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天狗食日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陆离不知道等到天狗食日的那一天,她和穆长宁能不能成功穿越时空,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另外一个现代的真无,还是其他什么地方,但是现在穆长宁的情况摆在眼前,相守五年绝对是陆离无法忍受的事情,特别是在她还有放手一搏的时候。

    虽然顾虑有许许多多,但是陆离已经全部准备起来,原来从那个世界带过来的所有东西,吩咐为穆长宁量身裁衣,叫来良一细细的安排亲卫们和襄铃城那边众人的后路问题。

    “公主,为什么我们不能跟您和殿下一起走?”良一虽然手里有条不紊的按照陆离的吩咐安排下去,但是憋了一路到了桃仙村安稳下来后就是在忍不住了,她们跟在殿下身边十多年了,一起出生入死,殿下是他们所有人的主子,为什么他们就不能跟着一起走?

    “……因为我不保证路上会不会出岔子,我不甘心长宁只有五年寿命,所以我要带他搏一搏,即使他拒绝我也不会容许,但是我不能承担你们的生命和未来。”陆离整理着她和穆长宁的行李,听到良一的话,再看看外面守在门口神情沉静的苏嬷嬷,“多一个人就多一份不确定,我可以帮长宁自己做决定,但是我却不能帮长宁为你们做决定,你们可明白?”

    “良一不明白!”良一觉得她们这些人就是殿下的附属,既然公主都可以做殿下的主了,怎么就不能帮他们做主?

    陆离似乎也有些反过来,这似乎是三观上的代沟,默默捂脸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其中的差别。

    “公主请听嬷嬷一言。”苏嬷嬷双手相执朝陆离轻轻一拜,陆离立刻上前扶起苏嬷嬷:“嬷嬷有什么直说便好了,何必如此见外。”

    “不敢,见外的不是老奴而是公主。”苏嬷嬷见陆离一愣神情依旧柔和道,“老奴一直觉得公主看待我们和别人看待我们并不一样,能被公主平等相待,真心尊重我等一开始其实是心中惶惶的,但时间一长我等是从心眼里感激公主的这份本能的尊重。但是我等虽然感激这份心意,却不能仗着公主的好心相待乱规矩,做出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来。”

    苏嬷嬷见陆离先是有些明白,但很快又茫然起来接着道:“公主是殿下的妻主,也是我襄王府的女主子,我襄王府所有的亲卫和下仆都有为公主和殿下出生入死的义务,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殿下和公主,让公主和殿下生活的更好,如果公主和殿下不再需要我们,我们便没有再存在下去的必要。”苏嬷嬷比襄王府的其他人跟着穆长宁的时间更长,看到陆离微微吃惊的表情,慢慢跪了下来,“公主,我们都是誓死追随殿下的人,如果殿下和公主都不在了,我等又该何去何从?”

    房间里原本站在角落里的绿衣和红衣忍不住轻声抽泣起来,对未来的恐慌明明白白的摊在了陆离面前,让陆离第一次直观这个世界主仆之间的联系。

    仆人有为主人出生入死的义务,同样主人也要背负仆人的一生,虽然一生被人决定不能自己做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这个世界的人和陆离所知道的不一样,他们从小就有了这种观念,而这也是他们的真理。

    在他们眼里,穆长宁是他们的主人,是他们的依靠,是他们的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柱,一旦离开穆长宁,他们势必要独自面对外面的世界,这对一直生活在穆长宁权势羽翼之下的他们而言,简直不亚于逼他们去死。

    “我等愿意誓死追随殿下、公主,请公主务必成全我等!”良一见陆离不语立刻单膝跪了下来,绿衣和红衣也跪了下来,等陆离收回思绪屋里屋外已经跪了一地,甚至还有二十几个十分面生的黑衣男女……量几乎从不露面也过来凑热闹了。

    陆离感觉脑仁疼得一抽一抽的,她自己都不确定能不能带着穆长宁成功穿越回去,现在却有两百多人要跟着一起群穿,当这是赶集呢,你们说能跟着一起就能一起啊!

    可留下他们,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真能把他们留下来?再说这里除了绿衣和红衣,连苏嬷嬷手上都有功夫的,真到了那时候一群人要跟着一起那也是防不胜防啊!

    心好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你们先起来,让我想想,明天给你们答案。”其实陆离也知道按照这群人现在表现出来的坚决,估计她同意不同意根本不重要,他们有没有断脚难道不会自己跟着么?

    陆离见一眨眼屋里又只剩下刚才明面上的六人之后,再次感受到这个世界对她深深的恶意,武功好了不起啊!

    好吧,就是如此了不起!

    “长宁,他们都欺负我。”陆离转过身都扑到床边,把脑袋蹭到穆长宁的脸庞可怜兮兮的告状,那个腻歪撒娇的样子简直不能直视,但绿衣和红衣眼也不眨得继续该干干嘛,他们家公主的这幅德行,他们早就习惯了,就连良一和苏嬷嬷也没有丝毫异样,脸皮都没有抬一下的开始讨论准备所有人的行李了。

    陆离耳朵听着更想抱头怒吼,果然这群人早就决定好了,无论她同不同意,他们都跟定了!

