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陆离在这边觉得皇帝和德正君刷了她的三观,但其实她和穆长宁的互动又何尝不是在刷在场其他所有人的三观,并且注目他们的人要更多一些,而另外引人注目的就是位于右边的华国公府。

    华国公和归宁侯是坐在相邻的座位的,众人都有收到类似归宁侯正君可能是凌源伯府沈家的公子这个消息,但是谁也没说这位正君长得像倾城一笑的沈贵君啊,原本以为人家一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和沈贵君长得像也就算了,如今看这位正君自己也像。

    一个大殿里居然有四张极度相似的脸,这是一个怎么样震撼的视觉冲击。

    沈贵君和归宁侯正君沈氏,还有沈氏的儿子即使笑起来都是很矜持的,虽然也惊艳,但是绝对还没有闪瞎眼的程度,反而是襄王帝卿的未婚妻章大小姐因为是女子没有顾忌,所以一直笑得肆意灿烂,整个大殿的人都被她的笑容晃得有些睁不开眼,还好这位大小姐绝大部分都在和襄王帝卿低声说话,不然晚宴的时候众人就要当心佳肴送到鼻子里去了。

    只是……众人的眼神都很是隐晦的扫过归宁侯章浅,这位能把女儿养成这样也是蛮拼的。

    中午的宴会就在互相刷三观中度过了,下午大殿里安排了歌舞,杂耍和唱戏。

    陆离一开始还看得津津有味,但很快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吃饱喝足了,难免就要犯困,更别说昨晚上她就没有好好睡,于是很快脑袋就一点一点了,穆长宁好笑的推醒了陆离,然后拉着陆离站了起来,对着上面看过来的苍离点了点头就拉着陆离往后面的专门休息的宫室而去了。

    陆离让宫人们摘了发冠除了外面的礼服,见除了穆长宁其他人都出去了,立刻就伸手抱住了穆长宁的腰,扭着身子道:“长宁也别出去了,陪我一起,陪我一起。”说完立刻爬上床,滚到里边伸手拍了拍外面的空位,眨着漂亮的双眼看着俊脸微微紧绷的穆长宁。

    “……嗯。”穆长宁别开陆离灼灼的视线低低的应了一声,转身让宫人守好外间,又关好了内室的门这才转过身来脱掉外套和头上的亲王华冠。

    “长宁好坏哦……”陆离立刻贼兮兮凑了过来,眨着眼睛低声道,“是不是准备和我做坏事才把门关得那么严实?”

    穆长宁的脸陡然通红,回过头狠狠的瞪向陆离,蹭的站起身:“你自己睡,我走了。”

    “啊!”陆离立刻扑过去抱住穆长宁的腰,连声道歉,“我胡说的,我胡说的,长宁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穆长宁不出声只是低头盯着陆离,陆离脸皮一僵立刻换了一副哀怨的面孔:“原来长宁那么不喜欢和我做坏事么?我可是一直想一直想的,枉我这么喜欢长宁,原来长宁如此嫌弃我……嘤嘤嘤……”

    光听声音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但是动作却完全不要脸,只见她一扯自己的衣领:“事到如今只要长宁不嫌弃我,长宁要如何对我都可以。”说完在床上跪直了身子,整个人往穆长宁身上挺了挺,玲珑的锁骨,雪白细腻的肌肤,还有随着动作晃动的两团温香软玉,让穆长宁又有了捂鼻子的冲动。

    穆长宁脸黑了红,红了黑,额头上的青筋腾腾腾的直跳,最后捂脸长叹一口气,低头帮陆离拉好衣领,再然后把人提起来抱住往床里边一扔,接着自己也躺下,扔下【睡觉】两个字就闭上了眼睛。

    陆离嘿嘿一笑往外一滚就抱住了睡得端端正正的穆长宁,脑袋在穆长宁脸颊边蹭了蹭才闭上眼睛。

    陆离是被一阵阵尖叫声吵醒的,茫然的睁开眼发现穆长宁并不在身边,抬手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漏壶,居然已经酉时三刻了,这么说晚宴都开始了?怎么穆长宁没有叫她起来?还是她睡得太死根本叫不起来?

    陆离喊了一声也不见有人进来,顿时有些无语,可是马上就觉得不对,穆长宁是绝对不可能让她一个人睡在这里的,而不派人守着的,难道大戏已经开唱了?

    陆离想到这里心里一跳,立刻下床穿衣穿鞋,绑好头发带头冠的时候视线略过火光明亮的窗子,仔细一看窗外顿时吓了一跳,原本应该的漆黑一片或者灯光点点的御花园此刻站满了身穿盔甲的士兵,随意一看也知道这边长乐宫被整个包围了,只是骚动在下一刻又陡然出现,一颗烟火升上天空,瞬间下面喊杀声和兵器碰撞声交织成一片。

    陆离直接把手里怎么带都歪掉的头冠一扔,一把撩起长袍的前摆塞到腰带里,然后就要推门出去,不过脚在跨出去的一瞬间定住了,脑袋慢慢转到床对面墙上的东西。

    那是一把长弓和一袋子羽箭,这东西原来有么?

