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洞房花烛

穆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我不要当汉子最新章节!

    七月初七牛郎会织女,也是全天下情侣的节日,这一天陆离拉着穆长宁到了民政局花了10块钱拍了照片领了红本本,正式从张大小姐成为了穆太太。

    从民政局里出来陆离整个人几乎都是用飘的,莫祇明和林晓特地放下手边的工作跑来当证婚人,就见自家妹夫从头到尾都绷着一张死人脸,而自家妹妹则是荡漾着花痴脸,整个人扒在妹夫身上掰都掰不下来,真是家门不幸!

    虽然说不是正式的婚礼,但是他们神宙集团大小姐领证也是值得庆祝的大事,于是莫祇明大手一挥包了一个大间开了十桌酒席邀请了最亲近的朋友,打个招呼,他家妹妹已经有主了,并且都准备好红包参加婚礼。

    暗卫和亲卫们如今都跟着苏嬷嬷住在襄王府里搭的简易棚里,和里边的施工队一起,自家殿下建王府她不看着怎么能放心呢?

    而且说实话苏嬷嬷是看不上那些个三大五粗的男人们的,他们襄王府的暗卫和亲卫里有绝活的也不少,那些细致的活儿只有自家人来做才放心。

    所以苏嬷嬷在请示了穆长宁之后,就把一群人全都送去跟她盖王府去了,至于这边只留下暗卫首领夜一、亲卫首领良一、吕毅和宏艺一共四人。

    宴席结束后,被一众人灌得迷迷瞪瞪的穆长宁被陆离扶着坐进了车子,由夜一开车,再带上良一、吕毅和宏艺,一行六人回家了。

    没看错,就是夜一开的车,没想到在所有人中对于高科技接受力最高的就是这位暗卫首领,只不过短短半个月就以零失误考到了驾照,这样一来把良一可刺激坏了。

    想她堂堂襄王府的亲卫统领,还是自家殿下的御用车夫,到了这里居然比不过一个一直隐在暗处的影子人物,这简直不能忍,于是也卯足了劲儿开始学习各种技能,当然开车是重中之重,据说如今就差路考了,驾照也是近在眼前的事情了。

    而吕毅和宏艺两个说是正在研读化妆造型的理论课,顺便还报考了绣艺考级,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们家就要出两位古绣大师了。

    陆离和穆长宁并不是住在这个世界陆离家的老宅,而是陆离以前用奖学金和零花钱买的一栋复合式小别墅。

    小别墅分为上下两层,虽然面积不大,别说和那个世界的襄王府华国公府比了,就是和这里的老宅比,那也是脸盆和游泳池的区别,不过尽管不大陆离和穆长宁两人住却已经是足够了,就算在添上四个人也算不上拥挤。

    夜一四人住在一楼的两间卧室里,穆长宁和陆离则住在楼上,当然之前都是一人一间房间的,就算陆离时不时晚上钻穆长宁的被窝,两人也是盖着被子纯聊天的那种,简直纯洁的一塌糊涂,但是今天可是领证的当天,在纯洁下去就不对劲儿了。

    看着双眼迷迷蒙蒙的穆长宁陆离笑眯眯的把跟着的四人留在楼下,然后把穆长宁打横抱起来送进了她的主卧,当然不是送到床上,而是送到浴室,再然后放进浴缸,打算先把人洗白白之后再谈其他。

    可惜愿望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陆离趴在浴缸边上折腾了半天,穆长宁的衣服还坚定不移的挂在他身上,丝毫没有要转移阵地的意思,陆离抹了抹汗抬手直接从上到下:“嘶——”。

    穆长宁身上的长衣长裤瞬间就成了破布,看到自家男人只剩下下内内了,陆离终于满意了,虽然她很想连小内内都撕了,但是耻度略破表所以暂时作罢。

    穆长宁长得好不但是他的脸长得好,就是身材那也是很好很好的,陆离红着脸用手指戳了戳穆长宁精致平滑的胸口,然后捧住脸花痴了……

    不过到底还记得今晚的大事,所以没一会儿就低头开始调水温放水,只是陆离忘记了昨晚上没有关花洒,于是水龙头一开,不管是坐在浴缸里的穆长宁还是趴在浴缸边的陆离都变成了落汤鸡。

