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盛京作为真无的国都,天子居住之地那必定是异常繁荣的,只看那比襄铃城高大上许多的城门就知道不同之处了。

    传说在四国时代,这里曾经是东边琴海国和西边星罗国的交界地,说是那时候这块地方是一条很宽很宽的万丈深峡谷,两边峡谷最近的地方都要将近三百多米,中间架着十多根手臂粗的铁索,上面铺着厚厚的石板,虽然可以过马车,但是毕竟是会摇晃的,所以没有一定的胆量,光站在边上就要腿软了,别说从上面通过了。

    不过后来这里发生了一场大型大地动,万丈深渊的两岸生生撞在一起,而北边阻隔秦海国和北雪国的大山则被抹平了,琴海国本来和三个国家都隔着天堑,虽然偏安一偶,但着实十分的和平,这一场地动把大峡谷和大雪山一下子抹成了平原,也把富饶和平的秦海彻底暴露在了星罗和北雪面前。

    战争的爆发不过是朝夕之间,秦海凤家皇朝的覆灭也只是短短的一年,富饶的秦海喂大了星罗和北雪的胃口,他们盯上了一江之隔,比之秦海更为富饶的南临,南临的抵抗,秦海的反扑,再加上星罗和北雪,四国混战在一场地动后彻底拉开帷幕。

    这场混战持续了整整二十年,直到南临遗漏在外的皇太女,传说中的双紫帝星建立苍国才稳定下来,苍国之后又断断续续花了几十年的时间统一了整个大陆的周边小国,然后改国号为真无。

    “双紫帝星?”陆离歪在马车里,嘴巴啃着穆长宁剥好送过来橘子,手里翻着穆长宁那里翻出来的【双紫帝星】。

    这是一本以故事形式描写苍氏皇族先祖的书,不知为何陆离总觉得这【双紫】两个字真是无比的耳熟,而且吧……这位双紫帝星的传奇性其实比之另外一个世界的赵祯皇帝也不差了。

    最最有趣的是这位双紫帝星的人际关系,她本身是南临国遗落在外的皇太女,却养在秦海国亲王的名下,在她养父母过世后教养她的却是星罗国的亲王,明明一个人却牵扯着三国的大势力,第一位养母是秦海国传言中倾国倾城的四国第一人逍遥王木雅,第二位养母是被四国称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典范的四国第一贤王,星罗慧夜王贺兰明瑞。

    他们家的客卿中居然还有四国时期唯一的一位男帝。

    更别说她身后还站着南邻最富有的东方家,当时据说四国中最富有的就是南临,比其他三国加起来都富有,是富饶的秦海两倍还多,可以想象南临首富要夸张到一个什么程度。

    陆离都不知道要摆什么表情来得好,觉得还有谁比这位双紫帝星老祖宗开金手指开得更大的?

    “怎么?”穆长宁看着陆离脸上无比纠结的表情奇怪地问道。

    这种话本传奇一般都是带有夸张的成分的,这本【双紫帝星】他也是看过的,虽然不乏带有很大歌功颂德的意味,但比起陆离自己写的那位画风完全不一样的仁宗皇帝赵祯来,实在已经算得上很平凡了。

    “没……”只是双紫,逍遥王,木雅这三个词似乎在别的地方听说过,不不不,不是似乎,是肯定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她历来记性很好,感到耳熟的必定是曾经听到过的,就是……就是……想不起来,就像白桦村门口那座女神石……

    “卧槽!原来是她!”陆离猛然把自己手中的书一合,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但又不知怎么说,脸涨的红红的,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穆长宁,半响后突然眼神一暗,有气无力的瘫回长榻之上。

    “……”穆长宁原本等着陆离分享什么激动的话题,毕竟连粗口都爆了,别问他为什么知道那两个完全不知何意的字连在一起就是粗口,虽然穆长宁不知道这两个字具体说的是什么,但是经过仅有的几次从陆离嘴里冒出来时,随意琢磨一下当时陆离的口气和表情,或者一般人该有的反应,就能知道这两个字连在一起说的时候,可能不是什么很难听的话,但绝对不是好话。

    不过这个时候,穆长宁认为陆离应该是震惊更多一点,不过他等了半天就等到陆离半死不活的歪在身边,却是一个字也不说。

    “她是谁?”穆长宁觉得自己对陆离还是很了解,能让她这么震惊的事情绝对很少很少。

    陆离:那是因为三观应经被这个世界从粉丝刷成头发丝了!

    “木雅。”陆离瞥了一眼穆长宁,转了个身抱住坐在旁边穆长宁,脑袋往人家平平的胸口蹭了蹭,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记得她那时候多蠢,还说要教穆长宁按摩,怎么把一马平川变成山峦迭起。

    “嗯……是祖上的养母,四国时代琴海国的逍遥王……笑什么?”穆长宁莫名其妙。

    “长宁,什么时候我再帮你按摩好不好?”陆离笑得贱兮兮抬头一口咬在穆长宁的嘴角,见穆长宁一愣之后立刻俊脸爆红,直接把人扑到用力吻了下去,完了还抛着媚眼,“不过到时候长宁要是也帮我按摩才好呢……”

    “……”穆长宁脸还红着,但是额角却忍不住跳了跳,随后眼神不由自主的往下看去,他家的未婚妻已经摆出了妖精的样子,还自己扯了扯衣襟,颈下一大片雪白莹莹如玉,两团软绵因为压着他的胸膛被挤压的更为明显……

    穆长宁陡然推开身上的陆离捂住口鼻,然后抬手拎起边上的毯子一下子把被他掀懵的陆离整个盖住,然后丢下一句【我下去骑会儿马】就出了马车。

    陆离扒开毯子爬了出来,还有些愣愣的,突然想到穆长宁捂鼻子的动作,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一下子就爆笑起来,抱着肚子在长榻上滚来滚去。

    而听到陆离爆笑的穆长宁上马的动作顿了顿,一张脸绷得紧紧的,又黑又红,抿了抿嘴深吸一口气,按了按额头才上马坐好,提起缰绳低喝了一声【驾】没一会儿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哎呀。”陆离捂着嘴眨巴眨巴的从小窗口看着绝尘而去的穆长宁,该不是逗得太过生气了吧。

    这样不好,这样可不好!