    陆离虽然一点都不想这群人跟着,但是知道无力阻止之后,也就淡定下来了,把苏嬷嬷、良一和暗卫头领夜一叫了过来,好好的说说这次穿越时空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穿越时空这种词陆离是不会用,也懒得解释,只是直接说道:“大家知道十洲仙境吧。”见三人神色莫名但是都点头之后,才接着道,“我小时候曾经走丢过,我去的地方就是和十洲仙境差不多的地方,只有特定时间和特定的地点才可能出现前往的通道。”

    陆离见良一和夜一突然双眼放光,抬手揉了揉额头:“风俗不同这些等我真的成功到了那边再说,我主要说的是,我虽然有过一个来回,但是我依然不确定这条通道的安全,是不是真的能到达我之前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所以一切都是未知的,我们有可能根本找不到通道,也可能是去到别的地方,或者走岔路困在里边,再或者直接身死,这些都是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的。”

    “属下愿往。”陆离话刚落良一和夜一就异口同声道。

    “公主老奴也愿意前往,只是在人员上请容许老奴做一下调整。”苏嬷嬷想了想道,“本来老奴打算带着整个襄王府前往,但是前路不明,那些资历不够本事不够的就不必留下来碍手碍脚了。”

    陆离:都是你们在说。

    最后随行人员是全部的暗卫二十五人,能力出众没有家累的亲卫三十八人,另外还有苏嬷嬷,绿衣,红衣和老光棍御厨师徒俩个,再加上陆离和穆长宁,一行人一共70人,这比陆离以为的两三百人实在好上太多了。

    而盛京城里太医院三班倒时刻守在苍离身边,就怕出个意外让皇帝嗝屁了,然而等到天狗食日过去了,皇帝依旧好好的没有什么异样,就在众人开始怀疑神女庙和众位大师是不是卜卦哪里出问题的时候,西北传来消息,襄王帝卿和未婚妻章晚,以及随行的人一夜之间全部失踪了,等详实消息传来,失踪的时间正是天狗食日的时候。

    整个盛京城所有知道的人都议论开了,神女庙和众位大师果然卜错卦了,什么帝星陨落,这分明将星失踪嘛!

    但是也有想得多的,前前后后一联系把自己骇得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

    华国公府里章浅章汐姐妹俩和自家老娘老爹关在里屋,章浅拿着一大叠图片递给啧啧称奇的父母和妹妹,完了扯了扯嘴角:“帝星做了我的女婿,女儿又给母亲父亲和妹妹添麻烦了。”

    “那也是老娘的孙女婿,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章琳哼了哼,“我就说哪有人像先帝皇正君和穆大将军这么无私的人,为了帮养女灭了对手生生把自己整个家族都赔了进去,原来确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这么说先帝属意我们家孙女婿坐皇位?”木氏皱眉,“倒是好想法,我一直就喜欢襄王殿下,他像我们木家人。”

    三个姓章的:这什么理由?

    “哎呀,别不信,他是真的像我们木家人。”木氏得瑟的道,“你们是没见过太宗帝君,我们木家可还供着画像呢,长得可像当年的先祖琴海第一人逍遥王了!”

    太宗苍行是双紫□□和帝君太公氏唯一的女儿,她的帝君是木王府出来的郡君。

    “好好好,长得好都像你们木家行了吧。”章琳摆摆手,然后对着两个女儿道,“我们继续说……”

    母女三人开始制定华国公府和归宁侯府对外的方针,以及未来的画风,这边木氏却揉着眼睛仔细看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他的大孙女不错,但是大孙女后面很远的地方还挂着一幅巨大的画像,这画像上的两个人怎么看着和他娘家祠堂里供奉的逍遥王夫妇这么像呢?

    木氏抬眼看到妻主和两个女儿正低声细细说着什么,嘴巴抿了抿最后摇了摇头,想着大约是自己真的年纪大了眼睛花了,就像妻主说的,怎么看个长得好的就像他们木家人了。

    大正宫里,苍离端坐在金銮殿上看着下方低着头的臣子们,她知道应该已经有不少人察觉出来事实了,但是她却不怕,当初兄长在的时候她都坐得稳皇位,更别说如今兄长失踪了。

    “归宁侯。”苍离淡淡的开口。

    “臣在。”章浅垂眉敛目的出列站到了中间。

    “朕命你带精兵两千由沿路卫所守军协助,务必细细寻访襄王帝卿的行踪。”苍离拿出前不久陆离派人送来的兵符,这个金色的兵符属于西北大军,正是穆长宁用来调动他带来的两千精兵的。

    苍离把兵符让向丽海传给章浅,她就要把皇兄找出来,只要皇兄活着,那么那些卜卦就是错的!

    “臣遵旨。”章浅眸光闪了闪接过兵符,等回到了华国公府笑着对沈氏道,“皇帝派我去找女儿女婿,你换个行头和我一起?”

    “……”沈氏一愣,然后抿唇一笑,“我听妻主的。”

    而另外一边章汐也在询问廖氏要不要出去玩,廖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可,可府里怎么办?”

    “不用担心,就说你和姐夫去家庙祈福了。”华国公府现在在皇帝眼里最好什么都不做,那么闭门谢客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那,那妻主……”廖氏吞了吞口水,他一个人怎么去,总不可能跟着大姨姐和连襟一起走吧。

    “没事,我刚刚跟皇帝告老了。”章汐没有意思皱纹的眼角弯了起来,“母亲和父亲带着静初和静萱要去木王府省亲,没个一年半载是不会回来的。”

    于是整个府里最后就只剩下还没有成年的女孩子。

    一行人走在路上章浅还大赞妹妹这个想法好,如意和章晏都还在读书,所以没有官面上的迎来送往是理所当然的,华国公府是彻底淡出朝堂了。

    至于今上那里,应该是默许的,甚至觉得华国公府的人真是懂眼色,没有了和襄王帝卿有直接关系的华国公府,谁还会是不是想起帝星不帝星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