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最前面马车上高大的中年女子扬着眉,目送穆长宁一行人离开,扯了扯嘴角对着边上的男子道:“幸亏我们动作利索,不过就苍华这个样子,我们这位公主的分量可大了!”

    “殿下说的是。”男子躬身应是,他们得知襄王帝卿离开到现在不超过十天,而这点时间别人还不一定能从这里到盛京,襄王帝卿却硬是跑了一个来回。

    躺在棺材里的陆离自然不知道,就在刚刚她和穆长宁擦肩而过,在她的想法里穆长宁就算要回过来接她,那最少也要再过上几天,谁都想不到穆长宁只是睡了一天一夜之后,就又快马加鞭的带人回转过来,连苍离想要多留几天让兄长多休息休息也没有拦住,为此陆离在不知道的地方又被皇帝记了小黑账。

    穆长宁这次带人走的是官道,因为官道平坦沿路又可以在驿站换马,并且也不用时时警醒戒备,虽然和之前的日夜兼程比速度慢上了两天,但穆长宁的精神气却好了不是一点半点,这样跑了六天就顺利的碰到了驻扎在城外的车队。

    穆长宁追上车队之后才知道,陆离和赵凌之带着永静王棺椁来了宏觉寺,所以不过去问候一声章氏夫妇就又回转前往宏觉寺。

    这边穆长宁正往宏觉寺赶,那边宏觉寺偏殿里被放倒的众人也一个个醒来,赵凌之带着人把四周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偏殿,结果就发现所有人都好好的,只有陆离不见了,那脸色就跟外面的夜空一样黑得是那么纯粹。

    这里的谁都可以不见包括她自己,唯独这位张家大小姐不能不见,如今可叫她怎么跟襄王帝卿交代?想到穆长宁可能的反映赵凌之就反射的一个哆嗦。

    而此时主持大师被告知贵客正四处找人,领着一个小神眷面带疑惑的捏着一封信从远处走了过来,发现这么久了贵客们居然还在偏殿里,面上的疑惑更重了,抬步走了进去,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片狼藉的偏殿,所有东西都被砸的乱七八糟,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脑袋掉到膝盖上的神像:“这……这……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小王还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了!”赵凌之正焦躁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主持进来正好撞到了枪口上,只见她一把逮住主持的衣襟,“说,你们把张姐姐弄哪里去了?你知道她是谁么?你就不怕整个宏觉寺都被襄王铲平了?”

    “贵客你在说什么?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一直在前面接待师弟的女儿,我还想请问贵客,我寺的偏殿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主持也是很火大,她才离开多久,这群人就四处找人惊扰全寺,而她家最大的偏殿就被砸烂了,凭你是什么贵人什么小王,也不带这么不讲理的!

    “她砸的。”赵凌之把依旧捆成一团的魁梧女子提溜了过来。

    “你不是那个结阴亲的……你怎么在这里?”主持一愣立刻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人了,对着脸色铁青的赵凌之道,“这人是昨儿个寄宿在寺里的,说是要等今天看好了时辰去迎新娘的棺椁,因为今日误了时辰所以已经连夜走了。”

    “你去后边通知良一,你带着剩下人去追。”赵凌之则拖着女子往外走拎着腰带就把人往大殿前面的放生池边一扔,就这点时间良一已经已经踏着大殿的屋顶直接过来了,扑上来就握住赵凌之的双肩,急得都快哭了:“世女殿下,我家公主怎么不见了?不是和您在一起的么?怎么不见了?到底是怎么不见了!”

    随后赶来的几个亲卫举着火把把四周所有的烛火都点亮了,脸色在烛火下难看的犹如厉鬼,她们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家君上的怒火。

    “我们被药晕了!”赵凌之指着脚边的女子道,“这个应该是同伙,是她先袭击张姐姐的,她被张姐姐打伤后我们就全部被药倒了!等我们醒过来张姐姐已经不见了。”

    “谁不见了?”清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众人看过去正是踏月而来的穆长宁,一身锦缎黑衣的穆长宁面无表情的快步走了过来,环顾了一遍四周没有看到心心念念十多天的人,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提了音量再问了一遍,“谁不见了?”

    通通通,良一和亲卫们马上跪了一地,赵凌之作为唯一一个还站的人盯着穆长宁已经带上杀气的视线,咽了咽口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包括在城门口搅在一起的送葬队,阴亲队和官员们。

    在赵凌之看来这些都是导致陆离失踪的推手,如果他们顺利的进了城那么绝不可能会有人能在不惊动人的情况下带走陆离。

    “……”穆长宁低下头看向被捆成一团的女子,双眼眯了眯抬起一脚直接把人砸进了已经一塌糊涂的偏殿,跟着穆长宁一起过来的护卫立刻进去查看,然后把已经没气的女子提了出来,穆长宁扔下一句【剁碎了扔进护城河】转身就走,在场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殿下,襄王殿下……”主持一开始是被来人的身份吓到了,后来则被穆长宁轻描淡写直接要人命吓到了,最后又被对方剁尸的吩咐骇了一大跳,不过同时也惊醒了过来,立刻递上手里的信,“在下刚才在房间发现一封书信。”