    陆离立刻从榻上爬下来,利落的穿鞋整衣裳,松开凌乱的长发随意一束扔在脑后,然后也噔噔噔下了马车,看见马车边上面无表情但眼神纠结的良一立刻招手:“良一,良一,给我也牵一匹马,挑温顺点的。”

    “是,公主。”良一低头应了一声,打马往后转,她们这边不是精兵就是亲卫,骑得马虽然不暴躁但就没有那一匹是真的温顺的,温顺的马只能往后面拉车的备用马里面找。

    陆离有些嫌弃的看着良一拉过来的矮脚马,不过最后也摸摸鼻子认了,谁让她骑马的本事差呢,换了和穆长宁一样的高头大马,说不定她坐在上面都会忐忑呢。

    “公主是要去追君上?”良一问的很平常,但陆离就是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鄙视的意味。

    “……没有啊,我就是马车坐累了出来骑骑马。”陆离嘴歪了歪,立刻把原本想要说是的话换了,自从被绑架之后,穆长宁差不多都时刻盯着她,就算他离开也必定交代亲卫和精兵们把她守得滴水不漏,虽然陆离觉得挺不自在,但她也是知好歹的,为了让穆长宁安心她可是一直乖乖的。

    这会儿她虽然也想追过去看看,但免得穆长宁被她气完了还担心,她还是决定很乖巧的被一千多骑马的精兵和亲卫包在中间,只不过没一会儿陆离就受不了了,一来是这个时代远没有那个世界的繁华,哪怕是苏城和盛京之间也是有荒芜地带的,人口也不是很密集,虽然今天天气不错,风也基本没有,但架不住现在已经入了腊月,出外走的人真的很少,有路过集市小镇的时候还能看到老百姓们在采办年货很是热闹,但是别的地方除了在家里猫冬,还是在家里猫冬。

    这也就是冬天,要是换了干燥的夏天,一千多骑的马前前后后,光扬起的尘土就够陆离受得,不过就算没有尘土烟尘,陆离也只是骑了一会儿马就想回马车里窝着了。

    “公主不防在前后跑跑,就当练习马术了。”良一很好心的建议道,能把她家君上逼得落荒而逃的人,居然骑着温顺的矮脚马也只能勉强小跑,真是太不应该了!

    陆离认真的参考的良一的建议后,发现还真是不错诶,于是拉着缰绳往前跑了,良一立刻挥手让最前面的四人跟上,自己带着队伍提了提速度跟上前面骑马小跑的陆离。

    而跑在前面的陆离则停下了马,见后面有四个亲卫跟过来指着远处一群人:“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陆离看见一大群人在一条大河边搭着什么东西。

    “回公主,他们在准备圣元节。”四个亲卫的其中一人回道,“虽然圣元节还有好几天,不过盛京这边的老百姓们都是提前过节的,到了真正的圣元节那天他们都会拖家带口进京,因为盛京在圣元节是不宵禁的,晚上还有各种灯会和烟花会,老百姓们都会跑去凑热闹。”

    “盛京的圣元节好像很好玩的样子。”陆离其实连什么是圣元节都不知道,不过光是听亲卫们这样说也知道必定是很热闹很热闹的,而热闹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那是,我等每年都会陪君上一起回盛京,虽然年年都参加圣元节,但还是每年都乐意去凑这个热闹。”另一个亲卫立刻点头。

    “我回马车。”陆离调转马头准备去马车里翻找一下,有没有哪本书写圣元节的。

    四个亲卫见陆离突然回转有些莫名,纷纷跟上,只不过其中的三人视线不由自主的就转到了其中一人身上,被看的亲卫头皮发麻的回视小伙伴们:“怎么了,眼神这么渗人?”

    “是不是你刚才那句话让公主不高兴了?”其中一个道。

    亲卫瞪大眼不可置信的低呼:“我说什么了?”

    “你说我们每年都陪君上回盛京。”另一个小伙伴接着道,在【每年都陪】四个字上加了重音,完了略带忧愁的道,“你们说君上回来,公主会不会哭闹?”

    “蛤?”亲卫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最后了然的点头,但是很快就一脸纠结的道,“不至于吧?”

    “难说。”剩下的一个小伙伴道,“我们这位公主……”说到这里嘴却闭了起来,因为实在无法形容她们这位画风如此清奇公主。明明大家同为女子,但她们就没有一个能了解这位到底是怎么长成这样的,张家的其他人她们也是见过的,虽然和普通的人略有不同,但绝对在正常人的范畴里,而她们这位公主……

    偏偏就这样她们君上还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说起来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这种态度真是很诡异,但目前来说还真是很形象,而且更诡异的是,这两人相处起来别说他们本人就是她们这些旁观的都觉得,画面还挺不错的,虽然诡异,但诡异得居然如此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