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人生赢家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豪华的亲王车架慢悠悠的驶进桃仙村的时候,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跑出来围观了,无论是奢华巨大的马车,高大的骏马还是骑在马上身姿挺拔的骑士们,都是小山村里从来不曾见到过的。

    前几天就有好几个骑着高头大马,先一步由这里的镇长陪着来到了桃仙村,说是襄王帝卿和他的公主要来这里住一阵子,当时桃仙村的村长和老太们都懵了,襄王帝卿和他的公主是什么人物,怎么能跑来他们桃仙村住呢?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这样的:( ̄△ ̄;)。

    这好比有人告诉他们:愚蠢的凡人,太阳其实一直是从西天升起的!

    整个桃仙村都惊悚得回不过神来。

    等到村长哆哆嗦嗦的问明白这其中的缘由,顿时就有去祖坟上香烧纸的冲动,当年她真的只是一念之仁,收留看起来非常落魄的小夫妻俩,没想到对方居然盛京城里的贵人,什么华国公府,什么归宁侯,怪不得她老觉得张大强一家子怎么那么不同,原来人家是贵人啊!

    张家的院子再次被买了回来,全村子的人都跑来帮忙修缮,这可是襄王帝卿和他的公主要来住的地方,他们居然帮着来修过屋子,足够这群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女汉子们吹嘘一辈子的了!

    隔壁的村子也有不少人跑来看热闹,连镇子上的人都时不时有人过来询问送东西,这其中就有和镇上员外做了亲家的李家。

    李家的女子基本都认识几个字,祖辈还出过举人,在这方圆几百里也算是独一份了,后来和镇上的张员外成了亲家,身价更是高了,如今这镇上有什么大事各位村长镇长也会给李家一个面子,这不出了这样的大事李家也有人过来询问帮忙。

    “村长啊,这里的路不好走啊,您可不能怠慢了贵人们。”桃仙村在这周边几个村子里算得上是贫穷的,后来张大强来了带着年轻人们去山上打猎,沈夫郎教男子们绣花拿去镇上换钱,这才稍稍好一些,虽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贫穷,但是总比之前好一些。

    但这个好一些也只是相对而言,桃仙村比起旁边的几个村子,依旧穷的叮当响,所以李家人这样说也没有错,虽然她有私心希望自家来招待贵人,但是说的却也是大实话。

    “李大娘说得有理。”旁边几人纷纷附和,这进桃仙村的路怕是走马车都堪堪够。

    “众位误会了,贵人可不是来我们桃仙村看新鲜的。”村长布满沟壑的脸呵呵一笑,特别对李家的大家长笑得意味深长,“贵人来我们这里是来省亲的,说是正好路过就回来看看,给我们村子铺铺路修修桥,也算是报答父老乡亲多年的照顾。”

    众人一听村长这样说一时有些懵,省亲?什么贵人会有桃仙村里的穷成这样的亲戚?说笑话呢?

    “说起来也是贵人和我们桃仙村的缘分,当年贵人遭难便到了我们桃仙村落户,去年贵人回了盛京,这不贵人的大女儿尚了我们殇州的襄王帝卿,这会儿从盛京回襄铃城路径我们桃仙村就过来住两日。”村长说到这里感叹了一声,“老太婆做梦也想不到章家居然是这样子的贵人,说原来是盛京华国公府的世女,这次来的就是襄王帝卿和贵人的女儿。”

    信息量太大让众人呆了好一阵,然后众人的目光都起了变化,慢慢把视线转到目光有些呆滞的李家的大娘脸上,只见她动了动唇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因为光看村长的样子,她就知道村长说的那家贵人是谁了。

    是啊,除了张家还有谁?桃仙村还有哪家是外来落户的?又是去年全家搬走的?

