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歪楼忽悠成功的陆离一夜好眠,第二天早早醒来穿戴整齐,就等着出发和王府的车队汇合了。

    因为最后是要并入王府车队的,所以张大强妈妈和美人爸爸都主张一切简,除了随身细软其他的东西都等到了盛京再添置。自家虽然算不上多富贵,但添置家当还是绰绰有余的。至于家里原来的那些大件东西,则全部留下来转给了租客,丫头和小厮也只带上签了死契的,免得人家骨肉分离。

    穆长宁出行的马车是特意收拾过的,在不违制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加宽加长加大,据说还是以当初穆长宁上战场坐的车驾为原型变化而来。

    穆长宁当初的座驾虽然是为了他精细的日子特意打造的,但是到了后来未尝就没有造势的嫌疑,甚至最后说不定人家还指望着这舒适华丽的座驾,能憋屈死敌方的那些将领们。

    当今圣上曾今还下旨,只要襄王帝卿的出行排场不过了帝王规制,可以随便怎么折腾。

    可想而知襄王帝卿的座驾有多么的夸张了,八匹大马分两排站在马车前呼哧呼哧的吐着白烟,马车厢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小房间,别的马车需要踩着板凳上去,这里直接就架了把小梯子。

    “陆离。”穆长宁听见亲卫报陆离来了立刻撩起了帘子,一下子就看到陆离微微仰头张嘴发呆,听到他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立刻扬着笑容顺着梯子几步登上马车,很是兴奋的道:“长宁这马车真棒,跟着长宁我果然是有福了!”

    “陆离喜欢?”穆长宁的起居都是由苏嬷嬷和近侍们打理的,这些人无一例外,不是从小跟着他的就是今上送来的,各个以让穆长宁活得最舒适为己任,能讲究的地方绝对不将就。

    “房车啊,最舒服了!”陆离进了马车就从头到尾逛了一遍,总体大小大约在二十坪左右,宽三米,长度在七米左右,隔成从内到外的三间,最里边就只横放了一张大床,中间的大小和普通马车差不多,最外面小一点是丫头小厮呆的地方,不但如此这马车还是双层的,虽然上面十分矮,人是没有办法上去的,但是却可以放置很多东西。

    “房车?”穆长宁一琢磨还真是十分形象,“陆离这两个字甚是精辟!”

    “那必须的,啊……对了,长宁,那个什么什么王女呢?”陆离双眼发光的看着长宁,“不是说了要和我们一起前往盛京的么?怎么没有见到人?”对于这里的游牧族,特别是被穆长宁打残的外族陆离围观的兴致是相当高的。

    “克兰部王女。”穆长宁看到陆离如此感兴趣的样子嘴角轻弯了弯,他见过她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凭空书写逻辑严谨合理的历史长歌,见过她淘气耍赖让人哭笑不得又生不起气的样子,也见过她傻里傻气故意嘴欠被自己母亲追着打的样子,更见过她对着自己撒娇神形具媚妖娆得像一个妖精的样子。

    也见过她偶尔不经意的茫然,似乎有一种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无措的样子,也见过她在大街上笑得肆意张扬,结果被众人围追堵截狼狈飞奔的样子,更有她看着自己那毫不掩饰的,痴痴沉迷的样子。

    每一个样子的陆离都让他心弦颤动,就算偶尔有一两面觉得略诡异,但相处下来却觉得和自己意外的和谐,就好像是为了彼此量身定制一样。

    不过无论陆离有多少个样子,他最喜欢的,就是她拉着他漾着笑容兴致勃勃凑热闹的样子,即快乐又鲜活。

    穆长宁发现陆离十分喜欢看热闹,十分喜欢凑热闹,但她自己本身却并不喜欢和热闹沾上多少关系,简单地说她就是很喜欢看别人的热闹,但是自己却不怎么喜欢引人注意……嗯,这么说有些不对。

    或许说她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更确切一点,无论做任何事情她都很自然,自然的得明明是那么的不同寻常,但别人却生不出看热闹的心思,仿佛要是看了这个热闹,或者议论了就会表明自己少见多怪,没见识一样。

    并且似乎整个张家,嗯是章家都是这个样子,就连原本他以为可能会出现波折的婚事也顺利的难以置信,章家接受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似乎这一家子都是反应很快适应十分快的人。

    就好像陆离的弟弟张美人,其实他来王府之前他们不过见过一次,但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张美人已经毫无障碍的叫着他姐夫,态度既亲热又不带丝毫的献媚讨好,当时的他虽然面上不显,但其实在心里很是惊讶,有种……果然是陆离的弟弟这种感概。