    陆离心里还没想明白,身体已经动了起来,利落的取下长弓和羽箭背到了背上,刚推开门就看见混乱成一片的大殿。

    皇帝拉着沈贵君脸色铁青的坐在位子上,旁边围满了文官武将,还有没有和皇帝在一起的文臣武将则护着各个角落里的男眷,德正君一脸绝望的跪在皇帝的旁边看着大殿中央。

    而原本载歌载舞的地方分成好几部分在缠斗,不管是冲击皇帝那一方的士兵,还是准备斩杀曹国公的大内高手陆离都没有在意,陆离一下子就找到了被三个女子联手差的脱不开身的穆长宁。

    穆长宁和三个女子那一块地方很空,倒不是别人不想上手帮忙,但遗憾的是等级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大内高手既要斩杀曹国公又要保护皇帝忙得是不可开交,普通侍卫上去那完全是送菜,所以哪怕在场那么多人也没有能帮一把手。

    陆离眉头拧得死紧,虽然如今的她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奈何的了了,但是围着穆长宁的根本不是普通人,并且这样的人似乎还不止三个,自家老娘,姨妈这边有一个,赵凌之和安云也截住了一个,另外几乎功夫不错的都被这些人缠住了。

    陆离咬了咬手指,微微侧首看了一眼身边巨大的朱漆大柱子,一个矮身从靴子里拔出两把薄如蝉翼的匕首,一刀扎在柱子上,双手交替利落的爬了上去,很快整个人就翻身坐在了粗*大的房梁上。

    双脚扣住房梁,搭箭拉弓,一开始陆离是瞄准穆长宁身边的三个女子的,但是她们的动作太快,陆离根本瞄不准,而且就算她瞄准了,人家也是可以轻易闪开的,说不定还会误伤穆长宁,于是陆离只是顿了顿就把目标瞄准了曹国公这一边。

    嗖的一声,长长的硬木长箭带着破空声朝着曹国公这边急速飞来,等他们看到曹国公前面的女子被直接钉死在旁边柱子上的时候,第二只长箭也跟了过来。

    一个,两个,三个……曹国公身边的侍卫一个个倒下,都是一箭毙命,等第十个倒下的时候曹国公彻底慌了,当然众人也发现了房梁上隐在暗处的陆离。

    苍离也好,沈贵君也好,文武大臣也好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房梁上漂亮的和男儿一样的女子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的一根一根搭箭,每一根箭都会带走对面的一条性命,并且皆是一箭毙命。

    众人还记得午宴时对着襄王帝卿撒娇,笑得明媚的女子,转眼就变成杀人不眨眼冷冰冰死神一样的人物,这反差实在太大,皆是有些接受不能。

    就算知道陆离本事的苍离心下也是震撼的,知道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更别说陆离平时的做派,实在让人扶额。

    有了陆离这个杀神,原本和侍卫战成一圈大内侍卫们顿时压力顿减,不但斩杀曹国公这边更加迅速了,还分出两个人去办穆长宁解围,陆离眼神闪了闪,原本她也是打得这个主意,不过没想到这些大内侍卫不等她开口就如此上道。

    “你们快去给朕的皇兄帮忙,这里有您诸位爱卿护着,朕出不了事。”苍离看到场中的举动,立刻把身边的站着的五个大内侍卫派了出去,场中各方压力顿减。

    而就在这时外面的厮杀声也停了下来,几个满身盔甲染血的将军带着士兵闯了进来,一下子就把所有敌人团团围住接手过去:“臣等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爱卿来得正好,曹国公诛杀朝臣行刺于朕,实乃大逆不道,朕命你立刻拿下曹国公及其党羽……死活不论!”苍离的最后四个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

    果然接到命令的将军们面色一整立刻就下了灭杀令,不过半个时辰,大殿里的敌人就被屠戮殆尽,只剩下曹国公还有几个高手护着。

    曹国公双眼赤红的看着高台上的皇帝,她还记得昨天晚上小皇帝是怎么样低姿态的恳求自己出手,说是华国公府、凌源伯府连同襄王帝卿连成一气,已经把她压得喘不过气起来了,所以她准备借助她带来的手下在圣元节上诛杀一干人等。

    她虽然也曾怀疑过,但是换做是她,有这么一个功高盖主的兄长也是坐立难安的,襄王帝卿不比她只是接受军队稳住军队,他不但夺回了被游牧族占领的城池,还在西北打下了大片的草场土地,把那些游牧族更是打得几乎灭族。

    如今真无有四分之一的土地就是襄王帝卿打下来的,这份盖世之功无论放在哪个臣子身上皇帝都要不安,更别说对方还是可以染指兵权朝政的帝卿了,要是换了她恐怕也要日夜难安。

    本来襄王帝卿一直不大婚那倒还好,可是如今襄王帝卿要尚公主了,对方还是军中颇有声望的华国公府大小姐,这下子别说西北大军,就是中央军都要一半向着襄王帝卿了,这样的事情无论哪个皇帝都受不了。

    随意她反复想了一夜,觉得皇帝应该不是糊弄她,当然小皇帝把沈贵君带来更是让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是没想到小皇帝原来是想一箭双雕!

    “苍离小儿,你不得好死!”曹国公看着自己身前最后两个人倒下来,厉声诅咒,“我曹建吉就在地下,好好看着你这个不仁不义的昏君会有什么好下场!”说完一直抬手一剑抹了自己的脖子。

    至此这场混乱算是真正的落下了帷幕,陆离立刻顺着大柱子从房梁上滑了下来,飞快的冲到了穆长宁身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穆长宁这才扑进穆长宁怀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陆离不哭,我没事呢,什么事都没有。”穆长宁帮陆离拢了龙散乱的头发,笑着道,“倒是陆离如今连四石弓都能拉起来了。”

    “诶?”陆离这会儿松懈下来才感觉一双手根本抬不起来:“原来不是我那一把啊。”看上去一样,怪不得怎么就感觉比原来拉起来吃力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