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三十六

黄山山山山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猪猪小说网 www.zhuzhu.la,最快更新头七最新章节!

    狐狸的神情在那一瞬间变了,本来在厚厚的皮毛下秦雯是看不到狐狸的神情,但秦雯还是能够感受到狐狸变化的神情,它的情绪由诧异到惊讶最后垂下头的叹了口气。

    “我算是服了他了,到底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你准备现在怎么办?那坏小子应该是找到了办法。”狐狸望着她,其实类似的问题它问过很多次,但秦雯回答的答案都是一样。

    “跟他走喽,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跟他走?”

    “哦……”狐狸拖长了声调,尾巴在地上扫了扫,“那我就只能尽尽我做长辈阻止后辈做傻事的义务喽……”

    秦雯听到它的话微微一怔,刚把脑袋抬起来,就见那狐狸转过了身,那大白尾巴往她脸上一扫了过去,一阵白雾就冒了出来,以前都是在电视里看到那妖魔鬼怪随手一挥就把人挥进了房子里,秦雯这次可算是尝到了,那白雾冒起来的时候她身体像是被人拽住了一般,秦雯以前有这感觉的时候,还是在准备下公交的时候被一群上车的人活生生给挤回去,就是这种身不由己。

    等那白雾散去的时候,秦雯就坐在屋子里面,面前的木门‘啪’的一声被从外关上了。

    “好了,我就把你关在里面,等到第七天再把你放出来。”

    狐狸拍了拍爪子,反身坐在木门前,算是把木门给堵严实了。

    “我想了想,还是不能让你们这些年轻人一路走到黑。”

    秦雯被关在里面,忽然就有了一种不听话的女儿因为要与情郎私奔而被父母关小黑屋的感觉。

    “你说你们怎么都这样,你太爷爷是等啊等的等掉了重新投胎的机会,你更厉害直接都要颠倒阴阳了。”

    秦雯一愣,倒没想到太爷爷也是和她一样。

    “太爷爷他怎么了?”

    要说后辈对太爷爷唯一的映像大概就是英年早逝了,秦雯仅有的记忆中除却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但等她长大以后那个老人早已死去多年,留着太奶奶一个人对着屋子内那一张小小的黑白相片。

    “你太爷爷等的时间太长了,不然你以为这边的从里秦是从何而来的?”

    隔着木门,秦雯听到狐狸叹了口气。

    “这村子本是你太爷爷为了等你太奶奶建起来的,但没想到送了那么多人走,送的他都没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还是没能等到你的太奶奶。”

    秦雯一怔,脑中一空说了句。

    “太奶奶她……就没想到主动来找我太爷爷吗?”

    木门外安静了一会儿。

    “有些事情并不是说想做就能做到,你太奶奶也这么想过,但没能成功。”

    隔着木门秦雯看不清狐狸此时的动作,只是听到狐狸说话顿了顿。

    “这大概就是命吧,不该死的死了,想死的死不了。”

    也不知道是触到了狐狸哪里,说了这句话后它就闭上了嘴不愿再和秦雯说一句话,任秦雯在门后说着好话死死抵着门都不愿意把门打开。

    秦雯只能也靠在那门后面,眼见着天都黑了下来,她还是困在屋子里。

    本以为狐狸也许只是说着玩玩,倒没想到这次动了真格不打算把她从里面放出来。

    秦雯靠在门上正哀声叹气着忽的就听到有人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夜里黑漆漆的屋子里就一盏油灯忽然听到这么幽幽的一声呼喊,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秦雯都被吓得心脏一跳,转身贴在门上在屋里巡视起来。

    她望来望去,那屋子都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还没等她提起的心放下来,就又听到了一声。

    “阿雯……”

    这次秦雯听清楚了,这是有人再叫她的名字,还是昵称。

    “阿雯,我在下面……”

    秦雯低下头,就见自己脚下面踩着一摊水,那水面波光粼粼似乎反着光。

    “阿雯,我看不到你……”

    秦雯这才反应过来,她这一脚似乎踩在了顾晗的脸上。

    她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那水滩水面一层一层的波纹荡开,缓缓的显现出一张人脸来。

    顾晗望着她,脸上还带着一丝红晕,冲她笑了笑。

    “阿雯,我好想你。”

    这刚见面说的话,听得秦雯骨头都酥了酥。

    “这才多久啊,你就开始想我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秦雯还是蹲下身,捧着脸凑到水滩边。

    “我想见你。”

    顾晗笑着望着她,那眼睛明明就是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这水滩的水光映照下,看着倒是波光粼粼,眼神说不出的柔情蜜意。

    秦雯倒是理解有人说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人,她在这眼神下,只觉得要是被溺杀于其中。

    “我们这不都见面了,你怎么还说想见我呢?”