    “村长,可是那张大强一家子?”有人按耐不住询问了。

    “正是。”村长愉快的点头,看到李大娘脸上一阵发白,心里更是乐呵,他们村子几十年就出了那么一个大美人说给了他们李家,不知道他们李家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结果还敢嫌贫爱富闹退亲,如今知道消息后,恐怕整个李家都要不好了。

    看到李大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村长就觉得浑身那个酸爽,比喝了镇上老高家的好酒更加舒服,不过这还不够:“说来张大强一家子如今可是了不得了,张大强被今上封了归宁侯,如意做了华国公府的世女以后就是世袭华国公了,更了不得是他们家的美人,听说已经和宁王世女订了亲,嫁过去就是宁王世女正君,以后就是宁王正君了,那可是和今上的帝正君做了连襟,真正世事无常,想不到啊想不到啊!”

    李大娘整个人都已经木了,也不知道怎么出的村长家,身后像有鬼追一样,等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家门口,门口停了一辆小马车,正是入赘张家的女儿李东阳和夫郎回来。

    “你们快快进去扫一扫。”娇娇俏俏的男子梳着圆髻一束头发挡在脸庞,把原本就不甚明显的伤疤彻底挡住了,虽然没有倾国倾城之貌,但是在这小地方也是个大美人,“我这裙子可贵着呢,万一拖到了尘土和那些肮脏物可如何是好。”

    “委屈娇儿了。”李东阳和张娇成亲已经大半年了,张娇虽然各种不好,但对她倒是真的很好,这大半年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在她脑海里越来越淡,虽然有些遗憾,但毕竟只见过几面,怎么能抵得上大半年实时躺在身边耳鬓司磨的张娇。

    “妻主知道就好,娇儿跟了你,你可是大福气呢,要一直对娇儿好呢!”张娇笑眯眯的由着李东阳搀扶着往李家走,虽然他一点也不想来,但是父亲和母亲都要他多多走动,说是之前的事情毕竟是她们张家理亏,要要好好拢住了妻家的心。

    “是是是,东阳能得娇儿的青眼是东阳的福气。”李东阳笑着哄到,看着因为张家的扶持越来越富有的李家,即使当初她再要死要活,这时候也放下了。

    “闭嘴!”突然来的大呵声把小夫妻俩吓了一跳,张娇一愣眉毛立刻竖了起来,但是下一秒立刻放下表情红了眼眶,可怜兮兮的看着李东阳,李东阳看着脸色青白双眼愤恨的母亲也是一阵错愕:“母亲这是怎么了,有再大的气也莫要这样吓唬娇儿。”

    “他胆子小!他要是胆子小,如今你李东阳就不会是他张家的媳妇了!”李大娘想到村长说的话,别说心肝肺了,那是全身都疼得厉害!

    盛京城里国公府家的贵公子啊!那是他们李家几辈子福气才修到的,如果不是这个不要脸的小子横插一手,如今她的女儿就是国公府和侯府的媳妇了!他们家的大女儿做了襄王帝卿的公主,二女儿是将来的华国公,这一家子多大的福气啊!

    “母亲如今怎么还说这种话,如今娇儿才是我的夫郎,过去的事情便不要再提了。”李东阳的心被刺了一下,但是如今木已成舟,还有什么好说的,再说张家去年就搬走了,现在又何必再拿出来说道。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李大娘看着靠在一起的两人,指着李东阳厉声道,“你可知道那张家是什么人家,那张大强居然是盛京城里华国公府的世女,如今都被今上封了归宁侯,他们家那个才回来的元宝如今是襄王帝卿的公主,如意那小丫头是华国公府的世女,你那个退了亲的美人如今和宁王世女订了亲,那可是今上帝正君的连襟,你懂不懂!

    国公府和侯府的贵公子啊,我们李家那要几辈子的福气才能定下这门亲事,就这样生生被你旁边这个不要脸皮的男人横插一手。”李大娘的嗓门很大,基本整个李家的人都听到了,原本李家人自认读过书从来不曾这样大呼小叫过,但是李大娘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失态,正因为她读过书,所以她知道原本那门亲事就是他们李家一步登天的机会,如今这样悔得恨不得直接撕了张娇。

    改换门庭的通天大道生生折断,这比从来没有过机会更让人不能忍受!

