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穆长宁有些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有种有种怎么说呢?就是原来世界是如此美好的感觉。

    就因为他刚刚听到的消息,陆离居然……居然有月事!

    这表示什么?这表示他和陆离是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穆长宁这一生可以说是享尽了荣华富贵,所有男子该有的他都有了,没有的他也有了,所有男子能做的不能做他都做到了,但只有一道伤疤是他这辈子藏在心底永远不想揭开的,那就是他不能孕育后代。

    创*世女神给了这个天下所有人孕育繁衍后代的本能,这种本能无论男女都具有,但是他却因为自己的轻敌被敌人剥夺了这个本能,最初受伤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军中每天都有人受伤每天都有人死亡,他虽然是第一次受伤还颇为严重,但性命无忧,除了对于自己错估对手垂死挣扎的反扑力度感到一点懊恼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想法,或者说近十年的战争生涯已经把他磨得淡定的不得了了。

    但就算如此在伤势渐好后听到随行太医的请罪【殿下胎衣被毁,医药已经枉然】时,他还是愣了。

    他虽然领兵打仗了近十年,说实话看惯了军营里的女子们,早年那颗少年心上的粉红色早已经退得干干净净,他甚至早早想好了,以他现在的名声想要一个多么惊才绝艳的公主是不可能的,一来他不想公主因为太过埋没而对他心存怨恨,二来他也不耐烦和心思深沉的贵女们歪缠,但也不愿意寻个纨绔恶心自己。

    所以他从上战场的时候就想好了,等到战争结束就寻个看得过眼的平民女子招为公主,然后生一两个孩子,若是那女子还行就这么过着,若是不好就送她走,这样反而便宜。

    可是他现在……

    就算当时的他已经心性坚定,也瞪着眼睛盯着房梁整整一个晚上。

    在此之前,穆长宁一直很肯定的认为他和陆离是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的。

    因为如今除了一些遵守古礼的大世家,天下间真正由女子来负责生育的几乎没有了,除了男子较之女子在生育方面条件更好之外,主要还是因为女子在这个世界占有主导地位,所以她们很忙很忙,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在十月怀胎上。

    虽然现在还是有很多贵女会到大婚前才绝育,来显示对男方的尊重,但更多的还是为了正统血脉的传承,只是那多半都是一个形式,不会有哪个女子认为自己将来要生孩子。

    穆长宁遇到陆离的时候就知道陆离已经二十开外了,虽然年纪算不得大,但是如果碰到成亲早的,不定孩子都有好几个了。

    再加上真无有平民五岁,贵族十五岁女子绝育的习俗,所以穆长宁从来都没有觉得会有【一个二十多岁的老女人还没有绝育】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一个快三十岁的老男人和一个二十多的老女人,不会有孩子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但是现在陆离告诉他她还有月事!

    这个巨大的惊喜把穆长宁劈得晕晕乎乎。

    “长宁……你还好吧。”陆离先还被穆长宁盯得莫名其妙,没一会儿对方的眼神直接飘了起来,略带恍惚的远目,果断彻底是走神了。

    “长宁。”陆离抬起一只手在穆长宁眼前晃了晃。

    “陆离……”穆长宁回过神就把陆离抱进怀里,陆离一懵,虽然她是知道穆长宁应该是喜欢她的,当然她也是喜欢他的,但是穆长宁的生长环境和这个世界的大规则,让他并不太常会用行动来表达这种喜爱,虽然她觉得他应该是很喜欢和她亲密一点的,但这种心情和他从小就被灌输的礼法有冲突,所以一直以来穆长宁都不怎么主动。

    别看穆长宁呆在全是女人军营里整整十年,但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先别说普通的士兵根本接触不到穆长宁,就说因为身份的认知问题,穆长宁都从来没有当那些女兵女将是真正的女人,她们对于他而言,是他的下属,是他苍氏皇族统治下的百姓,是他为妹妹,为自己,为整个皇室守护江山的工具。

    其实对于陆离来说,他能被动地接受她时不时的亲近,她就已经很高兴了,从正式定亲后,穆长宁主动伸手抱她绝对不不超过五次,每一次都是因为她实在让他着急了,情急之下才会出现这个动作。

    一般而言穆长宁都只是在她投怀送抱给予一些回应,甚至连亲亲都基本是她偷袭的,穆长宁只主动低头亲过她一次,这让她一度很焦急,为什么穆长宁不亲亲她呢?她很喜欢啊!

    不过后来发现她只要每次偷亲到穆长宁,穆长宁都要脸红脖子粗地绷着脸好久,就知道他其实也是很喜欢的,只不过因为碎他的三观,所以他才不主动。

    “长宁,到底怎么了?”陆离伸出手回抱穆长宁,从穆长宁怀中略微抬头就看见对方脸上的表情很有些复杂,明明嘴角带的笑容都要醉死人了,眼眶却是红红的,眼角甚至隐约都能看到泪光闪烁。

    “陆离,我早年在军中伤了身体,所以是不能为陆离孕育子嗣的。”穆长宁的声音哑的很,细微中还能听出哽咽,当初那把插在他小腹上闪着幽幽蓝光的匕首,直到现在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哦,我知道啊,以前就说过了啊,怎么了?”陆离不懂穆长宁怎么又突然提起这个话题了,说实话男子生孩子什么的陆离还是觉得太毁她的三观了,特别是像穆长宁这种男子,她只要想一下穆长宁挺着大肚子的样子,陆离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所以真心的她非常不喜欢这个话题。