    “天!”陆离惊呼了一声立刻关上花洒,然后拿毛巾给穆长宁擦脸,接着才坐在浴缸边上给自己擦脸,而这时穆长宁一直迷蒙的双眼已经慢慢清明了。

    穆长宁倒不是没有喝过酒,只不过作为一个征战的将军他必定需要在绝大部分时间都保持清醒的理智状态,所以就这种东西他很少喝,就算是和也不过浅尝即止,像今天这样被一群人,特别是两个舅兄领着人灌还是第一次,于是不可避免的就喝醉了。

    不过穆长宁也有自己的本事,他内力深厚,只要用内力把酒气逼出来,醉酒自然就醒了,这会儿穆长宁就清醒了过来,然后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坐到了浴缸里,而且陆离就坐在浴缸边上。

    穆长宁从没见过像陆离这样外表娇美,内力也柔软的不输于任何男子的女子,就像现在,浑身湿透的陆离背对着他,身上起伏的曲线柔美的不可思议,并且带着他一种从没见过,既不是与他认知中的女子,也不是与男子的诱惑,让他忍不住想伸手碰触。

    穆长宁这样想了也是这样做了,他伸出双手抱住陆离,把人拖进已经有一半水的浴缸,圈在自己身前,双手环住深吸一口气在吐出一口气,整个人便说不出的满足。

    “长宁,你,你醒啦?”陆离一只手拿毛巾一只手扶着浴缸,刚才还在脑子里琢磨怎么把喝醉的穆长宁这样那样,结果穆长宁一醒立刻怂了,结结巴巴道,“那,那你自己,洗澡。”说着就要往外爬。

    “嗯……”穆长宁把头埋在陆离的颈窝,低低的应了一声,但是双手却没有松开,还紧紧环在陆离的胸下,两条长腿也扣住了陆离的双脚,让两人隔着一层衣服一动也不动的紧紧挨着。

    “……”这是还没有醒吧,陆离眨了眨眼胆子立刻又肥了,拉起穆长宁的一只大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一按,娇滴滴的道,“长宁,人家晚上吃的多了胸口好闷,你帮我揉揉?”说完还侧头蹭了蹭穆长宁的脸。

    陆离没看到穆长宁的耳尖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兀自在那里作的很欢脱。

    穆长宁是谁,穆长宁是帝卿,帝卿是什么,帝卿就是这个世界公主差不多的认知,而纵观历代公主彪悍的数不胜数,于是可以想见和公主同类性质的帝卿其实也差不到哪里去,甚至因为那个世界的帝卿可以接触的兵权和政事,那时只有更彪悍的。

    所以作为一个根红苗正的帝卿,对于男女之事该知道的,早在十五岁成人的时候,宫里教导人事的嘟嘟就已经教过一遍了,所以穆长宁虽然没有实践过,但是该知道的也都是知道的。

    更别说之前穆长宁和陆离赐婚之后,苏嬷嬷还特地请了宫里的人事嘟嘟出来,再仔细教导自家殿下了。

    本来嘛这种事情自然应该是女人主动的,但是你看看她们这位娇滴滴的公主,看看那虽然不矮但一点也不伟悍的身板,苏嬷嬷还是觉得这事最后只有落在他们天生神力的殿下身上才比较靠谱,至于娇滴滴的公主,那还是算了吧,别一不小心把那截细腰给折了就是神明保佑了。

    于是穆长宁虽然从头到尾都绷着脸,但是人事嘟嘟该教的他倒也全部听了进去,并且这位尽责任的人事嘟嘟走之前还留下了精美的绣画图册,另有一大盒子摆着各种姿势的人偶,用来给年纪颇大的襄王帝卿更直观的认识男女之事。

    穆长宁作为男子要他主动是有些艰难的,但是苏嬷嬷说得好,帝卿和公主本来就不是寻常夫妻,帝卿主动那是应该的,更别说他们公主如此的爱娇,年纪幼小,殿下舍得公主卖力气?

