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今上苍离虽然调了宁王带领禁卫军亲自去接穆长宁,但是到底为什么这么大张旗鼓,然后襄王帝卿又为什么这么狼狈的回京,朝堂上的大臣一个都不知道,当然或许有知道的,但这个时候也当做不知道。

    甚至下朝后为了撇清关系连互相打探寒暄都小心翼翼的。

    苍离在大殿的前面平台上走来走去,时不时就往下看看,大内总管向丽海也是不停地往下张望,没一会儿就有小宫侍抱着织锦的滚毛披风过来,向丽海立刻抖了抖就要上前给苍离披上,哪知道苍离抬手一挥挡掉了:“朕不冷。”

    向丽海因为帮苍离打开了穆长宁传过来的纸条,所以目前是唯二知道穆长宁将要带玉玺回来的人,自是理解自家陛下那颗就算在西北风里也依旧火热的心,但是这披风却是一定要披的,要是得了风寒她们这帮在旁边伺候的那可是万死不辞。

    “陛下就算不冷也要披着。”向丽海刚一说完苍离就瞪了过来,结果总管大人舔着老脸妩媚一笑,“陛下,您要是被襄王殿下看到就穿这样站在外面,来年的今天就是我们这一票内侍的忌日了,还请陛下可怜可怜奴婢们的小命。”

    “……”说得可怜,不就是在警告她,要是给自家兄长看到自己不爱惜身体,说不定今儿下午就要被兄长抽得直接下不来床了?

    到时候整个皇城都知道时隔十几年,陛下又被帝卿抽得下不来床,啧,这辈子加下辈子都没脸见人了!

    苍离虽然觉得自家大内总管居然有胆子拿兄长来压她十分憋火,但还是乖乖配合披上了披风,因为即使过了十多年那顿被追着抽的鞭子她还是记忆犹新的。

    苍离刚系好披风就看到一辆车撵拐了进来,然后帘子被撩开,一年不见的兄长扶着扶手优雅的步下车,这才抬头看了过来。

    “皇兄!”苍离脸上一喜,立刻提着明黄色的前摆快步下了台阶,穆长宁一看直接气一提飞快的掠了上去,苍离一段台阶都没有走完,穆长宁已经在她下面的平台落定了,脸色淡淡的一撩长摆单膝跪了下去:“苍华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了,免了,皇兄快起来。”苍离见兄长跪在自己面前,脸上的笑容有些酸涩,不过也只是瞬间,立刻就又下了两个台阶亲自上手把人扶了起来,“一年未见妹妹对皇兄甚是想念,皇兄一切可还好?”

    穆长宁站起身看着帝王威严一日重过一日的妹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谢陛下关心,长宁在襄铃一切都好,倒是陛下这一年未见似乎更具威严了。”

    “当真?”苍离眉梢扬了起来,见穆长宁笑着点头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得瑟,立刻又有些不好意思,“皇兄先和我进殿,我们好好谈。”

    “好。”穆长宁很是顺从的跟着苍离一起进了大殿的偏殿。

    大殿是平时皇帝和朝臣们商议国事的地方,偏殿同样也是,只不过没有那么正式。

    两人分首次落座后,向丽海立刻招呼小内侍端茶倒水,知道穆长宁一路日夜不息进京,从接到消息就吩咐了炖了汤,这会儿正好端上来。

    穆长宁对着向丽海点了点头,才低头喝汤,耳边就是自家妹妹叽叽喳喳各种问题,过了一会儿,苍离离了自己的座位挨到了穆长宁边上凑上去低声道:“皇兄,玉玺呢?”

    “……忍不住了?”穆长宁慢条斯理的放下碗后,见妹妹嘿嘿傻笑才接着道,“东西不在我身上。”

    “哦……诶?”苍离瞪大眼确定自家兄长不是骗她后,眼神闪了闪,“该不是在我嫂子那里吧。”

    向丽海正好出去接了托盘,端着饭菜进来,听到苍离的话差点把托盘直接扔出去,她还记得自家陛下拿着襄铃传过来的消息,一脸幽怨的说哥哥被野女人拐走了的样子,那个咬牙切齿地说着绝对不会轻易承认这个嫂子的,怎么也要折腾个三五七道出来才算完。

    一开始自然是嫌弃张陆离的身份不够上档次,长得也不甚合心意,觉得各种委屈了自家惊才绝艳的兄长。

    后来华国公向陛下呈情寻到了失散了二十多年的孪生姐姐,这下出生不显的张陆离成了华国公府的嫡长女章晚,好了身份有了。

    就在众大臣万分震惊过后,暗搓搓的准备打听这位嫡长女的婚配问题时,华国公气都不喘的为侄女向襄王殿下提亲了,看到朝堂上那一众面色各色的大臣,别说陛下了,就是她心里也十分乐呵。

    让你们嫌弃我家襄王殿下,看看现在,华国公府的嫡长女,除了皇室宗亲,整个盛京的贵女就没几个身份及得上,这都哭着求着要当我们襄王殿下的上门媳妇了,可见朝堂里的大臣们都是眼睛瞎的。

    那时候陛下都眉开眼笑了,但是依然提了好些苛刻的条件,就算这样也没有爽快地答应华国公,可见陛下高兴归高兴,但对于抢走兄长的野女人还是很讨厌,现在居然【嫂子】两个字脱口而出,真真是吓死总管大人了。

    “嗯,在陆离身上。”穆长宁听到苍离的那一声嫂子极其自然的点头,“陛下,微臣的襄王府久未居住,可否请陛下让人收拾一下。”

    “皇兄要住宫外?”苍离还没从玉玺还没进京中缓过来又遭受了一大打击,“皇兄的【华云宫】我一直让人仔细打理着,为什么要住在宫外?”