    “那……陆离会不会愿意生一个我们的孩子?”穆长宁这句话说得很小心,并且脸绷得紧紧的,整张脸都红了。

    “这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本来不就应该我生么?”陆离略有些奇怪的看着穆长宁,得到穆长宁同样有些奇怪的眼神,神情顿了顿立刻顿悟,“长宁该不是一直以为我也不能生?”其实都不用穆长宁回答,自己就已经可定了这个可能,要不然穆长宁之前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穆长宁别开了视线,不过脸却更红了,是他太想当然了,不过他现在真的很高兴。

    “呃……”陆离盯着穆长宁还闪着水光微微转动的眼眸,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突然有些小小的羞涩,低下头往穆长宁的怀里埋了埋,“是我不好,没有早早和长宁说明白。”

    “……无妨。”穆长宁眉眼弯起来,“我现在很高兴,只是以后难免要陆离受苦了。”穆长宁听说女子怀孕比男子怀孕难受好几倍,对身体的负担比男子要重得多。

    在真无,若是有女子愿意为自己夫郎承担生育的责任,那么那位男子必定是所有男子羡慕嫉妒的对象,比如罗晨曦的父亲。

    罗晨曦的母亲起于微末,从小便是父母俱无的孤儿,一直靠族里的接济才活了下来,当然也不可能有人特意带她去往官府喝药,所以一直长大都没有绝育。

    而后来是她自己觉得无所谓,反正她穷得连自己都养不起,根本娶不起夫郎,绝不绝育的其实没啥差别。

    后来罗母在一个冬日里遇到了和父亲一起出门的富贵人家的罗夫,还年幼的罗夫只是见缩在清冷大街上的她可怜,就给了她一碗热汤一叠糕点,这只是罗夫的一丝心善,但却把年少的罗母救了回来。

    后来罗母就参军了,年少的罗母不但身手灵活人也机灵,再加上眼神极好,直觉也准,大战小战升迁的很快,十年后她回到家乡,正遇到罗夫被妻家赶出门。

    也是一个冬日,罗夫早把那个他一时心善救了命的少女忘记了,但是罗母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当年的富家公子。

    犹如话本中说的一样,年青的千总求娶了这个因无子被休弃但却对她有救命之恩的少年,并且顶着世俗的压力亲自生育子嗣,后来罗母战死,罗夫也紧跟着撒手人寰,虽然结局说不得好,但罗氏夫妇的故事一直以来都是盛京少年们的爱情神话。

    穆长宁对自己成为间接的斩断神话延续的人也是非常愧疚,要不然当时那次反扑里死的人那么多,他却只亲自到了罗家,并且对罗晨曦许下会护着他的承诺。

    “知道以后我辛苦就好,所以长宁要一直喜欢我,很喜欢很喜欢。”陆离说完后抬起脸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穆长宁,嘟了嘟嘴道,“长宁亲亲。”

    “……”穆长宁的脸一下子绷得紧紧地,脸上刚刚缓下来的热气又冲了上来,眼神飘了好一会儿,见陆离还带着微肿的双唇慢慢扁了起来,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才实在受不住清了清喉咙低声道,“闭上眼睛。”

    陆离立刻眉眼染上笑意,很是乖巧的闭上眼睛。

    穆长宁不着痕迹的环顾了一遍四周,才慢慢低头,只不过双唇才刚刚点到陆离水当当的嘴唇上,陆离就抬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反身压了过来,直接把穆长宁扑倒了床上。

    穆长宁直觉这个样子不对,脸上露出了微微的诧异,张开的薄唇却让陆离的小舌头一下子窜了进来。

    穆长宁抱着陆离的手紧了紧,最后也没有推开压在他身上的陆离,而是闭上了眼睛,细细的感受着这种亲昵爱怜的唇齿纠缠。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女子不介意你不能为她孕育子嗣,那么她必定是真的爱重于你,如果她还理所当然的愿意为你承担生育子嗣的辛苦和危险,那么世间男女之间的礼教和规矩,在她面前还算的上什么呢?

    他穆长宁本来就不是这个世间循规蹈矩的男子,又何必用这种他自己都不在意的东西,来苛刻眼前带给他快乐幸福和被人爱重感觉的女子呢?

    陆离吻着吻着就感觉到了穆长宁的变化,穆长宁明显变得很是热情,甚至主动,证据就是比较激动的穆长宁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结果她反而被他翻身压到了身下。

    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对的!

    这里是女尊的世界,她应该在上面才对!

    陆离用力想要再次翻身推倒穆长宁,但是很显然力量的差别实在有些大,尽管陆离努力扑腾了,但依然全部做了白功,全心投入的穆长宁就陆离那小身板绝对撼动不了,到了后来陆离都有些被吻得晕晕乎乎了。

    穆长宁气息绵长,只在陆离穿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稍稍松开她的双唇,很快想着反攻的陆离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长宁真是霸气威武,自己果断已经五体投地拜倒在他的大长腿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