    她不知道这封信和现在这些事情有没有关系,但是这封信出现的时机实在太巧了,不得不让她多想,更何况这封信的信封上写的是纳尔笃文字,纳尔笃是当年草原的第一大部落,曾经一度称王,并且有自己的文字和习俗,当然在五年前被眼前这位襄王帝卿带兵直接灭族了。

    良一立刻上前接过信,快速的查探了一遍才小心地拆开,然后交到了穆长宁手里,穆长宁就着大殿里外面点起的火把一目十行的扫过纸上的内容,看完后反而脸色好了不少,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对着赵凌之道:“子恒。”

    “长宁哥哥。”赵凌之听到自己的字并且是从穆长宁嘴里出来,下意识就挺腰站直了,连小时候献媚的称呼都冒了出来,实在是当年作为男子的穆长宁,在学业上把这群女孩子碾压的□□,然后又在武学上碾压一遍。

    教导这些天之骄女的老太婆们动辄就用无语的目光看着这群身份高贵的姑娘,然后一边又一边感叹穆长宁为啥不是女子,从小到大被学霸哥哥碾压的皇室女孩子们的心酸实在不能为外人道也。

    “今天以后你来负责车队,我把一千精兵留给你,另外的人我都要带走。”穆长宁说到这里顿了顿才接着道,“你只要护着我们自己这边的人就可以了,至于克兰部不必去管他们,当然若是他们敢有异动也不用留情。”

    “是。”赵凌之立刻点头,“那永静王的棺椁该如何?”

    “这个不用你担心。”穆长宁见赵凌之欲言又止最后垂下头,想了想接着道,“盛京永静王府会有人来迎,今上也会派人过来,我会留两个人守在这里。”

    “……”没料到穆长宁会解释给自己听,赵凌之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是,妹妹知道了。”

    “嗯。”穆长宁点了点头,“章家人送到华国公府,这一路上就指望子恒了。”

    “定不负皇兄所托。”赵凌之深吸一口气沉声应了下来。

    “良一,留两个下来守着永静王的棺椁,然后护送宁王世女前往营地,点齐一千精兵过来,告诉本王的岳母岳父本王和陆离单独走。”穆长宁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告诉章家夫妇。

    “是的君上。”良一立刻带着两个人护送赵凌之走人。

    “主持。”虽然天很暗但穆长宁还是一眼就看到被砸得乱七八糟的偏殿,要不然他也不会把人往那里踢了,“可有纸笔?”

    “有的,大殿就有。”主持立刻躬身回答,“殿下请跟在下来。”

    穆长宁跟着主持来到大殿,因为经常有有神眷记录功德所以笔墨纸砚都是现成的,穆长宁提笔蘸墨就在纸上沙沙的写了起来,完了拿出自己的随身印章盖上章,这才抬头对着住持道:“主持拿着这个去找这里的城主,若是不照办,来年本王从盛京回襄铃时就来亲自拜会她。”

    主持双手接过穆长宁的手令立刻躬身一礼到底:“殿下仁心,谢殿下恩德,女神会护佑殿下和公主,在下见公主眉宇明朗笑容开阔,乃是贵人之相,定会福寿绵长,遇事也必定能化险为夷。”

    “承主持吉言。”穆长宁虽然知道主持在说好话,但是不可否认心里轻松了不少,抬头看着面带慈悲的神像好一会儿才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到后面给永静王上了一炷香,这才带着剩下的人离开宏觉寺。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陆离已经确定自己身边应该没有什么人的,她睡的棺材似乎是被单独放在一辆车上,好吧,一般而言都是单独放一辆车的,就算有人也就是前面赶车的,所以只要不弄出声响是不会有人发现她一直醒了这件事。

    棺材里黑乎乎的陆离只能小心又小心,不过事实上,这个棺材里除了她之外,只剩下一面小铜镜,半把梳子,原本塞在她嘴里的玉佩和头边的小熏香炉,哦,还有脑袋下面硬实的枕头。

    陆离还把自己从上到下摸了一遍,手臂上短匕首还在,藏着钢丝的发箍也还在,不过鞋子脚上的鞋子被换掉了,想当然两把长匕首是没有了。

    突然身下的轱辘声停下了,颠簸也停下来了,陆离立刻把玉佩塞回嘴里握好铜镜和梳子躺端正闭上眼睛,果然没一会儿就感觉到了一阵亮光,并且比之前亮很多,原来不知不觉外面已经天亮了。

    “老三你赶车当心点,里边躺得可是活人,这颠得熏炉都移位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陆离的头顶响起,说出来的话把陆离惊了一身冷汗。

    “知道了,二姐。”老三很敷衍的回道,“快把熏炉灭了,别等下我们大家都躺下。”

    “我这不是正在灭么。”

    “动作快一点,等襄王帝卿反应过来我们谁也跑不掉。”是最开始貌似领头的那个女子的声音。

    “是,殿下。”二姐立刻应声。

    “殿下您不是送了信么?还有结阴亲的那队人在那里,襄王帝卿能注意到我们?”老三想起这次他们可是费了不少周章,为此殿下的养父不惜自杀以成全殿下。

    “万事小心为上。”被称作殿下的女子低喝了一声,立刻听到好几个人应是,没一会儿陆离就感觉自己被架了起来,然后外衣剥了,鞋换了,脸也擦了,手里嘴里的东西也拿走了,再然后被盖起来背着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