    “……”李东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母亲说了什么,想要扯动嘴角,却发现脸皮紧绷,“母亲何处听来的天方夜谭,莫不是听到什么荒唐的流言?”

    “是,是啊……”张娇怯生生的盯着李大娘吃人的眼光,小小声的附和了一句,李家人也出来了不少人安抚李大娘,但更多的都怀疑自家家长大概不知道是被谁忽悠了。

    “……”李大娘发泄一通情绪也平复了下来,只是看上去瞬间就老了十多岁,弯着腰慢悠悠的往里面走去,路过李东阳和张娇的时候幽幽的道,“过几日,张家的元宝就和襄王帝卿一起来桃仙村小住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李东阳看着母亲被父亲扶着进了屋,握着张娇的手顿了顿:“娇儿,今日母亲不适,不如我们过几日再过来?”

    “娇,娇儿听妻主的。”张娇紧紧偎着李东阳,他此刻心中惶惶,虽然他看不起李家,但是李东阳无论人品相貌都是方圆百里一等一的好,所以他失了城里的亲事才会那么不择手段,他从来不曾后悔,即使是现在也不后悔,只是有些害怕。

    当天晚上李东阳做了一个梦,梦里她陪着一个倾国倾城的男子,他叫她妻主,两人坐在宽大的马车里一路前往盛京城,她看到了一个和张家伯母很像的女子,只是那个女子要年轻一些,她看她的眼神带着审视,不过最后那个女子笑了说了一句【还不错】。

    她身边的男子告诉她,那是他的姨妈华国公章汐。

    他们住进了国公府里,她努力攻读功课最后终于金榜题名,最后的画面定格在她打马游街,而梦里的夫郎抱着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站在大街上的酒楼里满面含笑的看着她。

    李东阳睁开眼只有昏黄的油灯在一边亮着,身边娇俏的夫郎眉头轻轻拧着似乎梦中依旧不安稳,李东阳想到梦中的一切不由晒然一笑,伸手把张娇搂进怀里。

    酒楼之上李东阳跪了下来三呼千岁,然后看着大街上掀开车帘驶过的奢华车架,马车里的那个女子有一张她曾在心里描绘过千万遍的脸……原来都是真的。

    从知道事情真是婆婆说的那样的张娇整个人一直处于惶惶不安中,他总是夜半惊醒,直到发现有了身孕才稍稍安定一些,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妻主对于这一切完全没有反应,等他终于耐不住期期艾艾的问了之后,李东阳只是淡淡的一笑:“过去的是事情不要再说了,我的夫郎是你张娇。”

    张娇这才彻底松了心神,等他给李东阳生下第一个女儿的时候,李东阳考上了秀才,虽然比不上当初张如意的少年天才,但二十多岁的秀才也是天资卓绝了。

    八年后李东阳高中进士,因为年轻又相貌好被皇帝钦点为探花,打马游街时想到多年前的那个梦不由抬眼朝边上的酒楼上看去,果然见一个面容倾国倾城的贵族男子坐在酒楼之上,只是和梦里不同。

    梦里他抱着一个小女孩对着她笑,而这里他和另外一个面容清俊的女子对面而坐,正对着她的是一大一小并肩而坐穿着贵气的小姑娘,看容貌似乎一家四口正在歇脚。

    李东阳见那女子转过脸来收回了目光,想到自己知道华国公真的叫章汐时还吓了一跳,目光掠过人群却看见张娇牵着女儿儿子含笑看着她,她立刻露出浅浅的笑容抬手对着父女三人摇了摇手,看着父女三人瞬间发亮的双眼,李东阳的笑意更深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