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三十三

黄山山山山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头七最新章节!

    死一般的寂静,这宛如捉奸在床般的现场,秦雯低头望了一眼水面上的顾晗,觉得他脸都是绿的。

    “我给我秦家曾孙吸怨气,怎么了?”

    顾晗没有说话,但见着那张脸,黑中带着点绿,黑黑绿绿的好不精彩。

    最后顾晗像是吸了一口气,语气稍稍缓了点。

    “你们继续,我看着就好。”

    狐狸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先前还怕顾晗怕的要死,这会儿被滋了一脸的水也是一肚子的火,幻化出的小姑娘脸,气得两团粉红色的红晕映在两边的脸颊上,再配合那被水打湿沾到脸上的黑发,活脱脱的增添了不少艳色。

    接下来便见这狐狸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这一笑,看得同为女人的秦雯都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如果说之前那是吸□□气的山中精怪,这会儿就是那要命的水中艳鬼了。

    “来来来,雯伢~”

    这会儿秦雯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吐气如兰,狐狸离她近,一说话热气都扑到她脸上,便恰如窗外吹来的一阵香风,迷的秦雯就是呼吸一颤。

    顾晗一旁看着都要炸了,水面炸的一上一下,水波一层套着一层。

    “你吸就吸,冲阿雯吐个什么气啊!”

    狐狸掘着个嘴。

    “你懂什么,吸气也得吐气啊,我又不是死的光进不出了。”

    说着,它手指搭上秦雯的肩膀,那白皙的手掌当称的上一句软若无骨,贴上来就是贴上来,还抬起了她的下巴。

    “来,雯伢张嘴!”

    其实这吸怨气不一定得张嘴,本来就不是一种有形的东西,闭着嘴也能吸出来。

    可狐狸就想看顾晗怒极又不得不忍下去,气的跳脚又什么都不能做的样子。

    彼时嘴对嘴贴上去了,它还觉得不够解气,回身,秦雯便见着眼前一白冒出了一大团白烟将狐狸给罩了起来。

    等那白烟散去后,一个眼睛闪烁,唇红齿白的俊俏小少年便坐在桶里对她一笑,扶着她肩膀亲了过来。

    “来,雯伢,我们继续。”

    当晚,那木桶炸的七分五裂,狐狸变回了原本的狐狸样子,虽然狐狸被炸秃了尾巴上的一块毛,但却兴高采烈的将秦雯从木桶的碎片里抱出来,给她擦头发的时候,嘴里哼着歌,秃了一片的尾巴像是要翘上天一样。

    秦雯只觉得满心的无奈。

    “狐狸奶奶,顾晗不懂事,你怎么年纪一大把了还和他玩呢?”

    秦雯了解顾晗性格,估计经过这么一遭,又是气的一整晚都睡不着觉。

    “我就看不惯他半欺骗你不说,还逼得你和小宝分离,要不是小宝懂事,那在溪里早就把你拖下去,你们俩都永不超生了。”

    狐狸哼哼了几声。

    秦雯听着叹了口气。

    “这辈子我能有小宝这孩子是我的福气,我想我是没有了养育他的机会,狐狸奶奶,我就想能不能再让我提个小小的请求?”

    狐狸愣了愣,并没有马上拒绝她。

    “你说吧,不过分就行。”

    “我就想那小宝也算是半个秦家人,我这辈子是轮回无望了,能不能把我的机会给小宝,把他接进来,把这一身的怨气给消了?”

    狐狸望着她,没有说话。

    秦雯被她裹在毯子里,只能从毯子里伸出手捏了捏它的手,狐狸被她这么一捏,态度软化下来。

    “这……我尽力吧……”

    秦雯听到狐狸这么说才慢慢放下心来。

    而一旁被打烂了的木桶,喷溅出来的水在地上积成一滩一滩的,那水动了动集成一个小小的水流触手动了动,然后像是耗尽了所以的力气散了。

    秦雯这才注意到她和狐狸谈话,完全忘记了顾晗的存在。

    “顾晗……他这么来一次容易吗?”

    狐狸望着地上起起伏伏的水滩,幻想那水滩后顾晗那气急败坏的脸,狐狸忽然笑眯了眼。

    “没事,顾晗会想办法的。”

    秦雯望了它一眼,没有理会它的幸灾乐祸,这会儿孩子事情解决了,她才把注意力转移到顾晗身上,秦雯和顾晗不同,她并不在意短暂的黏黏糊糊聚在一起,她在意的是怎么和顾晗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想来想去,问题最后还是归结于这完全空白的记忆上,秦雯想来想去,那眼神忽的就瞟到门外。

    “狐狸奶奶啊……我想想看看那棺材的里面……”

    狐狸表情一愣,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看那干什么?”

    秦雯笑了。

    “我就想的是,总觉得那棺材对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放在屋子外面离的那么近也不觉得怕,所以对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好奇的不行。”

    狐狸没有说话,厚厚的狐毛下面,比不上人脸表情的多变,但看着狐狸那炸开的狐毛,秦雯意识到自己也许踩到点上了。

    “你你你……”

    这狐狸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可依旧单纯的将情绪外放,根据它行为举止都能判断出它此时的想法。

    “怎么?你怕,不敢给我看。”

    “我怕什么?”狐狸尾巴往上一翘,“我一狐狸精怕什么,不就是一具尸体吗?”

    望着狐狸此刻的反应,秦雯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这棺材里,该不会躺的是我吧?”

    这话刚一出口,那狐狸就不动了,狐脸都木了,就差写上一句你怎么知道了。

    “该不会真的是我吧?”

    秦雯这会儿可不管那狐狸什么表现,直接绕过了狐狸,推开木门就走了出去。

    说来也是奇怪,乡下没有什么路灯,黑灯瞎火一片的,照理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可今晚那大圆盘似的月亮挂在半空中,又亮又大就和个灯泡一样。

    在这光线下,清清楚楚的,秦雯就看见屋外那一具黑红色的棺材。

    秦雯脚步没有一丝的耽搁,照着棺材就走了过去。

    她心脏砰砰直跳,脑袋里空白一片的,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就这么走到棺材前面,一把把它给掀开了。

    那棺材盖轻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定上,她轻轻一掀就掀开了。

    紧接着,秦雯朝那棺材里面望了进去。

    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它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