    穆长宁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确实舍不得他娇滴滴的小陆离像那些三大五粗的女人一样卖力气,所以他主动是应该的,于是想要趁着穆长宁喝醉调戏他的陆离,被心疼她的穆长宁直接一掰一搂,面对面的扑进了穆长宁怀里,然后双唇被低头的穆长宁咬住了。

    唇齿相接,香浓的酒气弥漫开来,把两人的脸都晕染得好像抹了胭脂一样,长长的睫毛纠缠在一起,呼吸相闻。

    隔着衣服穆长宁依然能感觉到手下不同于自己的身体,柔美娇嫩,特别是压在他胸前的两团,绵软而有弹性,对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他在军队里一到夏天就可以看见女兵们光着上半身在营地里晃来晃去,那时候他对女人的这两坨肉十分不待见,觉得操练起来这样晃荡实在太过碍事,于是就禁止女兵们光着上半身,就算不穿也要把这两坨碍事的肉给绑好了。

    但是现在这两团肉长在陆离身上,他却觉得分外可爱,真是哪哪哪都好,上手轻揉,仿若软玉,仿若玉兔,仿若乳鸽,在掌中微微颤颤惹人爱怜。

    穆长宁吻着陆离,双手摸索着对方,心里却不由自主想到人事嘟嘟留下的那一套人偶,若是那套人偶是陆离和他……

    这样想着穆长宁就感觉到鼻间一热,然后带着腥味的红色液体流了出来,眯着眼睛的陆离吓一跳,立刻拽了一条毛巾帮穆长宁捂住鼻子。

    两人相对都红着脸却说不出话来,实在是此刻的尺度有些过了,特别是陆离,下面的短裙只堪堪遮住小内内,上面的内衣因为后面的扣子掉了,整个都缩了上去,两只白玉大桃子顶着湿漉漉的薄薄衣料微微颤颤,看得穆长宁又一阵鼻血狂涌。

    “长宁,你,你醒啦。”陆离发现穆长宁似乎整个人都已经清醒了,立刻又怂了,“那,那你自己洗……”说完立刻七手八脚的从浴缸里爬了出来弄得一阵水哗啦啦漫到地板上。

    “嗯。”穆长宁用毛巾捂着鼻子,此刻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上只有一条小内内,顿时整个人都成了粉红色,耻度太高帝卿有些招架不住。

    “那,那什么……”陆离站在浴室门口,抿了抿唇,她很不好意思的,但是长宁是男子,她是女子,她应该要主动才对,于是最后闭着眼睛咬咬牙道,“我们今天已经结婚了,所以今晚上就是洞房花烛夜了,我,我在床上等你!”说完跟鬼追一样撒丫子跑了。

    “……”穆长宁一愣,然后捂着毛巾低低的笑了起来。

    有时事情就是那么神奇,当你很害羞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比你更害羞,那么说不定你就淡定了,反而还能想着上手让对方更害羞,穆长宁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原本羞得已经冒烟的帝卿,发现自家公主更害羞之后,突然就淡定了,瞬间就恢复了平时一切尽在掌握的状态。

    当然尽管穆长宁淡定了,但这洞房花烛夜毕竟是人生头一遭,所以很是平复了一番心情才从浴室里出来。

    然后就发现房间里一片漆黑,而床上的陆离因为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整个人都锁进被子蒙了起来。

    穆长宁大约明白陆离是想借黑暗壮胆遮羞,但其实他很想说白天黑夜对他都没有什么妨碍,晚上虽然看的没有白天清楚,但也是差不离,所以自家公主其实是在自欺欺人,不过他真的会说么?

    当然不会,作为一个体贴自己公主的帝卿,他只需要在自家小公主超他扑过来的时候接住就好了。

    然后盖起被子暗箱操*作。

    陆离以为她会疼,其实她一点都不疼,反而是长宁疼得冷汗直滚,初精破门的痛苦让整个人软在穆长宁身下的陆离有些手足无措,想要往后退,结果被穆长宁死死按住:“晚晚别动。”

    本来情动之时穆长宁是想唤自家小公主离儿的,但坑爹的是,陆离的最后一个字和他妹妹苍离相同,这怎么能唤的出来,于是最后就成了晚晚。

    “长宁,你……”陆离只说了一个字就被穆长宁吻住了,陆离觉得穆长宁现在疼得厉害应该没力气再动,于是抱住一翻,再次到了上面,没看错其实一开始陆离确实是主动的,但奈何体力值相差悬殊,最后不得不被穆长宁反推到。

    “晚晚,晚晚……”穆长宁的呢喃声非常低哑,似乎就含在唇齿之间,然后在陆离的努力下终于松开了眉眼,那一个瞬间一种极致的妩媚和妖娆从深埋的灵魂深处透了出来,让陆离久久不能回神。

    “长宁,我心悦你。”陆离似乎在这一瞬间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男人们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在自己身下从青涩转变为妩媚的心情,这种时候平时挂在嘴边的爱字让陆离觉得浅薄,只有古语“心悦”才能表达自己心中这份厚重的感受。

    “晚晚,我亦心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