    顾晗只是笑。

    “我想来到你的身边,和你见面。”

    这样的直白让秦雯脸有些烫。

    “等等吧,你不是找到方法了吗?等到时间到了,我出去以后,你就能天天见到我了,见到你腻为止。”

    “才不会腻。”顾晗笑着,“只会嫌不够。”

    如果不是隔着一个水滩,秦雯伸手都抓不到他,她都想把顾晗的脑袋打开,看看这里面到底装了多少的甜言蜜语。

    “好了好了。”秦雯红着脸摆了摆手,“你快回去,节约点力气,到时候来找我。”

    顾晗没有动身,只是说了一句。

    “我想见你。”

    秦雯听他说了几遍,也有些无奈。

    “我们这边隔着呢,你想怎么面对面的来见我呢?”

    结果这话音未落,就见水滩里竖起了一道水柱,那水柱在空中猛的散开,薄薄的水珠聚在一团,看着就像是跳丝带一般。

    “跟我来……”

    那丝带往一旁的窗子飞了过去,化作一条水手将那窗子给推开了。

    秦雯想起木门后面顶着的狐狸,跟着攀上了窗户。

    “狐狸奶奶还在那门后面呢……”

    结果她从窗户里探出脑袋,就见一大团毛球缩着靠在木门上,呼噜声打得直响,尖尖的鼻子上还挂着一个鼻涕泡。

    “走吧……”

    重新化作水带的丝带在空中转了个圈。

    秦雯跟着丝带,踮着脚不发出声音,忽然就有了种背着家长跑出来偷-情的感觉。

    而那‘奸-夫’化作的丝带扭了个圈飞到棺材上面,像是怕她看不见一般,变成一个长长的剪头指向棺材中间。

    “来,躺下来。”

    “哪有人在棺材里偷-情的……”

    秦雯嘀咕了一句,但还是翻身躺进了棺材。

    她刚躺平,棺材盖就‘砰’的一声被合上了。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习惯多了,秦雯平静的感受着棺材猛的向下坠去,以及身体慢慢僵硬冰冷的感觉。

    但这下坠没多久,棺材忽的停住了,而她身体也停在半硬不冷之间,就像是停止了一般。

    紧接着秦雯便听到了一声暗骂。

    “看来,时间不对,不能完全穿过来。”

    于是乎,秦雯就卡在了中间,身体也是一半僵直,但还是不能动。

    秦雯艰难的吸了一口气。

    “那现在怎么办,我回去?”

    “不。”顾晗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的要求,“好不容易见一面,我还是想摸摸你。”

    秦雯听着,心想之前不是摸过吗,要不是她不能动,止不准还要做的更近一步。

    “那你说我这样子怎么办?”

    顾晗的声音忽然在秦雯耳旁响起,那声音似乎是含着笑,尾调微微向上仰着。

    “我有办法。”

    秦雯都还没问出口,只觉得身体里挤进了一个东西。

    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

    她原本都觉得身体不软不硬的和尸体差不了多少,灵魂更是和身体脱了截,这会儿挤进另外一个东西。

    就像是一个身体里有了两个灵魂般。

    “阿雯,你过来点……我碰不到你。”

    那挤进来的东西动了动,又往里面挤了点,内部的空间本来有限,恰好容下秦雯的意识便是极限了,这会儿又挤进一个,他一动,马上就碰到了。

    秦雯只觉得如同一道电流通过,无法形容的感觉,不存在于身体上,而是更上一层的。

    “我碰到你了。”

    是的,他碰到了。

    与以往不同的,顾晗虽是热的,但秦雯感觉到自己也是热的,犹如一个冰凉凉的被窝里挤进了两个人贴在一起,一瞬间带起精神上的颤栗。

    “顾晗,你不要再靠过来了。”

    秦雯突然有些害怕,似乎失去了身体的约束,一切都是在精神世界中,所有的触感都被放大。

    “你不要怕……”

    挤进来的外来者犹如是一块年糕牢牢黏附住她的意识,将她包裹在其中,其内部灼热的温度似乎是要将她灼伤。

    “阿雯,我想让你看看,我内部的世界。”

    被包裹进入以后,秦雯眼前忽的一片空白,接着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背着她,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

    接着那人转过了头。

    那是她的脸。

    在顾晗的内部世界,灵魂中,铭刻着她的脸。

    一瞬间,秦雯感受到自己被包裹的灵魂忽的裂开了一道口子,这个外来者伸出了触手,缓缓的贴上了裂缝,在触及到裂缝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从中入侵了进去。

    这一刻,犹如是从外界带来了火焰,要将她融化与她融为一体。

    秦雯甚至分不清彼此,对方带来的一切如潮涌般彻底将她淹没。

    “等等!”

    秦雯下意识拒绝着这种入侵,她害怕在这种汹涌的浪潮中不能自制,完全的失去自己。

    接着在完全相融的瞬间,秦雯失去了意识。

    等到她意识回归睁开眼的时候。

    狐狸推开了棺材盖板,它的动作怔了怔,金色的狐眼都瞪大了一圈,望着其中躺着浑身是汗身体止不住颤抖的秦雯。

    “你们……干了什么?”