    “宫里规矩太大,陆离性子跳脱恐怕住不惯宫里。”穆长宁知道陆离能静下心的时候在小地方很是呆得住,但若是这宫里,她虽可能有兴趣进来溜达一圈,但要说住在这里怕是不愿意的。

    “呃……”苍离眨巴眼看着神情自然的穆长宁,顿时泪牛满面,哥哥彻底被野女人拐走了,她果断已经被抛弃了qaq。

    说好的互相扶持相亲相爱的好兄妹呢?

    “陛下?”穆长宁见妹妹不出声只是看着自己提了提声音,苍离晃了晃神后才颇为忧桑的点头:“我,我知道了,我立刻让人把襄王府收拾出来。”

    “嗯。”穆长宁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自然的道,“就照大婚的样子布置吧,省得到时候换来换去也费事。”

    苍离:qaq。

    穆长宁和苍离又说了两句之后,就扔下想泪奔的妹妹回自己的【云华宫】休息去了,等他睡醒了起来,他还要赶着去接陆离呢。

    再说陆离那边一开始那是很清闲的,但是没多久就有受了伤的亲卫和暗卫陆陆续续回来,这不但把众人吓了一跳,陆离更是晚上都睡不着了,如果不是带回来的消息都说穆长宁没事,陆离都想把玉玺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捅出去了。

    接下去的时间陆离不但白天坐卧难安,晚上也是辗转反侧,即想有亲卫和暗卫回来告知她穆长宁的消息,又怕这些回来了,穆长宁身边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心里那个纠结啊真是没法形容。

    好在七日之后就传来确切的消息说是穆长宁已经安全回到盛京了,陆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写字的兴致又来了。

    【大宋】已经顺利的完结了,陆离就开始写仁宗赵祯颇为传奇的一生,当然还包括那些名声大噪的小伙伴们。

    这天陆离正写到仁宗皇帝的小伙伴之一,有名的帅哥剩男名捕明朗,刚一张纸写到最后,提起笔沾好墨准备添数,车驾就突然停了下来,而且似乎因为车驾停得很突然的缘故,所以有了些颠簸,默写出来的明朗的资料就因为滴上了墨迹而彻底报废了。

    陆离放下笔,小心的用镇纸压好报废的纸,才站起来撩开布帘走到外间,咖啡原来是坐在小板凳上的,这会儿立刻上前给陆离撩开车帘。

    “公主。”穆长宁进京的消息确认后,良一她们就不再假装穆长宁还在了,而是有什么事儿都来告知一声陆离,需要顶大头的时候就去找赵凌之,比起陆离现在妾身未名,到底宁王世女的名头响亮的多。

    “出了什么事了?”陆离看到不远处的城门围满了人,此刻天色已晚,本来是要进城休息,然后从南门继续往东南方向赶往下一个都城,不过此刻不知道会不会被耽搁了。

    “属下已经派人前往询问。”良一才刚说完就有亲卫策马而来,远远就下马奔过来,双手一礼,“公主、都尉,前方城门口有得讯的官员前来迎接,另外有两户人家攀阴亲这个时候正送新娘棺材进城,现在被拦在城门口,城里那边也有一个看时辰出城正要扶灵回乡大户,这会儿三拨人和进出城的老百姓搅在了一块儿,正乱着呢!”

    “……”陆离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再加上他们这一队人马,也还一路撒着纸钱,今儿这城门口可有够晦气的。

    “这都什么事儿啊!”抬棺材弄得跟赶集似的,一家挨着一家。

    “我们之前是不是经过一座寺庙?”陆离虽然一直窝在车厢里,但是到了什么地方良一都会在外面提上一句,马车壁上更是挂了好些地图,每到一个地方陆离也会很感兴趣的把那个地方的地图放下来,下面用两个小坠子挂住,然后问问良一当地有什么有名的风景名胜,自己在记下来。

    因为陆离估计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是会跟着穆长宁一起回殇州镇守襄铃的,于是到时候和穆长宁可以沿路一路走一路逛。

    而就在之前良一提到一座挺有名的寺庙。

    “是【宏觉寺】。”良一闻言立刻回答,“公主的意思是?”

    “请宁王世女辛苦一些,送永静王的棺椁暂停【宏觉寺】,大使队和边军精兵们再往后退一点找个地方扎营,我爹娘他们也停在这里,亲卫们等这里安排妥当了再跟我一起去【宏觉寺】。”

    “是,公主。”良一想了想又道,“那城门口那边?”

    “那些大人是来迎接长宁的?”陆离拾阶而上自己撩起车帘,听到良一应是才接着道,“那长宁在么?”

    “……君上不在。”

    “很好,那跟我们还有什么关系么?”又是扶灵回乡的,又是冥婚的,快过年的他们这边就已经够郁闷了,但毕竟算是长宁的长辈还是亲人,这是人之常情,但自己凑上去找晦气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是,良一明白了。”良一想了想,貌似还真的没啥大关系,于是抱了抱拳就去后面寻赵凌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