇着周围,防止火势借着风烧到旁边去,作为书院一条街,不管是前街还是后街,那都是人口密集的地方,甚至陆离昨晚上走的那条小巷子都已经被彻底推平了,毕竟围墙倒了大不了重砌,要是万一大火烧过来那才是悲剧呢!

    穆长宁和陆离就近找了地方吃午餐,等到了下午的时候,大火才有了熄灭的趋势,华灯初上时大火彻底被熄灭了,所有救火的差役都是手抖脚抖的样子,就这样众人还不能靠近被烧毁的地方,因为余温依旧高的吓人,随手丢什么东西上去都能给烘焦了。

    看了一天的大火,陆离也从一开始的目不转睛变成后来的漫不经心,不过也是这一天的时间大家都差不多知道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两家人估计全部都是死在大火里了,区别只是,是被活生生烧死的,还是被先杀后烧的。

    经过一晚上的西北风冷冻,第二天现场被清理出来了,除了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但人数完整的马家五口人之外,另有三具年轻男子的焦尸。

    通过几样配饰证实这三人都是这半个月来失踪的年轻男子,无一例外都养着宠物,而马家后宅原本的主人半个月前已经去往盛京了,据说是有亲戚要照拂苏家唯一的女儿,所以苏姑娘便趁着年前早早前往盛京去了。

    霍城主传来的意思是有人借了苏家的宅子藏匿掳来的男子,不过可能被马家察觉了,然后杀人灭口,最后放火焚尸。

    穆长宁并没有多过问,只是交给幕僚们讨论,他擅长的是行军布阵不是查案破案。

    陆离倒是当故事一样细细的看了卷宗,并且了解了一番马家和苏家的恩怨。

    两家的恩怨起于二十多年前的马老板兄长被宠物咬事件,得了狂犬病的马哥哥把过来看望邻里的苏家夫郎和儿子给咬了,最后自然是包括马哥哥在内的三人都死了。

    马家死了一个倒还能剩下一家三口,苏家却遭了无妄之灾,只剩下孤零零的母女两个,两家虽然没有大吵大闹,但也差不多是生死仇敌的地步。

    直到十年前苏夫人死了,两家的关系才缓和了一点,毕竟当时出事的时候苏姑娘还很小,十多年一过,记忆已经模糊了,再说马家心里是十分抱歉的,处处照顾孤零零的苏姑娘,并且把大儿子都许给了苏姑娘,可惜马老板的大儿子早早的就病死了,所以两家没有做成亲家,但关系却实打实好了很多。

    这次苏姑娘进盛京还把房子底价卖给了马家,只是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陆离倒是觉得这苏姑娘走的真巧,怎么看怎么可疑,但是苏姑娘撑死了才二十五岁,而群尸案最早的尸骨都有二十年以上,就算陆离再怀疑也不能说人家三四岁就跑去虐杀人家年轻男子吧。

    但还是很可疑!

    “长宁,你觉得呢?”陆离合上霍城主送来卷宗,文言文看起来稍稍有些磕磕绊绊但比以前要好很多了,不过这种叙事公文倒是比那些花团锦簇的文章顺眼多了。

    “看盛京有没有出事就知道了。”穆长宁正在翻越书架上的书信,把重要的都收起来准备带着走,普通的信件就留在王府。

    “万一要是出事了……那她三四岁……”陆离吞了吞口水,看到穆长宁意味深长的笑容,顿时福灵心至,“她的母亲?!”

    “嗯。”穆长宁点了点头,“我已经往盛京送信了,会有人专门盯着她,只要她有一丝异样我这边都会收到消息。”

    “这样啊……”陆离了然的点头,不过还是有些奇怪,“长宁你不说这些不归你管么?”这又是为什么突然这么积极?

    “殇州是我的封地!”穆长宁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是陆离还是可以看出这个笑容背后的杀气腾腾,敢在长宁的一分三亩地里搭台唱大戏,就要有准备被长宁连骨头带筋全部拆了的觉悟。

    陆离之后又在襄王府窝了一天才依依不舍的和长宁告别,虽然第二天就准备出发了,到时又能见面了,但是想到回去估计可能被张大强妈妈追着打,陆离就一点都不想回去,但不管怎么说都要回去和住了几个月的房间做个道别。

    走的时候,长宁给了陆离一封信,让她带给张大强妈妈。

    陆离带着怏怏的咖啡回到了家,看到张大强妈妈面带笑容却让她感觉异常狰狞的脸,陆离很果断的把信扔了过去,然后速度躲回自己的院子里,一直磨蹭到吃晚饭才出来,很意外的张大强妈妈虽然脸色不虞,但没有再找机会揍陆离,就算陆离又嘴巴跑火车,张大强妈妈也只是呵斥了一声,连一个爆栗都没有,这是在太不科学了。

    “娘,你是不是不舒服?”陆离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突然弃武从文我好不习惯。”

    “……”张大强妈妈磨牙,“襄王帝卿交代面圣前都不要揍你,免得毁了你唯一还算能看的脸,倒时今上如果不愿意赐婚,难免会再生波折。”

    “切——长宁才不会这么说,什么叫只有脸能看?我的优点多着呢!无论是琴棋书画、跳舞唱歌,还是管家理事、宴会统筹,即上得厅堂又下得厨房,简直是全能的好不好!”陆离一听最近都不会被松筋骨,立刻抬着下巴细数自己点亮的技能,那个嘚瑟的样子真是让张大强妈妈手痒得很。

    “大姐,你那些优点是对男子而言的,就算脸……”也是十足十的女生男相。如意同学对已经被养歪的自家大姐彻底绝望了,为什么学的都是闺阁男子该学的东西,还能说得如此洋洋得意?

    “啧。”陆离拍了拍被她彻底毁三观的妹妹,“是不是优点都是对于一个人的自身而言,就算是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看待都会有不同的见解,更何况优点缺点,除了大是大非,那都是见仁见智的。”

    “好像……很有道理。”如意有些犹豫的点头,虽然自己大姐说的不错,可为什么感觉她们的话题档次突然拉高了许多?

    净初美人:╮(╯▽╰)╭貌似看见了当初的自己。

    “本来就很有道理,你看啊,肆意张扬是不是缺点,但也可以说成真性情,敢爱敢恨,性格鲜明。”陆离见如意虽然有些迟疑但最后还是点头后,继续道,“再比如说,平民娶夫郎看的是家务事是不是一把好手,最好地里的事都能来得。但贵族娶夫郎,则需要识文断字,掌家理事,管理内院,至于会不会做饭则无所谓,地里的活更是排除在外,是不是这样?”

    “没错。”净初美人最后没抗住和如意一起跟着陆离前往新世界的大门。

    “大姐说的是。”如意也点头赞同。

    “那你们说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掌家理事都来得的贵族男子如果嫁到了平民家里,不会做饭洗衣,不懂侍弄家畜,甚至农具都没见过,那么这时候他的优点是不是就全部变成了缺点?”陆离做出最后的结束语,“所以一般结亲所说的门当户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净初美人和如意同学同时点头,等到陆离心满意足的回自己的院子后,两人才皱眉……这话题为什么最后会到【门当户对】这四个字上去?

    一开始不是在说他们大姐的那些优点,对于女子来说都是不对的,这个严肃的话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