    “对,就是那什么克兰部的王女,是不是长得很威武?怎么没有和我们一起?”陆离盘腿坐下后就开始拿着本子刷刷写起来,她现在写的是大宋最有名的传奇皇帝【仁宗赵祯】。

    对于他的生平事迹后世的每一本史书都是大书特书的,基本每一个读历史的都能倒背如流,而那个时代也的确是一个相当神奇的时代,虽然史料证据因为后来大宋的覆灭几乎没有留下,很多当时已经十分相先进的科技也全部湮灭于历史长河,但是正史和野史都保留大量的关于那个时代的传奇故事。

    几乎每个人看到那个时代的正史和野史,都能想象当时那个时代的繁荣和昌盛,以及仁宗皇帝和那一群青史留名的小伙伴们,肆意张扬又热血彭湃的生活。

    凭一己之力领先整个世界一千年……这群人绝逼都是穿越的!

    每个读历史的都这样信誓旦旦的说着,但可惜的是无论他们怎么肯定这个猜测,都没有足够的历史证据,一切的一切都被后世的不肖子孙败落,盛世所有的繁华最后也都被游牧民族的铁蹄所踏平消失于世间。

    大宋王朝虽然比其他200到300年的王朝多延续了300年,但是600年后也毫无悬念地淹没于历史长河中。

    仁宗赵祯是个苦逼,作太子时是个好太子,但是对于太子妃而言却是个渣男,当然那个时代基本都是渣男,只是这个渣男在太子妃死后即使登上皇位也没有再另外立过皇后,甚至太后一过世就遣散了后宫,独自度过了剩下的四十多年岁月。

    这位传奇的帝王最后除了早年太子妃所生的一个公主外,再没有其他子嗣,连最后皇位都传给了弟弟的儿子。

    不但是陆离费解,凡是研究过这一段历史的都很费解,觉得这仁宗皇帝简直是有病。

    “克兰部的王女不敢进城。”穆长宁拿起陆离似乎完全不过脑子就写出来的东西看了起来,“襄铃城安定下来还不到四年,克兰部虽然当初在攻占真无时只是小角色,但是襄铃城里的每个人都和他有着血海深仇,除非克兰部王女易服进城,不然只怕在城门口就被百姓一人一脚踩死了。”

    “嗤——这么凶残。”陆离光是想想就乐了,“这里确实民风相当彪悍。”

    “嗯……陆离,我觉得这一篇似乎和以往的都不一样。”穆长宁也不否认,这里确实民风非常彪悍,他也乐意看到这种风气,虽然时常需要军队出场镇压,但是这也同样可以震慑四周有些缓过气来的游牧族。

    “嗯?”陆离刚写到仁宗皇帝的晚年,闻言抬头正好看到穆长宁拿着她刚刚写好的在看,“怎么不一样?”

    “这一篇到这个英宗皇帝还很正常,但是这个仁宗皇帝实在颇为异常,陆离很喜欢这个人物?”不然何必用这几乎有些神化的故事,来破坏原本合理严谨的历史故事?

    “还好啊……真的很异常?不合理?”陆离虽然写得是她那个世界的历史,但是在这世界来说只是一本故事而已,但因为写的是真实的历史,所以不可避免的,陆离一开始的基调就比较严肃,但是仁宗皇帝一出现,整个画风就全不对了,就好像一部历史正剧硬生生在半路插*进去一段升级流爽文的感觉。

    一个赵祯可以毁了真无八千年帝王史,也真是给跪了!

    “嗯,有一些。”穆长宁见陆离有些苦恼,反倒觉得自己多事,反正是故事,不管多像历史,它也还是故事,既然是故事,那么就不需要如此较真,只是……

    果然是之前的故事给人的感觉实在太有历史的厚重感了,所以这突然变化的故事走向真的有些接受不能。

    “长宁说的真谦虚,是完全画风不一样了吧,我知道。”可知道归知道,难道还能直接把仁宗赵祯这一段直接剔除?那后面根本接不上了啊!陆离自认还没有这个本事,在剔除了这一段异常画风的内容后,还能自然的过渡过去。

    “画风?”穆长宁又听见新词,不过联系陆离和他之前说的话,他隐隐有些明白这里的画风,大约是所有一切外在内在的一个统称词。

    这个仁宗皇帝和之前其他的皇帝都不一样,于是陆离说,画风不一样。

    “作画的风格,但我这里的意思又有些不同……”陆离咬着笔杆想要怎么解释这种延伸意思的词,不过刚咬住就被穆长宁握住了下巴,笔也被拿掉了,穆长宁的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长眉扬起样子颇为自信:“陆离无需为难,你且说着我只听着便是,至于意思……我想我大约能明白。”

    “你明白?”陆离也扬起眉漂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笑容漾起。

    “嗯……确实不太好解释,但如果我的理解正确,这个词可以这样用……比如,我的画风和这世间的其他男子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